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章 所谓浪漫
    :

    “妈,我还没跟您自我介绍吧。”乔依然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又清了清嗓子。

    她把双手背在身后,像足了跟老师做着报告的学生,“我叫乔依然,今年22岁,我在嫁给顾澈之前是一名幼儿园的老师,我现在跳槽去了dl,是一名小职员。”

    然后,乔依然瞟了瞟顾澈,顾澈以为这个小东西要跟他妈妈告状了,他站在一旁静静聆听着接下来她的喋喋不休。

    “我很感谢您生下了顾澈,他对我很好,我也很爱他。我希望您能保佑他健康,快乐。”乔依然说完,便双手合十地敬着香。

    居然没说他**的坏话,也没说他脾气差的坏话。

    看样子这头小白眼狼总算长大了。

    轮到顾澈上香的时候,他在心里对着他妈妈说,“妈,我马上就要去和依然领结婚证了,希望在天堂的您,遗憾可以少一点,我这辈子都会护着她,让她快乐的。”

    下山的时候,乔依然有些恋恋不舍,她总觉得顾澈的妈妈好孤单。

    回到车上的时候,乔依然有些好奇地问,“老公,妈是怎么过世的?”她仔细看过墓碑,当年顾澈的妈妈去世的时候,顾澈才15岁,尚未成年。

    失去母亲,这对22岁的乔依然来说,都是一想到就觉得心口发麻的疼楚。

    虽然她的妈妈是个超级不称职的妈妈,可有妈妈的孩子还是很幸福,就算被柳正荣骂,她也觉得幸福,至少你是被关心的。

    15岁的乔依然正处在青春期焦虑的年代,看不到未来,害怕着当下,每天过的胆战心惊的,但柳正荣直接吼她“怕死难道就不活了吗”,她觉得很受用,这是来自一个凶悍妈妈的关心。

    15岁的少年失去母亲的时候,一定会很难过吧,他青春期的茫然与烦恼,没有妈妈在一旁指点,是不是过得很艰难。

    那时候的他,会不会很羡慕别人有妈妈,他没有?

    他思念妈妈的时候,是不是很难过,他是怎么克服的?

    想到这里,乔依然就替顾澈觉得难过,她用手背抹着泪,顾澈叹了口气,“怎么好端端哭起来了?这么想知道妈妈的事情。”

    “嗯,想知道妈妈的事情,更替没有了妈妈的你难过。老公,我心疼你,那么小就没有了妈妈,如果是我,我一定会哭死。”

    有了上次碰方向盘撞车的事情,乔依然虽然很想摸着顾澈的手,安慰他,以后他还有她,但她害怕再次出事,便把手给收了回去。

    顾澈减慢车速,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背,“傻瓜,都过去了。”

    真是个多愁善感的女人,要是她知道他妈妈当时去世的惨烈情况,估计就会被吓得睡不着了吧,那么不愉快的事,就不要让她知道了。

    “老公,对不起,明明是我安慰你的,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你安慰我。”乔依然扯着抽纸擦着眼泪。

    “我真的好没用,好爱哭。”

    “女人不都是多愁善感的吗。”顾澈把车停在路边,搂着哭成泪人的乔依然入怀,给她轻轻擦拭着眼泪,“有事情老公给你顶着,你不需要很能干。”

    窝在顾澈的怀里,乔依然渐渐停止了哭泣,但她还是觉得心酸,“妈,那么年轻就走了,我也挺替她难过,三十多岁的女人正是人生灿烂的时候,说没就没有了。”

    “嗯,妈妈去世之前事业也做的风生水起的,当时整个顾氏就是靠她撑着,只是可惜顾海峰在外面有了家,妈妈她不堪忍受,选择了极端的方式结束了生命。”提起往事,顾澈心里很不好受。

    如果,当年他有能力救下妈妈,那该有多好,保护不了妈妈是他一生最大的遗憾。乔依然感受到抱着她的人更加用力了。

    “妈妈年轻时,也跟你一样,傻乎乎的,很爱笑,也是一个爱情至上的女人。”顾澈吻了吻乔依然的额头,她正乖乖地认真地听他说着往事。

    她好像对他的过去很感兴趣一样,顾澈继续说着,“家里的连理枝就是为了纪念她和顾海峰的爱情,爱吃樱桃是因为顾海峰追妈妈的时候说过樱桃和‘cherish’发音很像,他想一辈子珍惜妈妈。”

    “好浪漫哦,老公你都不会做这些。”乔依然听完有一种少女心膨胀的感觉,她仔细回想着顾澈有没有这么浪漫的时候。

    答案是没有,一个连送婚戒都凶巴巴的男人,还能指望他有什么浪漫。

    “乔依然,你居然把我跟一个渣男比较,你们这些女人就是喜欢那些花架子。”顾澈松开了乔依然,冷厉的眸光扫过她,又给她系上了安全带。

    真是个爱生气的男人。

    “老公,你是实践派的浪漫,会吼着我系安全带,吼我不许跑步要爱护脚,吼我要珍惜生命不要乱碰驾驶员的方向盘。”

    为了不惹生气的男人,乔依然可是绞尽脑汁了呢。

    真是个知足的女人,顾澈勾了勾唇,但细细一想又觉得不对劲,“你怎么把我说成个暴力狂一样,动不动就是吼你干嘛干嘛的。”

    乔依然探究地回望着,那眼神仿佛在反问,“难道不是吗?”

    “乔依然,难道一个男人总是把爱啊,情啊,放在嘴边才叫浪漫吗?”真是个肤浅的女人,顾澈冷嗤着。

    真不知道顾澈以前是怎么谈恋爱的,他怎么一点都不了解女人,乔依然看着他想了想,那些女人又有几个是真心爱他的人,而不是爱他的钱和地位呢。

    其实顾澈也挺可怜的,就连自诩为真心的她,起初还不是因为钱才嫁给他的。

    这是一个从小就缺乏爱的男人,在青少年感情形成时期又遭受了母亲的突然离世,难免就更加不懂得感情。

    “老公,你凶一个女人,至少对我来说,我会怕,我会觉得你讨厌我,我不会把这些与浪漫联想。”乔依然循循善诱着,就像在幼儿园时候教小朋友认识这个世界一样。

    这句话乍听起来很正常,可是细细听来顾澈就觉得不对了,尤其是想到乔依然之前说的他的浪漫。

    “乔依然,你竟然敢撒谎,你刚刚明明说我吼你是浪漫,现在又这样说。你倒是学会了撒谎。嗯?”

    这是个蠢女人,才说过的话,就马上自我戳破,不过这样子才好玩,顾澈发现他很喜欢看着乔依然犯傻。

    或许是看着顾澈心情不错,乔依然壮着胆子说,“你要让一个女人觉得浪漫,你得按照她接受的了方式来,就比如你明知道我想要婚戒,你就是不理睬我的暗示,然后又偷偷给了我一份更大的惊喜,更大的钻戒,这就是我能接受,也是我喜欢的浪漫。”

    乔依然想表达的是她很开心顾澈能读懂她心里对婚戒的渴望,没曾想到这个不懂浪漫的男人直接说出一句,“如果钻戒小,你就不会觉得是浪漫,而是生气了。”

    简直就是鸡同鸭讲,乔依然生气地别过身躯,盯着那一幕幕倒退的树林,她怎么就跟他讲起了浪漫了,一定是她脑子进了水。

    一个动不动就发脾气的臭男人,他能懂个什么浪漫,乔依然你就认命吧,谁让你喜欢这样一个男人的。

    “顾澈,不如我们今天不要去领结婚证了。”

    :最近有小伙伴说么有以前好看了,所以我检讨了一会,修改了一会,才发出来,可能还是会让你们觉得不是太好,但我会尽量努力充实自己写出更好的文,谢谢你们的支持与意见。不妨进书友群仔细跟我说说,群号是20694530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