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章 想让她知道
    :

    夜晚,马路上,一辆黑色的宾利车宛如脱壳的利箭在马路上疾驰着。

    目光清冷的男人,紧紧盯着前方的车辆,他一辆辆超过那些行驶在他前面的车。

    此时顾澈紧紧握着方向盘,他想告诉那个愚蠢之极的女人,“我就是你男人。”

    他想对她宣誓他的主权,她是他顾澈的女人,他不允许她再跟那个郑彦来往。

    轮胎和地面保持着亲密地接触,它们发出的巨大噪音掩盖住了车里一直响不停的手机铃声。

    直到在公寓楼下,男人拿手机的时候,才看到了唐浩宇数十通电话,最后还有唐浩宇的那则短信,“保镖们不敢跟你说,太太跟那个男人拥抱的照片,太太没有出轨,那是因为有辆垃圾车快撞到太太,那个男人救的太太。”

    “一群废物,怎么救太太的不是他们。”顾澈把手机收进兜里,心想着以后再跟他们算账,现在去跟太太算账。

    他抬眸看到了位于18楼的公寓,整层都是亮着的,那层楼就只有他们一家。

    第一次以丈夫身份跟她见面,那小东西又能折腾出什么事。

    站在自家门口,男人犹豫着是他拿着钥匙进去还是等着女人来给她开门。他依靠在门旁的大理石墙上,点燃了一根烟,又熄灭,然后放进了垃圾桶上面的烟灰缸。

    “安全还行”,男人锐利的鹰眸扫视了一周周围的环境,整层楼的猫眼都是好的。

    “小伙子,你找谁?”刚刚扔完垃圾的乔致远,望着这个穿作讲究,一身矜贵气质的年轻男人问着。

    女婿经常不在家,乔志远刚刚送女儿回来,扔完垃圾正准备回家的时候就遇上了这个年轻的男人。

    这栋楼都是一楼一户,几乎不可能有认错门的可能?这个年轻男人是干嘛的?他是来找顾澈的吗?

    乔志远想到自己女儿一个人在家,如果单独见了一个男人,就算这个男人真的是顾澈的朋友,传出去可能不会好听,尤其是顾家那种世家豪门,本着维护自己女儿的立场,他礼貌地对年轻男人说着,“请问,你是要找我女儿女婿吗?”

    女儿,女婿?从中年男人对他防备又带有戒心的神情看,顾澈在心里感叹着:岳父看起来挺聪明的,怎么生出来的女儿就傻乎乎的。

    “岳父,我是顾澈。”想要喊一声“爸”,可是顾澈喉咙里却喊不出来,这个称呼他很多年没有叫了。

    乔志远愣了愣,又望了望公寓的门,笑着应了声,没想到女婿年纪轻轻一表人才,但很快他又警惕了起来,生怕这个年轻男人是个骗子,毕竟他也没见过女婿顾澈。

    这个岳父防范心理还是不错的,顾澈挑了挑眉,笑着问,“岳父,上次高利贷那批人没有再找你们麻烦了吧。”

    说完,还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乔志远,“岳父,一直没时间去上门拜访您。一点心意,您收下。”

    沉着,冷静,不苟言笑,这是乔志远对眼前这个年轻男人的影响,看样子是个做大事的人,乔志远又接过银行卡看了看银行卡上顾澈的名字,这才相信眼前的年轻男人是女婿顾澈。

    “顾澈,快,进屋。你这次刚出差才回家还是?”乔志远把顾澈往公寓门前引着,正当他快按下门铃的时候,被顾澈握住了手。

    “岳父,依然应该还在生气,我晚点再回家。”顾澈可不想被岳父亲眼目睹到他跟乔依然的闹剧,“岳父,我先送您回家。”

    乔志远想了想,跟着顾澈走进了电梯,“难怪今晚依然吃晚饭的时候,我感觉这孩子有点不对劲,按道理说依然见到了她童哥哥,按着她没心没肺只会傻乐的个性,应该很开心才对。”

    看样子小东西今天是被他吓唬住了,所以才不开心的,顾澈听着乔志远继续说着,“依然今天开心也开心,但是总觉她不如往常那么开心,就连她最爱吃的红烧狮子头都没吃几筷子。”

    “女大不中留哦,跟老公闹点别扭,看见家人跟她童哥哥都高兴不起来。”在乔志远看来,女婿这种气质脱俗长相俊朗的男人,女儿一定很喜欢,“顾澈,我们依然年纪小,在家里,我给惯坏了,有点任性,她跟你置气,你告诉我,我帮你好好教育她。”

    “没有,这次是我开会没接她电话,她生气了。”顾澈很是享受那个小东西的喜怒哀乐都是因为他。

    乔志远叹了一口气,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小姑娘家家的,不懂男人忙事业的时候不喜欢别人打扰。依然真不该学他妈妈这点,回头我好好教训她。”

    “但是我们依然是个很暖心的孩子,对家里人好就不用多说了,昨晚上给我打电话说是朋友身上有伤,让我去野生池塘给她钓野生鲈鱼。”提及自己女儿,乔志远一脸幸福骄傲的模样。

    “顾澈,我今天白天可是钓了不少鱼,我给你们拿了一些去,你让依然给你煮着吃,她手艺不错的。”

    一老一少谈了许久的乔依然之后,乔志远想到女婿这时候可能要跟女儿好好谈谈,乔志远便独自回家了。

    再次回到18楼的顾澈,发现公寓的门没关,他直接推开进去,空荡荡的房子里没有那抹娇小的身影。

    “依然,乔依然……”他打开公用洗手间的门,也没看见那个娇小的身影,却闻到了那股淡淡的香味,“好你个鸭子先生,居然找到家里来了。”

    回头,男人看到了他的小妻子手里拿着抱枕,那模样颇有几分拿着盾牌上战场的样子。

    “怎么哪里都有你?”乔依然着急地望了望家门,她就刚刚没关门去丢了个垃圾而已,这个该死的鸭子先生竟然跑进她家了,“你别威胁我了,我老公反正什么都知道了。”

    撒谎真的不是个好习惯,“乔依然”,男人叫了她一声之后,冷冷地说,“去弄点鱼吃,我还没吃晚饭。”

    然后他就朝着他们卧室去了。

    “喂,你别乱跑,你想干嘛?”乔依然慌了,她跟鸭子先生纠缠就已经够对不起她老公了,居然还让这个鸭子先生闯进了他们家,她除了对她自己悔恨之外,更想煮了这个鸭子先生一了百了。

    “你再不听话,我就在你们婚床上办了你,我就不信你老公还能装没事?”男人邪肆地望着女人说着,他实在很喜欢看他小妻子对他又恨又恼,却又不得不听他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