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章 这样容易有宝宝
    :

    照常没搭理郑彦的信息,但是她意外发现有个陌生号码给她发了一则短信,就在十分钟之前还给她打了电话,她没接上。

    短信内容是,“我是郑强的太太,郑彦的母亲。”

    那不就是刘阿姨吗?

    在乔依然小时候,刘阿姨对她可好了,经常给她买糖果吃,她可喜欢温柔美丽的刘阿姨了。

    “刘阿姨,您好,我是依然。”乔依然担心在客厅里讲电话影响顾澈接受爷爷深刻的思想教育,就走到了花园里。

    那个电梯楼都已经初现形状了,只差外面的装修了。

    刘芷语忍住心里对乔依然的怒气,平静地说,“依然,明天我们见个面吧,具体地方我待会发信息给你。时间不早了,我先休息了。”

    “晚安,刘阿姨,明天见。”乔依然乖巧地说完了电话,又朝客厅里望了望,只见那古董座机已经放在原位上了,顾澈正苦着一张脸依靠在沙发上。

    乔依然得意地哼着小曲经过他,就被顾澈拖进了浴室,“小东西,想当妈妈,这还不容易吗?”

    “嘶,嘶”两声,乔依然的衣服就成了碎片被丢在了地上,她下意识地就捂住那关键的三点,“你又想硬来,小心我再跟爷爷告状。”

    顾澈把她抵在浴室的墙上,捏着她下巴照着她唇形,吻了一个心型,他嗓音低沉,“我没诚意生宝宝,嗯?”

    说话的同时,乔依然皱了皱眉头,身体不由得颤抖了一下,随即一股酸胀感侵袭着她全身,她捶着顾澈坚硬的胸肌,“你出去,出去。”

    “老婆,这样才能更容易怀上宝宝。”顾澈捏着她双手,攫取着她嘴里的空气。

    乔依然抗拒着,“在你……”

    话才说几个字,就又被封住了嘴,不知道过了多久,乔依然只觉得她身子都快散架了,才被顾澈抱回床。

    她休息了很久,盯着天花板才出声,“我吃了一颗长效的避孕药,至少三个月是不会怀孕的,如果这三个月你还没能爱上我,我就继续吃……”

    为什么感觉有一道冷光恨不得掐死她,乔依然不再做声,而是转动着头看到了顾澈那透着凶狠的猩红眸光,她缩了缩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你敢再吃那玩意,我就让赖柏海把洗胃机送到家里来。”

    胆怯的乔依然忍不住又问,“你就不能尝试着爱我吗?心里那个女人真的不能忘记吗?老公,我这么爱你,你就真的忍心不爱我吗?”

    把胆小的女人搂进怀里,顾澈嗅了嗅她身上的清香味,“男人都是用爱这个幌子哄女人上床。我们都已经这样了,我也没必要拿那些来骗你。”

    这个小东西怎么就这么执着,追他都追了半个月也没成功,居然还不放弃。

    “骗骗我行吗?只要你说你爱我,哪怕只说一次,我就心甘情愿给你生孩子,以后也不烦你了。”乔依然抚摸着顾澈的下巴,她都已经迈了九十九步半了,最后半步他总该愿意走吧。

    可顾澈只是淡淡说了一句,“睡吧。”

    哼,居然连骗她的想法都没有,乔依然气死了,她转身,只留个背影给顾澈,还把他放在她柔软上面的手打掉了。

    “如果我们俩不是有那张结婚证,我们这样子就是典型的那什么泡友。”

    “既然不想睡,那就干点晚上做的事。”顾澈再次把乔依然给扑倒了。

    第二天,乔依然起床后看着满脖子的吻痕,心里有一丝悲哀,他不愿给她爱情,却一再跟她做着这种最亲密的事情。

    胡思乱想了很久,她也没找到一条合适的丝巾来围住脖子上那让人想歪的痕迹,她今天可是要见长辈的,最终只得穿上了一件长袖的高领裙子来遮挡那些痕迹了。

    到了临出门的时候,保镖拦住了她,“太太,没有顾总的命令,您是不可以离开别墅的。”

    如果时光可以从来,乔依然宁愿去睡天桥底下,也不要嫁给顾澈了,这个男人实在是有病,还真打算把她圈养起来了吗?她又不是猪圈里的猪仔。

    直到乔依然跟顾澈详细汇报着,“老公大人,我要出去见个长辈,我们约好了在东艺会所见面,晚上可能不会回家吃晚饭,请问,我可以出去吗?”

    既然约好了刘阿姨,她就不能迟到,只得好言好语跟顾澈交待清楚。

    “东艺会所?你下午几点结束。”他翻开日程表瞟了瞟,下午好像有个行程也是去那里。

    “不知道。但是你不让我去,我就决定让爷爷来带我出去。”乔依然神气地讲着电话,有了后台的女人就是底气足。

    这个小东西就是缺调教了,蹬鼻子上脸的,“去吧。”待会他再去把她给拎回来。

    东艺会所里。

    临海的座位上,屏风把她们和公众区隔开了。

    乔依然把在来的路上买的椰蓉酥递给了刘芷语,“刘阿姨,我记得您很喜欢吃这个的。”

    “谢谢。”刘芷语客气地道谢,却没有接过乔依然手上的东西,“人年纪大了,口味也变了,我已经很多年不吃椰蓉酥了。”

    “这样啊。”乔依然尴尬地把椰蓉酥放在了角落处。

    望着亭亭玉立的乔依然,刘芷语万万没想到小时候毫不起眼的小女孩现在居然是dl集团的总裁夫人了,不过她是谁都好,都不能碍着她宝贝儿子。

    “顾太太,听说你怀孕了,恭喜。”刘芷语从手袋里拿出了一个红包,推到了乔依然面前。

    这声“顾太太”,让乔依然觉得很生疏,“刘阿姨,您叫我依然就好了,这个红包我……”

    “收下吧。既然已经怀孕了,就别再缠着我们家阿彦了。”

    “刘阿姨,您这话我听不懂,什么叫我缠着童哥哥了?”

    “还请顾太太叫犬子的大名郑彦,什么童哥哥的,我不知道你在叫谁。既然你都结婚了,就该懂点分寸,和未婚小伙子纠缠对得起你老公吗?”刘芷语雍容华贵的外表让乔依然觉得很陌生,这哪里还是那个温婉的刘阿姨啊。

    “您应该是误会了,我跟童……”乔依然就不明白了,为什么旧街坊见面却是这样的局面。

    “我误不误会不重要,很显然,你老公顾总已经误会了,他都解除了跟郑氏地产的合作,公开向全球招标了,郑氏地产前期的投入全都打水漂了。”昨天郑强可是对郑彦发了好大一通火,要不是她挡着,那皮鞭就抽到了郑彦的身上。

    乔依然摇头,“怎么会这样,我老公他是个公私分明的人……”

    “你自己不检点就算了,我们阿彦的人生才不允许被你玷污。这些钱,你拿着吧,以防万一。”

    刘芷语站起身,居高临下望着乔依然,“你们结婚顾总既不对外公开,又不举行婚礼的,想必他也是觉得你这种出生的人配不上他,说穿了你就是他众多床一一伴之一,小三小四小五你可能还排不上号?该不会傻到以为他会娶你吧。”

    “不是这样的……”压根就没有乔依然说话的余地,她明明是顾澈的合法妻子,他们都有结婚证的啊。

    刘芷语再次打断了乔依然,“大家给顾总面子才叫你一声顾太太罢了,小姑娘别成天做白日梦嫁豪门了,想嫁豪门等下辈子吧。”死丫头,才不会给你机会把阿彦当备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