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避而不见
    “今天可算把您盼回来了!”他一边说着,一边扶夜斓从容玉的背上下来,看着容玉有些替自家王爷不是滋味。

    这两人并非亲兄妹,总这么不分彼此的,哪儿有个女人家的样子,他有时候也会在心里暗暗的替王爷不值。

    可就如他没有说出那句好不容易把您盼回来了,你却要进宫了!的话一样。

    有些话终究是不可说出口的。

    也不是他该说的。

    夜斓见他一直盯着容玉看,都把他盯得不好意思了,忙护道:“他本来就是我的死士,背我没问题吧?”

    老胡勉强笑眯了眼,“没问题,没问题!二位还是快进屋吧!别着凉了!”语气变得生疏起来。

    心想这马上就是要进宫的人了,他犯不着为王爷操心啊!

    要操心,也该是宫里那位的事儿吧!

    容玉与夜斓一同进了府,却并不见着墨染的身影,于是四处找了起来,“王爷呢?”

    多日不见,不免让她回想起与墨染相处的点点滴滴来。

    第一次进王府被夏红玉下媚药,是他给她解药,替她解了围,还把外套给她……

    总之这一切都让她觉得温暖,对于这个干净的男人,尤其是老胡那句王爷千等万等总算把您给盼回来了,让她觉得抱歉!

    “王爷这会儿还在书房查阅典籍呢!”老胡回道。

    夜斓轻轻推门走进了墨染的书房,却见他果然在认真的在书架上找着什么。

    依旧是那身白衣胜雪,侧脸俊儒的像个神仙,眉宇间却多了一股初见时的淡淡哀愁,他在愁什么呢?

    脑海再次划过那一晚,小树林里……..

    还有在王府的那个吻,才让她察觉是他!这种异样的感觉让她有一丝慌乱,“墨染,我回来了。”

    她看着他,语气镇定。

    墨染翻书的手一顿,刚刚并未发觉有人进来,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他却不敢转身看她,怕自己眼底的情绪会一览无余的暴露在她面前,她马上就是堂兄的人……

    墨染你在想什么呢?

    夜斓摇摇头,她怕自己在这样看下去会剪不断理还乱,于是还没等他转身就走了。

    墨染听到关门的声音,他的身体有一丝颤抖,他觉得整个心都凉了,可是还是听到房门外传来更令他心凉的声音:“墨染,明日就送我进宫吧!”

    宫里真的有那么好吗?为什么就连夜斓也想进去!

    白嫩的手紧握成拳,恨恨的捶在柱子上,血滴从手心慢慢滑落。

    “爱是什么?爱或许就是遵从她的意愿…..”

    可心中为什么这么难受,墨染恨恨的将手中的书撕了个粉碎,最后像泄气的皮球一样躺在地上。

    昨晚匆匆见了一眼墨染的背影之后,今早本是启程之日,却还是不见墨染。

    老胡领着几个特选的护卫和轿夫,恭敬的对夜斓道:“斓姑娘,容公子,我家王爷昨日看书看的太晚,今早实在无法相送,还请姑娘谅解!”

    容玉就不乐意了,“主人飞鸽传书给皇上,皇上可是说了让你们王爷亲自送进宫,这怎么还出尔反尔了呢?说到底是看不起我们主人吧!”

    “容玉!你别多话!”夜斓不满意的拍了一下他的手背。

    如今她与墨染这微妙的关系她不是没有感应,不来送也好,正好避免了两人的尴尬。

    “那我们就走了,前段日子多谢胡叔和王爷的照顾,你替我向他辞行吧!”说着,夜斓也没什么笑意的就上了轿辇。

    墨心的贴身太监按吩咐将夜斓和容玉接近了墨心的寝宫。

    两人看着牌匾上龙飞凤舞的大字:舒心阁。

    容玉八卦起来:“皇上就住这里啊?”

    夜斓看着天边的燕群飞过,又扫了几眼大气蓬勃的宫殿。

    进宫真不知是对的还是错的了?

    以后是不是还要应付他的后宫佳丽三千?

    夜斓独自进了舒心阁,容玉则被太监总管领进了另一处别居。

    七八个长得身娇如花的宫女服侍夜斓沐浴梳洗。

    夜斓坐在浴桶里,水上浮着漂亮的花瓣,她饶有兴致的观察起几个妙龄女子,这宫里就是不一样,连宫女一个个的都生的这么水灵,长得跟阿素似的!那宫妃还不都是人间绝色了?

    墨心,你可真是艳福不浅!

    夜斓也不知是该气还是该笑。

    晚间,太监总管派人传了几喋糕点来,夜斓填报肚子后就乖乖坐等墨心下朝。

    半个时辰后,她又觉得这气氛怪怪的有些闷,就赏赐了一个宫女一块桂花糕,问道:“皇上不都上早朝的吗?这么晚了,还兴上晚朝的?”

    “上晚朝一直都是我们墨国的优良传统啊!姑娘你不知道吗?”那宫女咬了一口糕点像看怪物一般的看着她。

    “可是这得等到什么时候啊?整的跟临幸似的!我好困!”夜斓开始发起牢骚来。

    没有网,没有手机,也没有电脑,可见太无聊了,无聊的她都想睡觉了!

    “姑娘要不先在龙床上休息片刻吧!等皇上下朝了,奴婢再叫您!”

    夜斓觉得这方法可以,于是就认真的点了点头,还打了个哈仙,腿不自觉的蜷进龙塌。

    宫女为她掖好被子就悄悄告退了。

    夜斓迷迷糊糊的想,龙塌她还是第一次睡呢…….眼皮再也忍不住的磕上了。

    “皇…….”今夜晚朝下的确实挺晚,就连守在门外的宫女都忍不住开始打盹了,没来得及通知夜斓,就看到一角龙袍。

    宫女赶紧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准备恭迎圣驾。

    墨心轻脚踏进舒心阁,却见屋子里静悄悄的,于是赶紧阻止了宫女。

    夜斓一觉睡醒已是三个时辰之后,她睁开眼,却见一双深邃的眸子痴痴的望着自己,“你下朝啦!”

    刚睡醒的夜斓带着一丝慵懒的味道,见到心上人,就情不自禁的傻笑道:“你看你都瘦了…..”双手习惯性的揉了揉对方的脸。

    传晚膳的宫女刚好看到这一幕,嘴巴瞬间张成了欧字型,但又很快合上,低眉顺眼的端着丰盛的菜色放在桌上。

    墨心一手把她拉了起来,“吃饭了,饿坏了吧?”

    夜斓甜甜的笑了笑,简直被他温柔的宠溺给融化了,她拿起筷子率先尝了一口牛肉,“嗯,不错!”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