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父母消失
    :

    面目狰狞的秃顶老头,仰头灌了一大瓶啤酒,他脖子带着粗粗的黄金项链,每当他说话的时候,他那肥短脖子上面的金项链就会勒到他脖子。

    所以他一边讲话,还得一边拽着那条金项链,“要么去我场子卖,要么就还钱。”

    “多……多少钱?”乔依然嗫嚅道,周围那些彪形大汉每个人都看起来是那么的可恶,她一直躲避着他们的那不友好又下流的眼神。

    “本金100万,利息加幸苦费50万,一共150万。你要能还,我马上放你走。”

    什么?150万?

    这高利贷果真是吸血鬼,这才短短几天,就100万变成150万了。

    乔依然是即恐惧又不服,“你们这些吸血鬼,为什么凭空多出了50万?”

    “还不起,就少他妈给我废话。”秃顶老头把手上的酒杯朝乔依然砸了过去,刚好滑到了乔依然露在外面的脚。

    “嘶……”乔依然哀嚎着,她看到殷红的血从脚上直往外冒出来。

    “来人,给我送到李妈咪哪里去赚钱,还债。”

    一双满是刀疤的手很不规矩地朝乔依然伸了过去,乔依然弯腰躲过了,可她始料未及的就是这时候那个秃顶老头居然下命令,“你们谁给我办了她,看她……”

    前所未有的惶恐袭击着乔依然,她灵机一动,决定拿出顾澈的名号来吓唬他们,“你们谁敢动我,我老公,是顾澈,他不会放过你们的。”

    “戚”,房间里威武雄壮的大汉们异口同声发出轻蔑的声音,仿佛乔依然在讲一个很弱智的笑话。

    “哎呦,阿牛,威哥我好怕啊。”秃顶老头假装害怕躲了一下,他戏谑地盯着乔依然,他觉得乔依然很不老实,生气地又对乔依然甩了个啤酒瓶过去,这次还好她躲闪的快,要不然玻璃瓶就砸到她脸上了。

    “你们一家人是不是有妄想症,哼,跟你爸妈当时骗我借钱的理由一模一样。”

    心里的绝望很深,她很怕,怕被带去夜总会,那她这辈子就完蛋了,可眼下的局面想要不去夜总会陪酒,就只有还钱了,可是她要去哪里找150万呢。

    她的杏眸氤氲着雾气,小声请求着,“我老公真的是顾澈,你们相信我。”

    “管你老公是谁,没钱还,你就去给我卖。”

    “我不要”,乔依然失声尖叫着,她拼命地摇着头,“我……我要我老公给我送钱来。”

    她的心里很是没底,在她的认知里,她跟顾澈虽然是夫妻,但彼此连一面都没见过,而且顾澈冷不丁停了她所有的卡,这时候找他,不知道他会不会愿意帮忙。

    但现在的局面压根容不得她多想了,她脚上的伤口很疼,心里很怕,眼巴巴盯着手机屏,看着发着抖的小手拨通了顾澈的电话。

    “喂,顾澈,”乔依然哽咽着,电话那端的男人只是淡淡“嗯”了一声,虽然他的声音对她是那么的疏离,但是予乔依然来说那就是在沙漠里遇见了水一样。

    她松了一口气,苍白的小脸有了点血色,“你能不能来……”

    偏偏就在这个节骨眼上,电话那端只生剩下“嘟嘟”地忙音,再打过去就是“您拨打的电话已经关机了。”

    耐心尽失的威哥,朝小弟们招手,他踢了乔依然脚上伤口一脚,“死三八,耍我玩呢。”随之,又给了乔依然一个大耳光,“老子先玩一顿再让你去夜总会卖。”

    “瞧着水灵灵的可人样,怕是还没有男人疼过吧?”

    “哈哈,威哥,您捡到宝了。”

    糟了,躲不过了,该怎么办?乔依然双手被威哥手下禁锢着,正当她闭上眼,视死如归的时候,手机上来了一则电话。

    “威哥,应该……是……我老公……回我电话了。”

    当乔依然看到手机上显示的是鸭子先生这四个字的时候,她才体会到什么叫万年俱灰了,鸭子先生也是个吸血鬼,他只是比高利贷要穿得整洁点。

    “接啊,臭三八。”

    “喂……”乔依然两边脸颊被威哥扇得肿起来了,以至于她说话的时候,有些困难。

    “你怎么了?”正在办公室的顾澈,方才那部对外的手机才跟乔依然讲了一句话就没电了,他分明就听见乔依然在电话里哭着求他。

    他等不到那个手机充电,立马就拿起这个私人电话给乔依然打了过去。

    “鸭子……哦,对不起”,这时候鸭子先生打来了电话,说不定能救她一命,因为鸭子先生背后有了大富婆金主,“宁先生,你能不能借我150万。”

    要钱?

    是为了赎手镯吗?

    手镯他都只开了100万的价,而她却要150万,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电话里女人的哭泣声,像针扎在顾澈的心里,他踢掉了转椅,拿起车钥匙就往地下停车场跑去,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唐浩宇立马跟了上去。

    “你在哪?”

    “我不知道。”

    “我爸妈欠了……高利贷的钱,他们躲……起来了,高利贷捉到我了”,乔依然呜咽了两声,语气更加微弱了,“如果我还不上钱,高利贷的人就要……把我送去……夜总会接客……”

    “我怕……你可不可以帮帮我?”乔依然的心七上八下的,她一方面希望鸭子先生飞奔过赖帮她还钱解围,另一方面她又觉得鸭子先生不会多管闲事的。

    皱着眉头的顾澈,又是心疼乔依然又是愤怒得不行,唐浩宇迅速地启动了车,就等着顾澈发话了。

    “你在哪里?”

    女人嘤咛的哭声很是绝望,“我不知道。”

    “乔依然,你是猪吗?你就不会问他们吗?”

    “哦”,乔依然摸着眼泪,胆怯地望着那肥头大耳的威哥,“这是在哪里?”

    “死三八,又想玩什么花样,你要敢报警,我弄死你。”

    “不是要报警,是我……有人要给我送钱来。不信你问他。”乔依然把手机递给了威哥。

    只见原本嚣张的威哥面部表情突然就刷白了,他不可思议地望着乔依然,不一会就带着手下全都退了出去,只急匆匆丢下一句,“等着”就走了。

    等到顾澈赶到的时候,乔依然一人缩在角落里衣衫不整“咿呀呀”哭着,脚上的伤口早已干涸,但是整个脚都是血迹,她原本白嫩的双颊,现在红肿得不成样子了。

    只感觉眼前有一团黑影的乔依然,以为威哥又回来了,她像个受惊的兔子一样,把她整个人恨不得缩进墙角里,豆大的眼泪从她红肿的眸子里夺眶而出,那模样让顾澈很恼火。

    “不要……我不要……去夜总会,呜呜……我不要去,我求求你们,我不要去。”

    他的人,居然也敢动,一身怒火的男人几乎把手机给握碎了,“唐浩宇,留他们一口气就行。”

    若不是他可怜的妻子处在极度恐慌的状态中,顾澈真想亲自收拾那群不长眼的家伙。

    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是不是……鸭子先生?”

    把外套盖在乔依然身上后,她扑进他的怀里放声大哭,“呜呜……我求求你……救救我,好不好,我以后一定会想办法还你钱的,我不要……去夜总会陪酒。”

    “没事了。”看着狼狈不堪的乔依然,顾澈只剩下无限的怜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