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猫、新航线与新娘
    瓦伦西亚神父,凯撒.博尔吉亚打开门,见到朱利奥的时候,颇有几分惊讶。

    他赞赏的是朱利奥的聪慧与沉稳,嫉妒的也是他的聪慧与沉稳,不满的也是如此。

    凯撒原本就是一个狂暴不羁,傲慢急躁的少年人,但他就和他的父亲,总是和和气气,温文尔雅的罗德里格.博尔吉亚一样,极其善于伪装,他的容貌又如同天使一般的秀美与沉静,因此很多人都受到了欺骗,认为他是一个值得信任,可交的人,乔.美第奇和佩鲁贾的泰拉都是如此,没几天,他们就与凯撒形影不离,难分难舍。

    约书亚.洛韦雷的性情古怪,而且凯撒知道他虽然名义上是皮克罗米尼主教的学生,事实上却是他预备下的一枚身份敏感的棋子,凯撒已经在皮克罗米尼主教手上受到过教训,当然不会再一次轻易地犯下错误。

    在这些少年与孩子中,凯撒最为喜爱和看重的还是朱利奥,但作为皮克罗米尼主教真正的学生,朱利奥显然在人际交往中也有着普通孩童所无法拥有的老练,他没有同龄孩子的好奇心,叛逆心和惰懒心,心中有自己的计划,并且可以为此忽略所有的外界诱惑有条不紊地完成它们,他善于思考,擅长书写与手工,警觉又多谋。对于凯撒给出的诱饵,他要么不理睬,要么就像是对待卢克莱西亚那样,让凯撒不得不放弃原先的谋划。

    这还是在离开阿西西之后,他们第一次单独在私下见面,还是朱利奥来找他,而不是他去找朱利奥。

    “这个是给卢克莱西亚的。”

    “是什么?”蜂蜜做的蛋糕还是新鲜的水果?因为东西是被装在一个小篮子里的,上面还覆盖着白色的棉布,拎起来沉甸甸的,他伸出手去揭开棉布,结果里面的东西先动了,这下子就凯撒也吓了一条,他的第一反应就是篮子里装了一条毒蛇,这也是这时的人们时常选用的暗杀方法,幸而就在他做出任何不可挽回的事情前,棉布里传出了轻柔沉闷的一声……“喵”。

    一只猫从棉布里钻了出来,它有着一张讨人喜欢的圆脸,白色的身体,黑色的条纹,两只眼睛就如同卢克莱西亚那样清澈滚圆。

    这只猫得到了卢克莱西亚的宠爱,她一直紧紧地抱着它,而这只猫咪也异乎寻常的温顺,五岁女孩的手臂可不如成人那样稳固,猫就伸出两只前爪,抱住她的脖子。

    “亲爱的,你准备给它一个名字吗?”乳母问。

    “朱利奥!”卢克莱西亚不假思索地说。

    “呃……我的小小姐,”乳母迟疑了一会说:“或许我们应该叫它……小呼噜,那不是一个可爱的名字吗?”别说其他人,卢克莱西亚的哥哥身边就有着一个来自于美第奇的朱利奥。当时的猫也不会使用人类的名字,它们大多没有名字,就算有,也是“小火焰”、“小爪子”,“荨麻灰”之类能够与猫咪的毛色与形态相吻合的形容词与名词。

    卢克莱西亚没说话,

    与福利尼奥的圣康提家的男孩相比,她的第二个丈夫显得又粗鲁又恶心,他穿着新的丝绸,皮毛衣服,系着黄金的腰带,比起同龄人要更肥壮高大,他对于女性已经有了朦胧的认知,但这份认知不能够让他与生俱来的恶劣削减几分,甚至有所加剧,他和卢克莱西亚一起躺在床单下的时候,他伸手去抓卢克莱西亚的脸、手臂和腿,在她柔嫩的肌肤上留下印迹,在卢克莱西亚哭叫起来之后,他的父亲呵斥了他,男孩却一点也不因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愧,他笑嘻嘻的,在仪式宣告完毕,见证人离开的时候,还恶狠狠地扯了卢克莱西亚的头发。

    卢克莱西亚根本不愿意与名义上的丈夫相处,男孩的父亲忙于政务,而男孩的母亲对她最小的儿子溺爱至极,她一点也不觉得自己的孩子行为粗鲁,还笑吟吟地看着他追着卢克莱西亚跑:“哦。”当丈夫问起来的时候,她漫不经心地说:“他们的感情真是好极了。”

    但有一天,男孩和他的朋友或说是随从们在日常追逐着卢克莱西亚跑的时候,那只猫突然跳了出来,抓了他的脸。男孩愤怒地喊叫着,发誓要将那只猫抓起来烫死,剥掉它的皮,他几乎做到了,如果不是卢克莱西亚用别针穿透了他的手。

    这件事情在二十天后才得到了解决,罗德里格.博尔吉亚亲自接回了自己的女儿,在这二十天里,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卢克莱西亚消瘦了很多,不愿意和任何人说话。

    面对凯撒的质问,罗德里格只是站起来,解开了神圣的法衣,然后是里面的长白衣,在他的身躯上,你几乎可以找到现在的人们能够造成所有伤害——火油的灼伤与烫伤,细剑的贯穿伤,匕首的切割伤,意味着铁锤或是连枷的沉重一击的凹陷……“代价总是必需的。”枢机主教意味深长地说,卢克莱西亚之前能够遇到和善的圣康提家只能说是她的幸运,更多人,即便盟友,对博尔吉亚也会充满恶意,哪怕只是一个婴儿,拥有博尔吉亚这个姓氏就意味着他背负着深重的罪孽。

    这次卢克莱西亚只是遭到了囚禁,下次就就很有可能是鞭挞、刑罚或是死亡,谁也不能掌控命运,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这个姓氏更为显赫荣耀,用他们的胜利与名望奠定王座的基础,终有一日,他们的朋友和敌人都会屈服在他们的脚下。

    卢克莱西亚一见到朱利奥就紧紧地抱住了他,她没有哭,虽然朱利奥更希望她能够和以前会一样肆无忌惮地大哭大叫。

    朱利奥把她带进自己的房间里:“我给你看样东西。”

    卢克莱西亚抿着嘴唇,坚决地摇了摇头。

    “你一定会喜欢的。”朱利奥说。

    卢克莱西亚想说自己绝对不会喜欢的,她不想要礼物了,再也不想要了。但朱利奥伏下身体,从藏在窗下的篮子里提出一只毛色对比鲜明的大猫。

    猫之前还在睡觉,未经允许就被抱出来让它不由得喵喵叫着抗议。

    卢克莱西亚的眼睛睁大了,她仔细观察着这只猫,没错,这就是她的朱利奥:“他们说抓到了它,还给我看了它的皮。”

    “嗯,很明显,他们说谎了。”朱利奥

    微笑着说:“它可是一只非常聪明的猫。”

    朱利奥猫闻言立刻神气活现地大叫了一声,就算是那个女性人类突然大哭着扑过来把它卡在两个人中间,差点把它中午吃的一大盘奶酪挤出来它也不是那么在乎了。

    卢克莱西亚哭得筋疲力尽,朱利奥让出了自己的房间,让她和猫一起睡觉。

    他的武术教师在外面等着他,双脚交叉在一起,双臂抱胸,在看到朱利奥的时候还对他眨眼睛。

    “你让我想起了你的父亲。”

    朱利奥停了一下:“我没有见过他。”

    “他被整个佛罗伦萨的女性倾慕。”“斗士”说,“想要嫁给他的女人密如繁星,如果不是……他二十五岁就死了。”

    他们回到了“斗士”的房间里,朱利奥必须得在这里委屈一晚了,不过他一点也不介意,和任何一个孩子那样,他也很希望了解自己的父亲。

    不过只要涉及到朱利阿诺的死亡,除了他是一个卑劣阴谋的牺牲之外,“斗士”拒绝就此深入更多,他承诺等朱利奥更大一些的时候,会将所有的事情如实地告诉他,让他有点意外的是,朱利奥温顺地接受了,不再追问。

    “有时候我觉得你真不像是一个孩子。”“斗士”说,像是卢克莱西亚,像是朱利阿诺,一般的孩子都会做出一些冲动的事情,不奇怪,他曾经也是这样。

    “你觉得好还是不好呢?”朱利奥问。

    “我觉得很好,亲爱的,”“斗士”说:“世间险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罗德里格看着儿子走出房间,才坐下来,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和额头。

    他的秘书杜阿尔特.布兰达奥善解人意地给了他十五分钟的时间,而后轻轻地敲了敲门。

    “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罗德里格问道。

    “有一份情报。”布兰达奥轻声说到,将夹在一本圣经中的纸条递给枢机主教。“或许只是一件小事,但您说过,我们需要保持警惕。”

    “克里斯多夫.哥伦布?”罗德里格看过了纸条,迷惑地皱起了眉头:“听起来像是一个热那亚人,是个热那亚人吧,怎么了?”

    “他试图证明地圆说。”布兰达奥在接到这份情报后就进一步地查探过这个人:“他说,如果地球确实是个圆形的球体,那么从东往西航行,一样可以达到中国和印度,若是如此,这条航线会比从西往东的航线更近……”

    “宣布这个人是异教徒,”罗德里格说:“把他烧死。”说着,他将纸条往桌上一扔,仿佛已经能够看到火焰升起的样子。

    “但是……”

    “怎么?”

    “他似乎已经取得了伊莎贝尔女王的信任。”

    罗德里格沉吟起来,卡斯蒂利亚的伊莎贝尔女王是一个思维敏捷,意志坚强的女人,有着不逊色于男人的魄力与才干,而且她还是一个虔诚的教徒,为了将异教徒从伊比利亚半岛驱逐出去,她从即位起就一直奋战至今,另外,她与阿尔贡的费迪南王子的联姻,也将卡斯蒂利亚与阿尔贡联合在了一起,成为了一个几乎可与葡萄牙对等的国家,哥伦布是个小人物,但伊莎贝尔女王值得罗德里格慎重对待。

    “嘲笑他的计划,”罗德里格说:“污蔑他的名声,偷走他的船员,随便你们怎么干……总之能怎么拖延就怎么拖延。”

    “遵命,大人。”布兰达奥说,但罗德里格敏锐地察觉他还有什么要说。

    “地圆说是正确的对吗?”布兰达奥大胆地问道。

    “当然,”罗德里格点点头,“海平面就是证据。虽然现在还是推论,但只要有人完成环球航行,他就能够立刻证明这一点。”他往椅背上一靠,交叉十指:“但这是凡人的错误,不是上帝的,我们或许会在几十年,或是几百年后修改这一错误,但在这之前,所有敢对此,或是有意质疑的人全都是活该被烧死的异教徒。”

    罗德里格处理了这件小事之后,重新拿起了桌上的文件。

    英国国王亨利七世将会在明年的1月8日于威斯敏斯特教堂与约克家族的伊丽莎白结婚,在这之前他希望能够先加冕,这有点过于仓促了,不过罗德里格可以理解,如果在结婚之后加冕,会有人认为亨利七世的王冠从他的妻子那里获得,在这之前更能彰显他的正统,他用五万金便士来换取教廷与教皇的许可,罗德里格考虑了很久,加上了一些必须的费用,后年就是英诺森八世的私生子弗兰切斯克的婚礼,教皇一定很希望他的儿子能够得到一场辉煌又奢侈的庆典。

    还有,那位美第奇的新娘,也就是玛德莱娜.迪.洛伦佐.美第奇,将会提前一年来到罗马,即是为了避免某些有心之人的破坏,也是为了让她熟悉这里的气候与环境,免得突然罹患疾病。

    玛德莱娜是1473年生人,1486年的春季到来时,她也只有十三岁,她一来到罗马就立刻去了银宫,去探望自己的弟弟乔,还有堂弟朱利奥.美第奇。

    她之前没有见过朱利奥.美第奇,在朱利奥出生的时候,她也只有五岁,正被乳母在单独的房间里照看着。之后又因为佛罗伦萨仍然处于动荡不安中,几个孩子被分散抚养,等到她回到了美第奇宅邸,朱利奥.美第奇又被她的父亲托给了皮克罗米尼主教。她自从乳母和侍女的窃窃私语中听到过一点似是而非的议论,也从康斯特娜的脸上揣摩过她双生弟弟的面容,但一直要到她见到了朱利奥,才意识到自己的想象是多么地可笑。

    朱利奥与康斯特娜的面容并不相似,他更秀美,眼睛的颜色也更纯粹明亮,玛德莱娜在看见他的时候,他刚完成了“斗士”的训练课程,运动让他的面颊如同玫瑰花一般的艳丽,他拥抱了玛德莱娜,他的手臂虽然还很纤细却隐约已经有了慑人的雏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