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不准起!
    “秋水!”一听到宠妃的声音,墨心当场从龙塌上爬了起来。

    这么大的反应,夜斓突然发起小脾气来,“不准起!”

    这个秋水到底是何方神圣?面都还没见,墨心就这么激动,既然比墨染还管用!

    “不是说了逢场作戏吗?”墨心在她耳边哄道。

    这句特意说的小,没让屋外的人听见。

    两人总在床上磨蹭也不是办法,更何况墨染也在外面,夜斓便皱眉放他起了床。

    等他们收拾好了,宫女负责把门打开,见他匆忙梳洗衣领还没整理开,夜斓贴心的为他又整理了一番,这全然进了墨染的眼里。

    墨心一脸春风得意的跨出舒心阁,一边责怪的看向秋水,“这才一日不见,朕的皇贵妃就心急成了这样?”

    秋水一脸娇媚的迎了上去,手臂自然的缠绕着墨心的臂弯。

    他俩搀扶着一边走一边说笑着,全然忘了身后还有个夜斓,俨然老夫老妻的样子。

    夜斓的脸冷了下去。

    墨染有些心疼,他想解释,可又觉得眼前并不是好时机,于是只能默默的陪着她走在后面。

    夜斓的拳头紧握,满眼里都是两个人你侬我侬的甜蜜,既自然又和谐,什么狗屁逢场作戏,她敢肯定,墨心是真的在意那个秋水!

    四人走了一会儿才终于到了朱砂阁,原来这个秋水亲自做东。

    古色古香的朱砂阁,正是秋水的寝宫,没有夜斓想象中的富丽堂皇,反而是装扮雅致,浓浓的少女心。

    到处挂着紫纱,风一吹,一股淡淡的兰花香沁人心脾。

    几人来到了朱砂阁的内院,此处更是别有洞天,特意修缮了一处假山园林,亭台楼阁,山清水秀,应有尽有。

    夜斓认真的欣赏着,心想倒是适合抚琴。

    秋水邀请几人坐在亭中,亭中四面透风,微风习习,可以绝佳的观赏到四处的景致。

    为了扳回一层,夜斓突然屈膝行了一礼,客气出声道:“皇上!这朱砂阁我也很喜欢的紧,不如趁着饭菜还没备齐,我为大家抚琴一首助助兴如何?”

    “难得斓儿有这个雅兴,听说你在王府可是墨染特别聘请的琴师,朕还没听过你弹琴,今日倒是开开眼界!”墨心赞许道,目光总算回顾到了主角身上。

    夜斓在心里念叨,不管这个秋水有多厉害,只要我在宫中一日,墨心最喜欢的人就必须是我!

    秋水看着倾国倾城的夜斓却没有丝毫看情敌的眼光,反而大度道:“清香,去把本宫那把珍藏的大师琴拿来!”

    朱砂阁的宫女清香赶紧道:“遵命!”

    墨心翘着二郎腿,淡淡欣赏着夜斓此时静雅的神色,目光如水,肤若凝脂,五官精致绝色,确实是个令人一见倾心的大美人。

    墨染的目光也在夜斓的身上,他正襟危坐,显得谦谦君子。

    而一旁的秋水则是始终面带柔和的微笑。

    片刻的功夫,一把朱砂色的古琴就摆放到了夜斓面前的琴桌上,她用手试了试音,“确实是把好琴!”

    随后嘴角半勾,开始专心抚琴。

    指尖熟络的在琴弦上飞舞,秋水见墨心一脸投入的痴傻表情,就气不过!

    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抚琴吗?虽然她不会抚琴,但也是擅长音律的。

    一曲弹毕,墨心十分给面子的鼓了鼓掌,“朕还从来没听见过这么好听的琴声!”

    得到了墨心的肯定,夜斓的内心又雀跃了起来,刚才被秋水搞的郁闷才散去,她现在只觉得整个心都舒畅了。

    看来人哪还是得有点擅长的东西。

    秋水见夜斓竟然挑眉挑衅自己,是在说她是花瓶吗?

    谁怕谁!你能得到皇上的青睐,本宫也能收回皇上在你身上的目光!

    “皇上!今日听了斓儿姐姐的琴音,实在勾起了阿水的灵感,不如阿水也来为大家助助兴?到时候就让皇上和王爷来评评到底谁更胜一筹!”

    秋水这话说的既不刻意争锋相对,又显得不退却。

    墨染却有意帮夜斓,便道:“皇上,这大臣们还在等着上朝呢!”

    虽然很是扫兴,但墨心并没有怪罪他,“他们是皇上还是朕是皇上?这早朝是重要!可也要等朕吃完午膳吧!”

    墨染一脸白眼的看着他。

    墨心不好意思的咳嗽了一声,“是是是!不就是午朝吗?朕以后就把早朝改为午朝不行吗?以后晚朝也不上了!”

    墨染在心里摇头,真是越来越荒唐了,这并不是墨心的风格,这宫中现在有了两个美人,他朕不该是怪秋水,还是怪夜斓。

    他给自己在宫中的亲信使了个眼色。

    正巧午膳就送到了。

    “皇上这午膳都来了,我看贵妃还是先用膳吧!这表现闲情逸致以后来日方长嘛。”

    墨心眼中流露出狡黠的光,这个墨染今天还真是反常啊!为了避免秋水的风头盖过夜斓,这么极力劝说自己!

    他在王府就觉得这两人怪怪的了……

    眼见气氛有些凝固起来,夜斓连忙开解道:“这用膳和欣赏也不冲突啊!”

    她可不觉得这个秋水能有本事盖过她的琴技!

    仗着墨心的宠爱,夜斓完全无视宫中的规矩,平时行礼她本就是看心情,此时她也饿了,于是就自然而然拿起筷子准备吃了。

    却被墨心握住了手,“斓儿,你在宫外认的兄长不一起吃?”

    跟这小妮子斗智斗勇,她还真把容玉给忘记了,这家伙到底有没有人给他送午膳啊?

    夜斓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墨染,见他轻轻的点了点头,正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墨心就吩咐手下道:“你去请容玉过来!”

    那侍卫便往朱砂阁外走去。

    秋水也姗姗来迟,换了一身衣服白色的衣服,一排的宫女也跟随而上,都一一将手中调制好的水碗放置在案几上。

    秋水目光沉静,开始用玉筷蜻蜓点水的敲在碗上发出动人的旋律。

    夜斓的注意力却不在这如音符一般的旋律上,她的整个关注点都是在对方的容貌上。

    她想不明白,这个秋水凭什么能成为宫中唯一的皇贵妃?若她都能这么轻而易举的成为贵妃,独得盛宠,那自己岂不是要成为皇后才值当!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