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他的禁区
    :

    出了宴会厅,乔依然就跟在施艳的身后,她还四处张望着,心想着会不会遇见鸭子先生。

    一定是疯了,疯了,乔依然你一定是疯了。

    乔依然跟她自己解释一定是她太想知道鸭子先生喜欢吃什么了,所以才想看看他是不是在这里,会吃些什么东西。

    更让她抓狂的是,跟着施艳走向酒店游泳池的时候,她竟然不由自主地抬起头看顶楼的那间她跟鸭子先生住过的总统套房。

    灯是黑的,她的心居然还有些失落,这让她自己都惊讶不已。

    此时,刚开完会的顾澈,正坐在后座上合着眼,唐浩宇眼见着车子快开到了怡悦大酒店,他望了望后视镜里的人,刻意提醒着,“顾总,快到怡悦大酒店了。”

    “嗯”,只是快到酒店就提醒,而不是到了酒店才提醒,按道理唐浩宇跟了他这么久,也不会说这样的废话了。

    顾澈双腿交叠慵懒地依靠在后座上,他骨节分明的手有规律地一下下敲击着他的膝盖,“说。”

    犹豫了一会,唐浩宇还是忍住被顾澈骂的风险,“老爷今天在宴会厅举办生日宴。”

    唐浩宇绷直了身体,打起了十二万分精神等着顾澈严厉的教训,他深知顾澈最讨厌别人在他面前提顾海峰了。

    可跟着太太的人说太太去了老爷的生日宴,唐浩宇犹豫着要不要告诉顾澈。

    毕竟顾澈跟老爷一向来是水火不容的,他更容忍不了他身边的人接近老爷。

    顾澈点燃了一根烟,冷峻的面部柔和了点,他醇厚的声音问着,“太太是不是去了?”

    这是不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顾总怎么会如此平静呢,唐浩宇提心吊胆地在心里默念着:太太别怪我,就算我不说,保镖也会告诉顾总的。

    “去了。”唐浩宇小心翼翼回答着。

    好你个乔依然,自己老公都没认识清楚,就跑去参加老公爸爸的生日宴,腿还是真够长的!

    下了车的男人,狠狠地把烟按在了垃圾桶上面的盆里。

    唐浩宇以为顾澈会去宴会厅像拎小鸡那样去把太太给拎出来,可顾澈路过宴会厅的时候,直接走了过去,然后坐着总裁专用电梯上了楼。

    泳池边的施艳,故意带着乔依然往深水处走了去,一向怕水的乔依然刻意远离着泳池。

    在一处没什么人会注意到的地方,施艳故意拉着乔依然的胳膊呵斥着,“今天那臭小子不在这里,老娘非得好好教训你一顿不可。”

    “你听我解释,阿姨……”压根容不得乔依然解释,施艳愤怒地就把乔依然往泳池边上推。

    “扑腾”一声,乔依然就被推进了泳池,乔依然完全不会游泳,她呛了好几口水,呼救着,“救我,我不会游泳。”

    假装没听到的施艳,恶狠狠骂着,“你就跟着那臭小子狼狈为奸吧,看这次那个臭小子还怎么救你?”上次在医院被顾澈扭断了手腕,施艳就更加讨厌乔依然了。

    “我……跟他,压根就没什么?”乔依然四肢胡乱挥舞着水面,她害怕地叫着“救命”,可是没人听到,更没有人走过来。

    她拼命地想往岸边靠,可是身子却被水不停地往下拉,池水渐渐地没过了她的头,她眼睛里全是水,涩涩的,她挥动着手臂,可是压根就没有用,她脑海里不断闪现着小时候溺水的片段。

    “救我,爸爸,妈妈,惜梦,童哥哥,鸭子先生……”乔依然在心里呼喊着,池水怎么这么深,她沉到了水面以下,却一直没触碰到池底。

    着急又害怕的乔依然恍惚间看到了顶楼的那间总统套房的灯是亮着的,她吃力地在水里挥舞着手臂,她在心里盼望着鸭子先生今晚住在那里,可以看到她的手来救她。

    “鸭子先生……救我。”

    伫立在窗前的顾澈,如有所思望着楼下的游泳池,他缓慢地吐着烟圈,原本洁净的玻璃窗上,凝结了层层烟雾。

    他注视着燃烧的烟头,脑海里浮现了他和乔依然之前在这间总统套房的片段,当时他作弄她,故意对着她吐着烟圈,把她眼圈都呛红了。

    “傻女人。”顾澈楠楠自语着,当时那个傻女人为了跟他谈判,都不知道躲闪一下烟雾,同时他脑海又浮现了施艳在医院对乔依然呼巴掌的画面。

    “麻烦的女人。”顾澈扯掉了脖子上的领带,推门就朝一楼的宴会厅去了。

    人声鼎沸的宴会厅里,顾海峰正和朋友们高谈阔论着,当宴会厅的门被推开口,原本喧嚣的宴会厅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不得不说,有一类人无论到了那里都能瞬间聚集所有人的目光,而顾澈就是这样的人。

    对于顾澈的临时到场,大家都很差异。

    据闻顾澈一向是与他父亲顾海峰水火不容的。

    顾澈居然会出现在宴会厅,到底是父子俩,众人望了望年轻帅气又内敛的顾澈,又打量着眉眼含笑的顾海峰。

    “失陪了。”顾海峰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他暂时告别了友人,他之所以会选择怡悦酒店,目的不过就是想见见不愿见他的大儿子。

    几乎从未出现在任何社交场所的顾澈,他的出现立马引起了骚动,男人们靠近他是为了事业,而待字闺中的女人们无非就是想博得金融新贵的青睐。

    挺拔的身形,深邃凌厉的眸光,他的衬衣微敞着三颗扣子,惹得在场的女士们纷纷投去花痴的眼神,唯独只有施艳一个女人看着顾澈是眼含凶光的。

    顾澈飞快地扫视了宴会厅一周,却没看到那抹单薄熟悉的身影,他蹙了蹙眉,直接朝施艳走了去,他咄咄逼人的气场让施艳后背直冒冷汗。

    上次施艳在医院被顾澈扭断手腕,虽然现在手腕好了,但是再次见到顾澈她仍旧心有余悸,尤其是她刚刚还把顾澈的老婆乔依然给推进游泳池了。

    这个顾澈跟顾海峰老死不相往来这么多年,怎么今天突然就跑来了,施艳掌心里直冒冷汗。

    “阿澈,你能来,爸爸很高兴。我等这一天等了……”

    望着顾海峰喜悦的神情,顾澈冷着一张脸,他单刀直入问着:“她人呢?”

    顾海峰望着比他还高出整整一个头的大儿子,眼角不禁有些湿润了,他也记不清他已经多久没有这么近距离观察他这位一表人才的大儿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