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3章 别问为什么纯属钱多
    :

    养女?

    乔依然咋舌,她没做声,一时半会她也以为是资料错了,但是仔细对照了一下她爸妈的身份证号码,现实摆在她眼前,她不得不信。

    她不知道是怎么回去她爸爸病房的。

    为什么一下子就成了,她不是她爸妈的女儿了?

    明明她跟她妈妈年轻时候几乎长得一模一样,怎么就不是他们的女儿了?

    乔志远看着自己女儿倒水的时候,热水都溅到了她手上也没倒到杯子里,急的他拖着病躯艰难地就下了病床,连拐杖也没拿。

    他的右腿本来就不利索,加上这次车祸,走路对他来说就是煎熬,他忍着疼朝乔依然跑了过去。

    他仓促着急地问着,“有没有烫到,赶快去用凉水冲冲,这么好看的手万一起了水泡就不好看了。”

    望着眼前这位这么关心自己的中年男人,眼圈红红的乔依然,直看着他眼泪刷刷地往下掉。

    “依然,是不是好疼?你别怕啊,爸爸给你用冷水冲冲,涂点药就好了,别哭了哈。爸爸给你吹吹。”

    乔志远一心只关心自己女儿的手上被烫成什么样了,压根就没注意到地上的水渍,当他着急挪动脚步想带乔依然去用凉水冲手时,才走了一步,便被滑倒摔在地上了。

    乔志远摔在地上,头部又磕到了墙,疼的他脸上都痉挛了,但他还是第一时间问着,“依然,依然,你站着别动,地上滑。等我起来,我扶你走。”

    从小到大诸如此样的场景不胜枚举了,爸爸明明对她这么好,怎么可能不是亲生的。

    “爸爸……”乔依然六神无主又吃力地把乔志远给扶了起来。

    “爸爸……”她想跟他说“我可能不是你的女儿,你可以不要对我那么好”,他明明都受伤了,为什么还要这么关心她。

    乔志远让护工进来把水渍也擦干了,医生也给乔志远重新检查了一遍,把他摔破的手也包扎好了。

    乔志远见到自己女儿还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安慰着她,“你看我现在都可以不用拐杖了,依然,你该高兴了呀。”

    “爸爸。”乔依然今天就是很想叫他,她怎么可能不是亲生的,他爸爸对她这么好。

    如果不是亲生的,那年他怎么能够豁出去他自己的命而救她呢。

    越想越觉得一定是哪里出错了,可能是血型标签贴错了。

    这天,乔志远总觉得乔依然心不在焉的,便让她早早地回去了,她也害怕露出破绽让她爸爸难过,便很早就回了她和顾澈在医院的住处。

    一个人呆着她就爱胡思乱想,想的她头疼极了,连澡也没洗就睡了,还是顾澈回来后抱着她去洗了澡。

    “老公,我今天好累,我有点不舒服,今晚我不想那个。”重新回到被窝的乔依然只想赶紧睡着,她一清醒,就会想起她和她父母的血型,还有护士说的话。

    顾澈见到他小妻子恹恹地,他也舍不得折腾她了。

    把她搂在怀里,他在她额头轻轻吻了一下,“是不是每天照顾你爸爸太辛苦了,事情你尽量让护工做,你就陪他说会话。”

    “嗯。”怀里的女人就淡淡地应了一声,便又背对着他了,她需要一个人冷静一下,她还没想好要跟顾澈说这件事。

    可不在他怀里,又睡不着,过了几分钟,她又转身往他怀里钻,还紧紧搂着他的腰,像是很怕失去他一样。

    顾澈轻轻拍着她的背,渐渐地,乔依然就睡着了。

    梦里重现了那口枯井,那个偏僻的地方,还有那群坏人。

    半夜,顾澈听到怀里的女人一直在叫,“爸爸,爸爸,不要,爸爸,呜呜……”

    睡意深重的他打开灯,给她把脸上冷汗擦干之后,又拍着她后背哄着,“别怕,老公在,老公在。”

    顾澈有些哭笑不得,他觉得他是娶了个祖宗回家得回家伺候着,不知道这小东西又是为什么会这样,半夜做梦都在叫爸爸。

    第二天起床后,顾澈问乔依然,“是不是你爸爸的病情加重了,你昨晚哭着一直叫爸爸。”

    脸色不好的乔依然,低着头看着她自己的脚,“我爸爸昨天摔在地上了,我有点担心而已。”

    “康复中走路协调性不好是正常的,让护工看紧点,有事直接跟我说,别怕,有你老公在,天塌不下来。”顾澈把那低着的小脑袋抬起来,忍不住亲了一口。

    他的小妻子早上起来的时候,整个人还是迷迷糊糊的,连眼神也格外的迷糊,让他忍不住就想品尝一下。

    她舔了舔被顾澈吻过的嘴角,小手按在他心脏的位置上,“老公,你说我,我是说万一,万一我们以后的孩子,不是你亲生的,你会不会对她很好。”

    “乔依然,你是不是一大早又要犯蠢了。”顾澈捏着她下巴,他手上的力气有点大,“你这辈子都只能跟我睡,你说的这种事不可能发生。”

    下巴被捏的很疼的乔依然,求饶着,“疼!老公,我就只是问问你嘛,除了你,我也不想其他男人碰我。”

    将信将疑的男人并没有就此打算放过她,顾澈最近一直都很忙,他觉得最近乔依然都在医院,保护乔依然的保镖也减少了几个,也没有让人继续拍她见过哪些人了。

    所以,从昨晚开始怪怪的女人,让他起了疑心。

    “我是打比方,昨天在报纸上看到了一个报道说一对夫妻养了十年的孩子,最近才发现是护士抱错了孩子。所以我也好怕我们遇上这种事,孩子养了十年,那肯定是很有感情了吧,可又不是亲生的,好难选择。”

    “这种事不会发生在我们身上的,赖柏海只给你一个人接生而已,就算不找他接生,我也会包下一层楼让你专心生,别成天胡思乱想。”顾澈瞪着他小妻子,语气冷冷的。

    这么个小东西,还真是爱瞎操心。

    乔依然继续着话题,“老公,你说,如果那事是发生在你身上,你会怎么办,应该会很伤心吧,毕竟养了那么多年,居然不是自己亲生的。”

    “我会把我亲生的找回来。”顾澈可不想跟她继续这个没营养的话题,可是他的小妻子像是很感兴趣一样,“那抱错的那个呢,会送走吗?会不要她吗?”

    “怎么可能不要,亲生的,抱错的都要。如果不要那个养了十年的孩子,你乔依然岂不是会把眼睛哭瞎了。”

    顾澈看着她嘴角蠕动,他不想再跟她继续这个话题了,“别问为什么,纯属钱多,又娶了个小傻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