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章 奇怪的应聘者
    :

    这个秦伦转着旋转椅不停动来动去的活泼模样,让乔依然想起了幼儿园里那些有多动症的小孩,不过他没有那些小孩子可爱。

    面试官们互相交换着眼神,他们互相之间挤眉弄眼,仿佛在说,“这是顾总认识的人,是不是得放点水。”

    像是会读心术的顾澈,双手合十扫了一圈坐在他身边左右的面试官们,那些面试官立马停止了挤眉弄眼。

    “开始正常公平的面试,是对每一个面试者最基本的尊重。”顾澈义正言辞声明着,这个秦伦他当然记得了,他们曾经在电梯里对峙过。

    顾澈对这个秦伦本人并没有太大好感,甚至对他当时的多事有点反感。

    但从他初步对秦伦的判断是,秦伦在工作上是一个富有活力且具有冒险精神的人。

    对于顾澈这句话,秦伦很赞同,他微卷的头发随着他点头的幅度像个弹簧一样上下浮动着,“如果我是贵公司财务总监,公司会给把整个财务权利移交给我吗?”

    “不会”,顾澈干脆地回答。

    秦伦摊开手,摇了摇头,语气有些失望,“看不出来,一直勇于创新的dl集团,居然还是由老板来进行一言堂。我想我们没有面试的必要了。”

    说完,秦伦便站起身,拿起地上的背包就要走,乔依然屏住呼吸挡住了门,这个人怎么能这么没礼貌,说走就走,如果就让他这样走了,就会让顾澈很没有面子了。

    “难道国外长大的秦先生不懂首席财务官这个职位吗?”顾澈不疾不徐朝着秦伦的背影说着,他很有信心秦伦会坐下来。

    颇有些意外的秦伦,顿了顿,歪着头看了看顾澈,停在原地,反问着,“真有首席财务官这个职位?你不要告诉我是你自己?你们本土企业的做派并不是那么随国际大流。”

    一向不喜欢向别人解释什么的顾澈,直接说道,“首席财务官职位还空缺,猎头还没挖到合适的人。首席财务官和财务总监是相互制约的关系,作为总裁的我,是无权干涉的。看样子秦先生的功课做得不怎么足,dl在世界排名上,是领先于你前东家quite集团。”

    这个回答既不咄咄逼人,又抬高了dl自身的价值,乔依然此刻是对自己老公崇拜得五体投体,一双小手放在身前,相互敲击着鼓掌,并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顾澈这种人就是坐在那里,无论别人的光芒和气场有多强,最终还是会被他给镇压住,因为他所到之处,他就是光,他就是主宰者。

    眼看着秦伦心服口服坐了下来,顾澈冷冽的眸光望向他的时候,也把乔依然的小动作尽收眼底了。

    小东西,让你见识一下你老公的本事,看你还会不会觉得那个郑彦是不是比他顾澈好。

    “顾总,你是怎么知道我前东家是quite集团,我并没在简历上写,而且我在quite时用的是英文名字,并不是中文。”这个顾澈倒是很有两把刷子,不像个只会靠着家里的富二代,秦伦在心里下了个决定。

    顾澈挑眉,“那么,到我们面试你了。”

    “不,我改主意了,财务总监对我没挑战,我要当首席财务官。”秦伦信心十足顾澈会答应他的提议。

    顾澈直接合上了笔帽,把笔放在了桌上,“那请你出去,现在是面试财务总监。唐浩宇,送客,顺便把秦先生联系方式留下来安排首席执行官的面试。”

    想发怒的秦伦,指了指顾澈,又发觉并挑不出顾澈究竟哪里做的不对,他闷闷地回着,“行。”

    路过乔依然的时候,还特意朝乔依然暧昧一笑,留下了意味深长三个字,“我懂的。”

    懂什么懂,这个多动症的秦伦还真是自来熟哦,比顾谦还要自来熟,好歹顾谦是知道她是他大嫂才熟的,而这个秦伦对着个陌生人就自来熟真奇怪。

    面试总算结束了,乔依然又如同蜗牛蠕动一般回了办公室。

    她才坐到座位上就被叫进人事部被崔主管骂了一顿。

    当她面如土色又饥肠辘辘趴在桌上休息时,正在她快入眠的时候,她妈妈的电话来了,“乔依然,你去东三环那个福来大酒店买你外公最爱吃的奶油包,你爸爸他病了,今天你去跑腿。”

    “爸爸他怎么了?什么时候生的病?严重吗?他现在在哪里?我马上去看他。”乔依然顿时恍然大悟了过来。

    自从爸爸要她去看外公,她不想去,就没再跟爸爸联系过了,她居然连爸爸生病的事情都不知道,实在是太愧为人女儿了。

    电话那端的柳正荣不乐意了,“你爸爸还能吃能睡,死不了,就是感冒而已,也没见你关心一下你外公,你外公都只剩半条命了。”

    爸爸没事就好,乔依然松了口气,万一爸爸出了什么事,她又没能第一时间尽孝,她这辈子都不会原谅她自己的,她的命是爸爸给了她两次生命。

    “妈,我又不是医生,外公的病又不是我能看好的。”对于她的外公,乔依然是一点都不想提起来,要不是她外公当年做的那些事,她爸爸的腿也不会。

    “乔依然,你跟你爸一样,废话多,你赶快去买奶油包来当你外公的午饭。”柳正荣命令着,又大声对着她身边的乔志远说,“就让那死丫头去,你给我坐在这里哪里都不准去。”

    隔着电话乔依然听到了自己爸爸一如往常说话的正常声音,她明白了,这是她妈妈逼她去医院看她外公。

    那个狠心的外公,应该不怎么想看到她吧,他想见的人是顾澈,“妈,我还在上班,没空去,我给您叫外卖送过去。”

    “你个死丫头,你小时候你外公真是白疼你了,行,你不去是吧,我给阿澈打电话,我就不信他不卖给我这个岳母面子,正好你外公也想见见他的孙女婿。”柳正荣说着说着就喜上眉梢了。

    今早给乔依然这个死丫头打电话的时候,是顾澈接的,姑爷还主动把私人手机号给了她。

    真是一个头两个大,他们家这种复杂又奇葩的构造,她是真不想坦露在顾澈面前,按照她妈妈那贪得无厌的个性,见了顾澈还不往死里要钱要东西。

    被逼到没退路的乔依然,很不情愿地答应了,那心情比上坟都难受,“我去行了吧,他很忙,请您不要打扰他。”

    在她见识过郑小姐那显赫的家世后,她就更加不愿意也更没有底气让顾澈走进她的家庭了。

    他会不会嫌弃?

    “这就乖了,对了,我眼霜用完了,给我买支抗皱的眼霜来,别买便宜货啊,显的跟你顾家大少奶奶的身份不符,我好久没逛街了,总之什么最贵,你就买什么。”心满意足的柳正荣挂上了电话。

    跟顾家大少奶奶的身份不符?

    乔依然对着手机发着呆,她这种没有倾国倾城的姿色,又没有跟顾澈相匹配的才华,更没有与他家世相当的家底,她好像是真的与顾家大少奶奶的身份不符。

    就连当时郑家大小姐当她面说,“阿澈,你下次结婚找我。”她都只敢生闷气,都没有底气去捍卫她的男人。

    “嗡嗡”,手机又响了起来,乔依然烦躁地撞了撞桌子上的手机,“知道了,催什么催。”

    同事小张端着水杯路过,“家里催婚吗?你不是结婚了吗?难道催生?”

    “差不多”,乔依然尴尬地笑了笑,那些都不如她妈妈索财恐怖。

    待那阵响声消停后,乔依然不情不愿打开了手机,不是电话,是一则信息。

    :欢迎新朋友来看本书,读者的扣扣群号是206945302,欢迎大家来找我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