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离开王府
    墨心看着她这么义无反顾习惯性的疏离,他的心中是有丝恼怒的,但他什么也没说,两人就这么背对着背冷战了一晚。

    次日清晨,夜斓向墨染辞行,说要回老家一趟。也未留下更多话就离开了王府。

    她看起来神色有些失常。

    墨染心中同时划过一抹雀跃和担心,“斓姑娘,你和堂兄闹别扭了?”

    夜斓却匆匆离去。

    他看到她努力忍住却终于没忍住的眼泪,“他就那么叫你喜欢吗?”墨染看着她消失的方向,承认自己输的彻底。

    直到日上三竿,墨心才推开房门出来,还悠闲的伸了伸懒腰,但那种精力过剩的疲态还是没有逃过暗中观察他的一双清眸。

    “堂兄,这刚甜蜜一夜,女人就跑啦?”

    谁知墨心居然还不甚在意的点点头,“是个有挑战性的猎物!”

    他拍了拍墨染的肩膀:“不过朕要回宫处理公事了!就不陪你在这里唠嗑了!”

    墨染欲言又止:“诶…..”

    老胡不知何时到了他身边:“王爷,斓姑娘也走啦!”

    墨染很在意的道:“她是回老家了….没去宫中!”

    老胡无奈而了然的:“喔。”了一声。

    “主人,又….跟丢了!”

    神秘人一进屋就听到这么作死的一句,瞬间脸色阴沉了下去。“你!”他一个拳头过去,却又收住。

    “小的不是故意的!”那黑衣人扑通一声规规矩矩的磕起头求饶。

    那没有丝毫懈怠的磕头声,让神秘人的气消下了一大半,于是淡定道:“这次又怎么了?”

    “那老头儿居然把瘴气林早已设下了迷宫阵,要不是小的早些年研究过一二,怕是要走不出来了呢!”黑衣人这才绘声绘色的描述起事实原委来。

    作为残暴的修罗手下,不得不把性命修炼的顽强起来!

    “既然破了阵,那又为什么没有进去?”神秘人知道对着饭桶发火没用,况且墨栖确实是个难缠不好对付的角色,于是耐着性子又问道。

    “你听小的说,那老头儿还搞了一个飞刀阵,若是执意冲进去,小的非得被扎成筛子不可…..”黑衣人的声音越说越小,因为他知道神秘人不爱听这些借口。

    神秘人忍无可忍,拳头几乎就要落下:“我….!”

    怕神秘人的拳头真的落到自己脸上,黑衣人赶忙自救,“主人,您先别急,小的再想想办法!”

    “你知道本座为什么至今都没有找到枯木的老窝吗?都是因为养了你们这帮不中用的东西!”

    拳头落在了桌子上,桌子应声而碎。

    这强大的内力!

    “这就去想办法啊!”黑衣人知悉自己小命危险,说完就逃也是的溜远了。

    缥缈岛,无花谷。

    夜斓只比容玉晚一日回到谷中。

    最近没有任务派给容玉,也是为了回岛避风头,落得清闲的他还是勤加练剑,立志要守护好夜斓。而阿素也带着两队杀手外出执行任务了,谷中只留下了十几名杀手在地下训练。墨栖则正闭关修炼,还有三日出关。

    而就是这样一处地方,却安全的很。

    夜斓摆出两张画纸细致的描摹着什么,只有这时她才觉得心安。

    可当两张一模一样的脸跃然于纸上的时候,她感觉自己头都大了,虽然画的不是同一个人,但这游离的情感,却更叫她难受。

    索性将纸揉作一团,扔进了面前的湖里!

    容玉练完剑,就见她苦恼又伤神的模样,忙走过去安慰,却在看到架上苏简的面皮时一颤。

    “女人家家的怎么有这么变态的爱好!”

    “正午时分正是晾晒人皮的最佳时刻!”夜斓盯着面皮,嘴角勾起一抹毫无感**彩的笑。

    竟叫容玉觉得有些阴测测的。

    夜斓迷迷糊糊的走进一片梨花树林中,见一个带着黄金面具的青年男子在用手指拔动着琴弦,发出悦耳动听的声音,惊的林中鸟雀喝声,就连梨花也惊落得鼓起掌来。

    万物复苏,正是春天的时节。

    只是那一头白发不知为什么却发出了正常的黑色,“那….不是义父吗?”正待她要走进,突然之间,梨花消散,整片林子变成光秃秃的,天色阴沉,义父一头白发,发出狰狞的声音:“斓儿,你要帮义父…..”

    夜斓险些尖叫出来,可转瞬之间,眼前画面一闪,又出现了一个垂钓老者。

    见他气定神闲,看着他的侧脸,虽然依旧只有冷冰冰的面具,但她却痴迷的伸出手,仿佛要抓住一颗遥不可及的星辰,却怎么也抓不住,“义父!”

    突然,夜斓看见一个少女兴冲冲的跑到义父面前,她很自然的在他的肩上睡着了。

    夜斓摸了摸自己的脸,有湿润的泪滴滑落,那…..不是自己吗?

    可眼前却又再一次出现了令她惊恐的一幕,她看到苏简的脸被硬生生的撕下,那双充满怨恨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她,仿佛要把她的眼挖出来!

    不,她不是故意,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那么做,她已经心慈手软的饶他一命了!可心中的恶念仿佛生了根,她控制不住的剥下了那张脸。

    “不是我干的!不是我干的!”夜斓痛苦的捂住自己的头。

    可梦中的场景却一幕幕朝她袭来。

    夜斓浮在半空中,看到一个女孩掉下了山崖,那个刽子手正是当年的苏简,还有那双让人无法忽视的眸子——墨心!

    转眼之间,她发现自己的身体与那女孩融为一体,也随之降落至了崖底,睁开眼睛,她看到一只苍老的手,仿佛救赎的光。

    夜斓的手揣住了床单,越揣越紧,汗水滚滚而下,终于崩溃:“啊!”才从梦中清醒了过来!

    她离开床榻,从抽屉里搜出那张苏简的皮,此时闪着阴森的色泽,她仿佛看到了另外一张脸,但是她没有害怕的移开视线。

    夜斓用双手蒙住面皮,然后匆匆放回了抽屉。

    “是你,是你还在纠缠我……”

    “那个梦里有你的记忆对吗?是苏简和墨心害的你原本幸福的家庭支离破碎,还逼你跳了悬崖,你想利用我报仇是吗?”她指着镜中的自己喃喃自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