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8章 让她发抖的白衬衣
    :

    乔依然以为顾澈下一步就要扑向她了,她别扭地用被子捂住了头,他怎么能什么时候都记得要做那事。

    可等了一小会,被子依旧在她身上,她从被子的角落往外看的时候,头顶响起一阵低沉的声音,“自己老公,不用偷看。”

    “你……”你了好久,乔依然说不出一句话,顾澈就那么大方地不着任何衣物站在她面前站了几秒,惹得乔依然尖叫了一声,“流氓”,他才进了浴室。

    乔依然脑海里尽是刚才顾澈不穿衣服的画面,她觉得她是没救了,躺在床上尽是胡思乱想,她把地上顾澈刚刚脱下来的衣服捡了起来,没细看,就放进了洗衣袋里。

    “老婆,给我拿条浴巾。”浴室的门就那么被打开了,湿漉漉的顾澈的站在浴室的门口,痞痞地看着正弯腰在地上给他收拾着脏衣服的女人。

    这样的画面,好像小时候他妈妈给他收拾着满屋子的玩具。

    “好,马上。”乔依然打开了其中一个衣柜,却没看到浴巾,“老公,是放在哪个柜子里啊?”

    而顾澈就那么直勾勾看着自己老婆,就是不告诉她浴巾在哪里?

    “怎么这么笨?就这么几个衣柜。”

    “哼。”乔依然背对着他翻着白眼,小声嘀咕着,“有本事你别叫我,自己出来拿啊。”

    这个男人真是讨厌死了,就只会欺负她,不过想着她老公从天而降地来救她,她趴在衣柜里找浴巾的时候,嘴角上翘的弧度很大,心里也甜丝丝的。

    直到她发现了一件女士的真丝睡裙,她的笑容就僵住了。

    那大胆的蕾丝镂空造型,在关键部位全是透明网格,压根就不是普通睡衣,一看就不是她的睡衣。

    顾澈他竟然还留着别的女人的睡衣。

    刚才对顾澈的感激,全部被这件睡衣带来的震撼给打碎了,她停下给他找睡衣的动作,转过身,语气带有强烈的不满,“顾澈,你让那个不正经的女人来给你找浴巾。”

    乔依然杏目圆瞪,把那件真丝大胆睡衣朝着顾澈的头砸了去。

    湿漉漉的顾澈用一根手指挑起那单薄的真丝睡衣,似乎懂了什么,他又看了看气呼呼的乔依然,她身上那两团柔软正一上一下运动着。

    “顾太太,这件睡衣没准就适合你呢?”顾澈边说,还边拿着那真丝睡衣在她面前比划着,“我觉得顾太太身材要更为丰满一点,这件穿起来,或许有点小。”

    乔依然凝着顾澈并不想解释睡衣的事,还轻佻地想脱她衣服,她往后退了好几步,死死护着她自己,“你少拿那些脏女人的衣服给我穿。”

    “脏女人?”顾澈赤着脚,一字一顿,嘴角上扬。

    他湿漉漉的头发往脸颊上滴着水珠,是他的轮廓看起来更加迷人了。

    那水珠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调皮,顺着他精壮的肌肉,一点点顺着他脖子流到了他拥有六块腹肌的腹部,然后就是那个长相丑陋又只会对乔依然作恶的小伙伴了。

    “用了那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到吧。”顾澈注视着他小妻子,她正紧盯着他未着衣物的躯体。

    如他所愿,他小妻子“刷”地一下那张小脸就通红了,支支吾吾半天酒水说不出话来。

    “你……我……”,乔依然被逼到了墙角处,他俩的距离是越来越近了,他身上淡淡的薄荷味侵袭着她的人和她的心。

    “想我?还是它?”顾澈毫不客气地搂过乔依然的腰,顺着她耳朵一直咬到了她脖颈处。

    “恩,你放开,我干嘛要想你。”乔依然逃脱不了他的禁锢,就只好飞快地在脑海里想着说辞,难怪他都不告诉她有这个游轮的存在,原来是留着这艘游轮跟其他女人鬼混。

    “顾太太,诚实才是好品质。”

    望着顾澈走过的地方,尽是水渍,乔依然皱了皱眉头,顾澈立马给她抚平了,“有什么事你老公给你摆不平的吗,有什么好愁的,再皱眉头,小心我揍你。”

    乔依然才懒得跟这个只会耍流氓的男人讲道理呢,她用下巴指了指地上,“喏,我看地板上的水呢,谁看你那东西,丑死了,我看了怕眼睛瞎。”

    “乔依然,你少到我面前骗人,小心你未来一星期都下不了床。”顾澈不由分说地扒掉了她身上的衣服,又给她套上了那大胆的真丝睡衣。

    “我不穿,顾澈你恶心不恶心,跟其他女人穿这件乱来,你还穿我身上,你不觉得恶心,我还觉得变态。”她真是越来越看不透顾澈了。

    他为了她不惜得罪潘家的人,那多少心里都是有她一点位置的吧,为什么就要给她穿上别的女人穿的衣服,他究竟背着她在外面有没有女人。

    “顾澈,你跟其他女人在床上乱来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你对得起我吗?”

    那关键部位都是镂空的真丝睡衣,格外方便顾澈肆无忌惮的为所欲为。

    他大手拖住一侧的柔软,邪肆地在她耳边呢喃了一句,“上次在衣柜没有道具,顾太太好像不尽兴,这么生气是不满意这件礼物吗?可是我很满意赖柏海送的这件礼物。”

    “什么?礼物?赖柏海?”乔依然突然想起了那晚他被赖柏海藏在顾澈壁球室衣柜的时候,赖柏海说过日后要送她战袍的。

    似乎,是误会了顾澈,可她装着还不懂的样子,“谁知道你跟几个女人说过这样的话。”

    “乔依然,你就是欠收拾了。”顾澈把她挤在墙角,直接吻上了她的唇,又把她翻了个身,强硬地让她感受到了他的力量,他啃噬着她的后脖颈。

    “你,就不能,恩,温柔点吗?”乔依然紧张地抓着墙壁,她觉得她就像一块浮木飘在海洋上,急需一块浮木。

    她的手胡乱抓着墙,还有伸手就可以触摸到的窗户。

    “热?”正在辛勤耕耘的男人握着她无力的小手,推开了那窗户,于是整片蓝天和海洋出现在他们眼前了。

    有一对海豚还在不远处顽皮地跳着舞,“老婆,海豚也在为我们加油。”

    “关,关,上。”乔依然只觉得羞愧不已,外面还是大白天的,可他们却正做着这种本该晚上躲在被窝里做的事。

    顾澈拉住她想关窗的手,他趴在她背后却更加用了,不断啃咬着她白嫩的脖颈。

    窗外是那对海豚亲密嬉闹的画面,窗内是一对男女相互纠缠的画面,好不热闹。

    过了许久,终于在海豚欢快地长鸣一声之后,乔依然只觉得双腿发软,闭眼摊在了身后男人的怀里。

    当乔依然醒来的时候,她一睁眼就看到了地上全是他们的衣物,她害羞地想起了睡之前的画面,又忍不住偷偷吻了吻身边的男人。

    凝着顾澈望了好一会,她才离开了顾澈的怀抱,把地上两人的衣物拿进去浴室了。

    她把身上洗干净之后,就开始洗衣服了,首先就是浸泡顾澈的白色衬衣,只是碰到他白色衬衣的时候,乔依然的手就开始发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