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自言自语
    可能是听到她房中的动静过甚,容玉担忧的敲了敲门:“斓儿,你怎么了?”

    “我没事!”夜斓疯癫的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

    “我可以进来吗?”容玉依旧不放心。

    夜斓叹了口气,声音温柔,“进来吧!”

    容玉进来给她倒了一杯清茶,“是做噩梦了吧?”

    夜斓接过茶,抿了一口,开始垂头深思。

    见她半晌也未开口说话,容玉以为她被吓呆了。

    毕竟也只是一个女人,他心疼的又带着试探性的一把将她揽进自己怀里。

    “别怕,那些都是假的!有我在!”

    感受到了陌生的体温,夜斓推开他,“滚开!不要你管!”

    她跑出了房间,此时还尚未天亮,冷风阵阵,她穿着单薄的里衣,抱着自己的双臂,闭眼沉静了一会儿,然后吸了吸鼻子,感觉有些感冒的预兆了。

    难道那个梦里还残存着这具身体原主的记忆?

    她知道,她的怨念还没有彻底离开自己。

    但是,她会赢得,就算她没有把握,她也不能让不干不净的东西操纵了自己!

    “很吃力吧?”虽然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也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她总是隐瞒心事,让他不知道从哪儿下手,可他懂她的感觉,即使她不说话。

    是的,这个人懂她,她确实也需要一个温暖的安慰,所以她没有抗拒容玉摘下了自己身上的披风披在了她的身上。

    “容玉,帮我把琴拿来!”她终于开口了,开口却是吩咐。

    原来,他一直都只是她的死士罢了,容玉无奈的回房拿了琴出来。

    就这样陪她到了天亮。

    琴声冲刺在山谷中,反复呜咽。

    她越弹越快!就当他一边打哈欠,一边要睡着的以为她不知疲倦的时候,“噗呲”一声琴弦弹断了。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珍藏着苏简的皮吗?”

    “我还总是拿着它在你面前晃悠……”她哽咽:“可你不知道,我也恐惧的,那毕竟是人皮啊,从脸上剥下来一定很疼,我伪装着冷漠,伪装着我没有丝毫的惧怕和同情心,可撕都撕下来了,我能如何?”

    “义父在看着我,还有那个东西!我活着也很无奈啊!如果我像个没有见过世面的人一样被她的恐吓所吞噬,她就会完全控制我!”

    “就好像两个人在用一个身体!容玉,你懂这种感觉吗?”

    ………….

    容玉觉得自己肯定是因为严重缺乏睡眠,不能思考了,所以才会产生幻觉,她怎么突然胡言乱语,对他说这些?

    “斓儿,你在说什么啊?她是谁?”

    夜斓摇了摇头,“没什么!”

    但过了一会儿她又问道:“你相信鬼魂的存在吗?”

    “也许她从来都没有离开过这具身体…….可是我又感觉她只是不甘心,我已经快彻底摆脱她了!毕竟她已经死了,现在是我穿越到这具身体上!没有道理我一个活人会被她一个快要消散的灵魂所威胁,她该离开了,毕竟她的苏哥哥,她心心念念却背叛她的人已经得到了应得的惩罚!”

    “可是她为什么又有意识了?我已经好久没有感受到她了。”

    “难道是因为我舍不得杀墨心吗?”

    容玉感觉听懂了,可是他又觉得太不可思议,正在这时,夜斓突然倒地不起。

    摸了摸她的额头,滚烫的触感,如同中邪一般的发烧。

    他觉得是时候请出谷主了!

    容玉将这两天发生的事说给墨栖听,只见墨栖把脉完后一脸诧异的盯着烧的面颊通红的夜斓。

    其实根本就没有魂魄和中邪一说,而是他当初一己私心种在她体内的蛊虫起了作用。

    可想不到她那么倔强,一定要和蛊毒作抵抗,才会遭到反噬,甚至是产生错觉。

    蛊虫原本的作用就是为了侵蚀她的心智,让她变得心狠手辣,顺利完成任务,可如今她与蛊虫却是斗的两败俱伤。

    墨栖捏了一把毛巾为她细细擦拭额头的汗液,又一边吩咐容玉道:“你先出去吧!”

    待容玉出去后。

    他才轻轻道:“杀一个人有那么难吗?”快要触摸倒夜斓脸的手又收了回来,终究他现在不是该有感情的时候!

    “你没有杀苏简,我都知道,可当你带回来苏简的面皮时,我也知道那蛊虫对你终归还是起了一点作用!所以我也就不追究再给你多种一只的想法…….”

    “如今我只能替你取出蛊虫了,否则你会有生命危险!”

    三日后,夜斓才悠悠醒转,墨栖这一次却一直陪在她的身边,见她醒了,正准备离开,却被拉住了衣袖。

    “义父,我可不可以不去杀他了?我不想见到他了!”

    “有时候我甚至觉得,比起他,反而容玉更在意我!”夜斓的脸色还有些大病初愈的苍白。

    “你说的是墨心?”墨栖淡淡道。

    夜斓点点头。

    “你爱上他了?”

    夜斓垂首不语。

    “也罢,你就在谷中再休养几月,到时我自会放你和容玉去浪迹天涯!”

    想不到义父还是关心我的,并没有逼自己一定要杀了墨心。

    容玉在门外将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当得知夜斓刚刚要认可他的时候,他心里是窃喜的,于是又悄悄的闪开了。

    日子就这么一日一日的在无花谷度过,义父说之后会派阿素替补自己的任务。

    阿素是个精明的女人,她的能力令墨栖很放心,无论是容貌还是武功。

    仅仅不过十日,夜斓就已经开始日日梦见墨心,她还是放不下他!

    无奈踌躇之余,她飞鸽传书给了墨心:

    心,分别的这段时间,我很想念你!

    我不知道你对我的心意,我也没有办法那么快接受你!

    你给我一点时间好不好?

    但是……我现在就想见到你!

    夜斓写的信直抒胸臆,被在宫中的墨心一一看了,他思考了些许,有了一个主意,于是让贴身太监为自己代笔:

    “斓儿,如果你真的想和我在一起,你就回王府去找墨染,我会让他送你进宫,暂时不给你封号,我也不会强迫你,我会一直等你。”

    收到墨心的信之后,夜斓是兴奋的,因为墨心给了她机会慢慢培养感情,可是她该怎么跟义父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