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惹火狂妃:王爷,别矜持! 第六十一章 她想放弃了
    没有朕的容许,她此时就想逃,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墨心的手抓紧了案上的玉玺,生硬的低声道:“不见!”

    夜斓似乎很执着的等在殿外不肯离开。

    等到大臣散了,墨心在大殿中发呆也没有离去。

    两人僵持了半个时辰,墨心才无奈的踏出大殿。

    见着夜斓站在冷风中一脸忧郁的等他,墨心装作无常的准备离开。

    “墨心!我们别再这样彼此折磨了,我求求你放弃我好吗?”

    “你明明一点儿都不爱我。”

    夜斓站在原地僵硬道。

    她似乎下定了决心要离开他。

    墨心回身从后面搂住了她的腰,“斓儿,你不要急好吗?你想想我们以后还有很长的日子要走!”

    “别这么快放弃好吗?”他吻了她的发顶。

    如果不在乎,又怎么会挽留?夜斓无言以对,但却被墨心的柔声挽留住了。

    “你先回舒心阁,朕还有些奏折要回御书房批,晚上再来找你!”墨心松开她。

    这样子的任性,却成功换来了墨心这凉薄的一回顾。

    夜斓还是放不下。

    尽管她已经被伤的体无完肤。

    墨心走后,躲在一处的墨染才出来,“你还有我。”

    这一次,夜斓没有抗拒他温暖的手心。

    路过的容玉却看到了这一幕,但他并没有出去,这一幕刺痛了他的眼。

    “娘娘!容统领求见!”一个宫女进屋通报道。

    阿素正慢条斯理的用着膳食,“谁?”

    那宫女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了,但想来她清冷的性子,定然不准备见外人,于是转身准备回了容玉。

    容?阿素叫住她,“等等!是容玉吗?”

    宫女呆萌的点点头,“是啊!”

    阿素抢先出了红鸾阁,见容玉长身而立在那里,有一丝憔悴,“容玉!”

    宫女跟了出来。

    阿素看了一眼她,“小诺,你先下去吧!”

    那名唤小诺的宫女依命退了下去。

    容玉淡然一笑:“阿素,好久不见!”

    是呀,好久不见,阿素见着他本来黯淡的眸子突然发起光来,这还是他们多日以来正式的一次相见。

    阿素沧然一笑,一边倒茶一边看背对着她惆帐站在那儿的容玉,“进来喝杯茶吧!”

    立秋的天气最适合喝一杯热茶了。

    容玉虽然对她有丝亲切感,但却并不移动身子,自然而然的疏离,只是摇摇头。

    阿素知道他在想夜斓。

    她多想抱住他,对他说,自己喜欢他!

    可她现在的身份是宫里的美人,于情于礼都不合宜,她只好站起来悠悠道:“其实那晚我与墨心什么都没干。”

    容玉果然颇感意外的转身看她。

    在他一双期待的眸子中,一边迈着步子,一边低声道:“那一日,我对他用了迷幻香,使他产生幻觉,骗过了所有人。”

    “我用香的手法虽不如斓儿高超,但对付对我暂时还没有防备的墨心还是绰绰有余的。”

    “为什么.”容玉沉默了一会儿终究道。

    “因为我不甘啊!他是夜斓喜欢的人,又不是我喜欢的人,我喜欢的人是你啊!”阿素的眼泪夺眶而出,那句倾心之语还是说了出来。

    当容玉听到夜斓喜欢的人,他的心中再次起了不平,刚刚从墨染那里埋下的醋意,此时直冲脑门,他当即也没打声招呼就走了,阿素的意思他已经懂了,她为什么跟自己说这些不就是对自己有意思吗?

    可他的心里只有夜斓,从来也没有对阿素产生过一点儿感觉。

    阿素看着他如此悲愤离去的背影,对自己不管不顾的,她知道自己一腔痴心错付了人,容玉不喜欢自己。

    距离阿素进宫已足月有余,但这一月墨心都没有再进过红鸾阁,她就像是被皇帝已经遗忘的美人。

    红鸾阁的人也越来越少,直到无人来打扫。

    宫中的风言风语传入了夜斓的耳朵,都说素美人只不过是这宫中的昙花一现。

    阿素收拾了一番简单的行李准备去向舒心阁辞行。

    “我还是适合做杀手!”

    这一日,夜斓正要去红鸾阁找阿素商量出宫的事,毕竟她也不想再拖累她。

    阿素却正巧来了舒心阁,开门见山。

    “阿素,你是不是喜欢容玉?”不然她怎么会拒绝墨心?她不像别人一样使出浑身手段固宠,反而一心想着出去?

    夜斓看到她离去的背影一顿,然而终是什么也没有说的走了。

    阿素走后,夜斓就坐在舒心阁的龙榻上很久很久,正襟危坐,室内安静的出奇,唯有烛火投射的影子一摇一晃着,她出神的望着大门的方向。

    一瞬间,整个宫殿让她没了一点儿留恋的感觉,最后她就那样出了皇宫。

    她没有可以短暂歇息的地方,于是夜斓到了安城,走进了墨染的府邸。

    尽管王府很欢迎她,可她觉得还是有些不妥,竟站在门口迟迟也没进去,墨染出来刚好瞧见她,像是一眼看透了她的心事。

    “我说过,无论何时,我都愿意陪你!”

    得到了他的肯定,夜斓也不再犹豫什么,“染,陪我喝酒。”

    墨染知道她肯定是心里难受了。

    老胡拿了两壶上好的女儿红。

    夜斓盯着两坛酒发呆,想起自己遥远的家乡有天寒煮酒的习俗,就心生向往起来。

    “你喝过热的女儿红吗?”

    如此别出心裁,墨染自然是准允了,“从不曾喝过,墨国也没有这样的习俗,不过本王想试试!”

    夜斓不由自主的豁然一笑,心想,她所穿越的这个世界正是迂腐呢!

    墨染被她这一笑看痴了,宛如漫野山花遍地盛开,天真烂漫,“你笑起来真好看。”

    他伸手替她摘下发髻上的一枚雪花,两人的距离顷刻间拉的暧昧起来。

    夜斓搓搓手竟有些冷了,被他的怀抱罩着,她一愣道,又摊开手掌,“才深秋,怎么就下起雪来了?”雪越下越多,连睫毛也沾上了。

    墨染拉开了彼此间的一点距离,不过还是离的比之前要近,“或许这是老天下的应景的雪呢?”

    这下夜斓完全愣住了,想不到他说起情话来还挺甜,就那么呆呆的看着他。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惹火狂妃:王爷,别矜持!》,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