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夜斓爆发
    义父还是要派阿素去杀墨心吗?

    他会同意自己……..

    “斓儿,你不觉得你太感情用事了吗?墨心是什么人?他连自己的亲人和青梅竹马的未婚妻都能置之死地,你觉得这样的人有真情吗?”

    “是啊!斓儿,你小心被墨心利用了!”容玉也附和墨栖。

    “我…我不知道,可是我能感觉到他对我是特别的,也许我们真的会有一个好结果呢?我不管他对别人怎么样!只要他对我好就够了!”夜斓此时心里很乱,她突然想摆脱无花谷,摆脱在这里的所有记忆。

    墨栖果然不同意,他气愤道:“夜斓!你真的能说出这样的话?你太任性了!太自私了!为了自己的感情!你忘了是我从悬崖下把你救活的吗?”

    “是我培养你成现在这个样子!是我派容玉在保护着你,你以为你现在有的一切都是普通人可以随便得到的吗?”

    他字字珠玑,敲打在夜斓心里。

    “为什么我做什么都不可以?你为什么要救我,你救了我,得到了我的心,又不能爱我,如今我想寻其他的快活,你却又来阻止我!”

    墨栖一气之下,竟然逼出了自己体内的蛊王,瞬间又恢复了黑发,他揭下了面具。

    容玉感觉全身血液都为之一震,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枯木!

    当看到那张脸,夜斓什么也没有说,就痛哭流涕的跑了。

    容玉随后追了上去。

    摆脱了蛊毒的夜斓又找到了自我,她对着身后的容玉道:“无论如何,我都要离开这里!”

    “你告诉义父!我无法再面对他了,容玉!”

    “夜斓,你难道真的魔怔了?你清醒一点好不好?”

    “我为什么要清醒?我想好好的爱一次就不可以吗?”夜斓泪流满面,看着很可怜。

    容玉心中的醋意就那么消退了下去,看着她这么无助悲伤,他宁可放她去墨心的身边,正如墨栖所说,她一定会回头!

    也许…..等她看透了那个人,她就还会回到自己的身边!

    良久,他下了决心,“好!我会去跟谷主说的!你……”

    不等他说完,夜斓就大步不停的往谷外走,她这是要离开这里了。

    “谷主,斓儿她……”

    墨栖背对着容玉,叫他看不透神情。

    “他又离家出走了?”

    “我就知道,她这个人不撞南墙不回头,不过也苦了你,被这丫头可折腾坏了吧啊?”

    被说透心事,容玉面上露出羞涩,“我…..”

    墨栖转过身来,极为了然一笑道:“你喜欢她?为什么不好好追求她?你这样默默陪在她身边,她难免会忽视你!”

    “况且就算没有墨心这只披着羊皮的狼!不是还有个墨染吗?你就这么有信心,夜斓最终会选择你?”

    容玉摇了摇头,“不管怎么样,我还是会用我的方式陪着她的,总有一天……”

    “年轻人啊!你还是不了解….”墨栖无奈道。

    容玉此时见到他也不过是个比自己稍大一点的年轻男子而已,于是也就没有之前那么拘束了,“谷主说我是年轻人,那您不年轻了吗?”

    “我….还是不说了!”

    “算了,你继续留在夜斓的身边吧!那丫头一个人在安城,我不放心,既然她很信任墨心,那我就给她个机会好好看清他!阿素暂时在执行别的任务,不会那么快进宫!”

    容玉点了点头。

    “其实您还是很疼爱斓儿的吧!”

    “不要把我说老了啊!疼爱这事儿就免了,墨心我是一定要杀的!”

    “就没有人能阻止你报仇吗?”

    “没有。”

    夜斓是一个人走出缥缈岛的,雨水淋散了瘴气,却没能掩饰掉她夺眶而出的泪水。

    可是片刻后,等她终于哭累了,把埋藏心底的心结都发泄出来后,她看着虽然还未停的雨,却在心里告诉自己,她选择的一定是对的,彩虹一定会出现!

    她爱的人,一定会爱上她!

    “夜斓!”

    就在她笑着准备向王府出发的时候,有人按住了她的肩膀。

    夜斓回过头去,是容玉。

    他依旧是那身黑衣,只是手中多了一把油纸伞,为她遮住了雨水。

    “你来干什么?”夜斓的语气有些冷,在她看来,容玉更像是墨栖的人。

    “你这样独自去王府,我不放心,你放心,我还是会陪着你的!做你的死士!”

    夜斓讽刺一笑,一点也没有要相信的意思。

    “其实谷主他也很担心你,并且他已经放弃让阿素进宫的想法!”怕无法说服她,容玉只好把墨栖的想法添油加醋一番,让夜斓暂时安心。

    “他真的这么说?不会再伤害墨心了吗?”

    容玉温和的点了点头,“嗯。”

    夜斓脸上瞬间恢复了光彩,“哈哈哈….真好,你背我!”

    她兴奋的跳上容玉的肩膀,像个孩子一样高兴。

    “我就知道,雨后会出现彩虹!我选择的人一定是对的!”

    容玉虽然觉得他有些天真,但并没有说破,只是看了眼还乌云密布的天空道:“彩虹在哪儿呢?”

    “彩虹就是你呀!你就是上天派来我身边的彩虹使者!”

    “夜斓,你都二十六了,为什么有时候像个女人,有时候又不像个女人?”

    “什么时候不像女人了?”

    “比如现在!”容玉嗤笑一番道。

    夜斓一只手敲了一下他的头,“你瞎说什么呢!我本来就是这样,哪个女人心中不是住着一个永恒的孩子,哪个男人心中不是住着一个永恒的男孩!”

    “只有在需要坚强的时候,他们才会坚强的像个大人!”

    容玉觉得自己还真是命苦,什么时候都像个大人,不过他还是顺着夜斓说道:“你说的有道理,你说的什么都对!”

    夜斓更加开心了,“你这么宠我,我都要被你感动死了呢!”

    “那你嫁给我好吗?”容玉突然认真道。

    “走了!走了…….”夜斓转移话题。

    等他们到了王府的时候,却见老胡早早就在府门伸头探脑的。

    夜斓一脸诧异:“老胡,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就到?”

    她以为是墨心神算子。

    老胡却道:“还不是我们王爷,只从您走后,王爷就时常没事就在府外坐一整天,望着你离开的地方出神,我是看不过去,就在王爷处理公事的时候,帮他在府外守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