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8章 媒婆的台词被抢
    :

    任叔叔要买的衣服牌子很集中,那两牌子挨在一起,当她手上提着两个购物袋后,又在挑着羊毛衫的时候。

    身后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这款太老气了,给你爸穿还行。”

    随后,她手上的购物袋就被提走了,乔依然冲着顾澈笑了笑,“不是给我爸买啦,是给任叔叔买的,不过你倒是提醒我了,待会我们吃完,给我爸买点厚衣服回去。”

    “嗯。”顾澈瞟了瞟那购物袋里的衣服,款式普遍有点老气,一看就不是买给他的。

    莫名地就觉得心里不平衡的男人说,“难道我还生活在夏天。”

    正拍着照跟任叔叔沟通款式的乔依然,她手指顿了顿,“我没听错吧。”

    然后,她嗅了嗅顾澈身上的味道,“一股子酸味。”

    任叔叔倒是很快就回复了乔依然,他同意买乔依然看中的这款。

    帮任叔叔买衣服倒是很简单,只要款式不花哨,沉稳点,他都同意,乔依然本着这个原则,很快就给任叔叔买好大部分的衣服。

    被这个笨女人戳穿心思的顾澈,暗自在心里嘀咕着,这个女人就不会把这话放在心里说吗,真不是个聪明女人。

    “任叔叔是谁?”不想被她嘲笑。

    乔依然让服务员把衣服给包了起来,她才回答顾澈,“做义工认识的一个叔叔,人很优雅……”

    “是谁同意你在外面认识男人的,以后不许再见面了。”他的女人干嘛要去关心别的男人。

    但顾澈还是抢在乔依然付钱之前把卡给递出去了。

    乔依然忍不住笑,看着顾澈那吃醋又还是主动付款的举动,她拍了拍他胸口,“我是你的,永远都是你的。”

    “知道就好。”顾澈输完密码,把卡给收进钱包之后,又顿了顿,掏出几张卡,又夺过乔依然手里的钱包给塞了进去,“里面有张美幕的购物卡,没上限的。”

    她也没多想,虽然她不想花太多他的钱,但是也不想在外面跟他又因为这个而发生争执。

    “老公,那是个很可怜的叔叔,他唯一的女儿去年因车祸去世了,我们是做义工的时候认识的,我看他一个人住院挺可怜的,所以就帮他买东西了。”像是怕顾澈没有足够普的同情心,乔依然又补充着,“还是位丧偶得了风湿的叔叔。”

    对乔依然,顾澈有时候觉得她的世界真单纯,他想着反正有人在暗中保护着她,倒是也不怕出什么意外。

    看着没什么表情的顾澈,乔依然一时拿不定主意了,男人怎么也这么爱吃醋。

    “去吃饭。”顾澈拎着乔依然刚满的东西,牵着她走了。

    没有再次警告,那是默认了吗?

    “那你是同意了我以后再见任叔叔吧,老公,我就知道你是最好的。”乔依然歪着头开心地看着他,又用另只手抱着他的胳膊。

    其实他外表酷酷的,内心还是很暖的呀。

    “走路看前面。”顾澈摇了摇牵着她的手,这种坏习惯,要什么时候才能改掉。

    “嘿嘿。”对着顾澈又傻笑了好几下,乔依然软糯糯的说,“有我老公在,摔不着我的。”

    望着垂眸凝着她的男人,她又认真地保证,“我一个人走路的时候,肯定会看路的,我害怕截肢嘛。”

    只见顾澈一副“这还差不多”的眼神,乔依然感叹着,真是个傻男人,在你看不到的时候,我不看路你也不知道啊,总说她笨,看样子他也聪明不到哪里去嘛。

    像是洞察到了乔依然内心的自白,顾澈看着前方,意味深长说着,“到时候被抓到现行了,别哭。”

    “肚子好饿哦,马上就要到餐厅了。”乔依然装着听不懂的样子继续跟顾澈嬉皮笑脸的。

    餐厅里,高雅澜已经让服务员重新换了一拨菜,所以当顾澈和乔依然来的时候,桌上的菜都还是热的。

    高雅澜依旧是优雅万千,坐的笔直笔直的,一副像是要跟人较劲的模样。

    方睿霖感觉今天的高雅澜整体都怪怪的,或许她想明目张胆出击了吧。

    只是他不忍心告诉她,她是一定会输的那个,那晚顾澈在跆拳道馆说的那些话,方睿霖替她委屈与不值。

    “原来你们去逛街了,吃饱了逛不也是逛吗?”

    刚才的一切啊,乔依然真心的连头也抬不起来了,她选择暂时性低头哑巴,反正还有顾澈那个脸皮厚的顶着。

    过去了那么长的时间,顾澈连西装都换掉了一套,高雅澜又想起她在女洗手间门外听到的顾澈声音,她心里犹如猫爪子在抓一样。

    难过,恨意,委屈在高雅澜心里蔓延。

    高雅澜明目张胆望着顾澈,她甚至希望乔依然赶紧发现一些异常才好。

    “留机会给你们两位,才子佳人,不是刚好凑一对吗。”顾澈一边说,一边给乔依然张罗着吃的,“依然,你说我说的对吗?”

    万万没想到顾澈会这么直白讲出来的,乔依然一时半会倒有些不知道要如何收场了。

    可转念一想,由他直接挑明也好,免得她对方睿霖要各种暗示了,“非常对,我是觉得方董为人很不错,是个值得托付终生的好男人。”

    然后乔依然又对高雅澜说,“雅澜姐,既然你也认识方董,不如你们两人好好尝试着接触一下,说不定有火花呢。”

    高雅澜淡淡一笑,随后喝了一口红酒,她看着顾澈和乔依然说,“依然,这是你的意思,还是阿澈的意思。”

    阿澈?

    乔依然愣了会,又看了看高雅澜,又看了看顾澈,像是突然恍然那大悟般,“咦,雅澜姐,你以前应该跟顾澈认识吧,你都认识方董。”

    “不熟。”这是顾澈简单的解释,“高小姐,以后还是叫我顾先生比较好。”

    “你这人这么这样,怎么这么见外。”乔依然咬着牙低吼着,然后又笑脸看着高雅澜,“别理他,成天爱端着臭架子,就叫他阿澈。”

    顾澈真想捏死她算了,就没见过这么蠢的女人。

    坐在一旁看好戏的方睿霖隔空端着酒杯朝顾澈敬了敬酒,然后抿了一口红酒,对坐的顾澈也相继抿了一口。

    像是逮着机会了一样,乔依然连忙对高雅澜说,“雅澜姐,你看方董都喝酒了,待会回家,你送送他,毕竟喝了酒就不能开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