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朱砂阁的秘密
    吻落在夜斓的发上,天空突然飘起了细雨,她伸手接住,才感觉到身后的不寻常。

    微微回头,太阳穴擦到墨染的鼻尖,夜斓一惊,,回过头去,“怎么是你?”

    若不是吻到他熟悉的口气,夜斓也不会认出来。

    相比于墨心的霸道,容玉的禁锢,墨染的怀抱则永远都是温柔如水的,他轻轻放开她,温言细语,“怎么不能是我?你就不能喜欢我?这里不属于你,我很想你跟我回王府好吗?”

    这突如其来的表白,让夜斓有些招架不住,“王爷!您今天没发烧吧!在你堂哥的寝宫跟我说这些?”

    “那有什么关系?他如果喜欢你,又怎么会那样对秋水?再说了你们根本还没有夫妻之实,你还是个未出阁的女子,本王有什么不可追求你的?”墨染开始步步紧逼。

    未出阁?夜斓的脑海划过在将军府时的场景,若是墨染知道她就是夜斓,他会怎么看待自己?

    苏简是她这一生的污点!如果…..她只是觉得如果,没有无花谷,没有苏简的存在,她或许可以和她的第一个男人有有缘份的!

    可是她已经进宫了,还遇到墨心,她没有退路了,也不想退!

    “墨染,你根本就不了解我!你们男人说喜欢就喜欢,说不喜欢就不喜欢,你们男人的爱慕实在是太肤浅了!我倾斓不奉陪!”夜斓说完气冲冲的走了。

    却刚好碰到了下朝后的墨心。

    可她不知道的是,墨心比她想象的要来的早!

    见到自己真正认定的男人,夜斓的眼神很快从疏离换上了柔情蜜意,“陛下!斓儿好冷!”

    墨染见她主动扑到了墨心的胸膛处,还特意在他面前表现的如此娇作,只能横了一眼墨心,便潇洒离开。

    夜斓对着他的背影嘟囔了一句:“真没礼貌!”

    墨心倒是不甚在意的扫了一眼墨染离开的方向便扶着她回了房,“怎么,你今天不开心?”

    “没什么!”夜斓心情莫名烦躁不安。

    “不如我们来做点有趣的事,说不定你心情就好了!”墨心提议道。

    夜斓看着他眼睛,试图从中看出是何意。

    墨心伸手摸了摸她的脸,“今晚就让斓妃侍寝如何?”

    他表达的直接,夜斓总算听懂了他是何意,眼下她还不想这么快,在没有真正让他爱上自己之前,她不想让他得逞!她不想做一张皮囊的替代品!

    “斓妃?皇上,区区一个妃位就想得到斓儿?”

    “难道斓儿是想做皇贵妃?”墨心抬起她的下巴。

    “皇贵妃有什么意思?如果你许我母仪天下,我就相信你是真的喜欢我!”夜斓目光直视着他。

    皇后之位势在必得。

    她在赌。后位空缺,墨心为了她,不会舍不得!

    但出乎意料的是,他似乎觉得这宫中还没有哪个女人配做他的皇后,“斓儿,做皇后有什么好的?朕并没有过立后的打算!”

    “因为只有皇后才是你唯一的妻子!只有皇后才能与你并肩,我就要做你的妻子!而不是妾!如果你真的爱我…….”夜斓直截了当道。

    墨心想不到她会这么强势,非要皇后之位,“朕乏了,朕今日去朱砂阁歇息!”

    明明这儿才是他的寝宫,他却三天两头往别处跑,可见她虽入住舒心阁,却形同虚设,他对自己是越发冷落了。

    往后的日子还很长,夜斓不想这么快就把他给赶走,便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皇上真的永远也不打算立后?”

    墨心沉思了一会儿,想到十几年前,夜家女早已掉下悬崖,生死未卜,“永远!”她是不会回来了。

    走出舒心阁后,跟在身边的苏德有些纳闷的问他:“皇上!您既然属意斓姑娘,又为何不让奴才安排,好成人之美呢?”

    苏德说的隐晦,但墨心怎么会听不懂他意指的什么意思,不过就如沙罗香一样,略施小计,生命煮成熟饭,夜斓又喜欢他,如此他们以后也就不会再这么僵了。

    可墨心并不这么想,而是有自己的打算,“谁跟你说朕喜欢她了!不过是一个替代品,还是个不称职的替身!她的性格和真正的夜斓还真是差的多,倒不如秋水更取悦朕!”

    他望向朱砂阁的方向,想起自己在野外救的孤女,原本也只是替身,可她心思古灵精怪,温顺懂事,屡屡给自己带来新鲜感,更是跟在自己身边多年,墨心对她早已产生了真情。

    在他的心里,秋水可比那些女人强的多!

    想不到皇上的心思极重,今日跟他说了心里话,苏德总觉得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事一样,当即捂住自己的嘴巴。

    墨心带笑的瞥了一眼他,“你聪明!”此事自然不可泄露。

    朱砂阁的地下室。

    “没想到那个倾斓只是陛下的一个玩物,这样娘娘就可以放心了,您在陛下的心里那是没有人可以取代的!”此人活的好好的,不是本该处死的清香又是谁。

    秋水却并未喜上眉梢,“本宫有什么可高兴的,陛下当年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父王母后和太子,才坐上如今的皇帝之位,其心思之歹毒,本宫在他身边向来都是提心吊胆的!”

    “娘娘,你怎么会怎么说陛下?奴婢看得出来他对娘娘您可是真心的呢!”清香不懂。

    “哎,本宫当年也曾是个天真懵懂的少女,若不是被墨心看上带进宫中,本宫一时贪念荣华富贵,才至于变着法的讨他欢心,若不是前些年了解些宫廷秘辛…..”

    “我才知道自己跟的男人是个可怕的人,令本宫心寒哪!本宫若是爱上这样的男人,恐怕哪天头掉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掉的!”

    “你看前几日,他当着倾斓的面上要处决本宫…….”秋水说到感伤处,就用粉色的绸巾擦了擦眼角的泪。

    “娘娘大可不必如此忧心忡忡啊!那不都是演戏吗?真正该担心的人应该是舒心阁的那位吧!她还被蒙在鼓里,若是知道了真相,奴婢真想看看她会是怎样的表情!”清香笑的邪魅。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惹火狂妃:王爷,别矜持!》,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