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6章 甜蜜与雪上加霜
    :

    电话里居然响起了今天让高雅澜异常反常的声音,那是来自于乔依然的声音。

    没有高雅澜的回应,乔依然更加着急了,“雅澜姐,你怎么了,是不是下大雨,车子出了什么问题啊,你现在在哪啊,要不要我过去啊。”

    “老公,雅澜姐可能遇上麻烦了,我们赶快去看看,她电话接通了,一直又不说话,真是急死人了。”

    正给乔依然拿着睡衣的顾澈,顿了顿,他还没转过身,乔依然就小跑到他面前,扬着手机在问,“你听,压根就没有声音,可是正在通话中呢?要不要报警啊,老公?”

    那手机分明就是顾澈的,他挑了挑眉,看着乔依然手上的手机打开了免提,可是电话里没有高雅澜的声音,倒是有这苏嘉怡压低着喉咙说话的声音。

    这是怎么回事,顾澈大概是知道了,“你是不是打错了,你手机可是显示的是一串数字,一看就不是熟人。”

    “这是你的手机,不是我的,当然就没有雅澜姐的号码了,我手机刚才不是进水了吗,通话的声音都有点问题了,所以我才拿你的手机打电话啊。”乔依然快速地解释着,她又不停对着电话叫着,“雅澜姐,雅澜姐,你还好吗?”

    “老公,你给方董打个电话问问,他俩还在一起吗?”乔依然直接把手机递给了顾澈,又想了想,“不行,雅澜姐那边还没挂,你用你那个对外的手机去打。”

    “既然跟睿霖在一起,不会出什么事的,放心没事。”顾澈瞧着乔依然手里的电话,眉宇间像是在酝酿着什么。

    正在电话那端紧握着手机的高雅澜,听着顾澈和乔依然的对话,她只觉得全身无力,尤其是手上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她无力地往后靠在了皮质沙发上了。

    他居然就这么不在乎她的安危了,曾经的他非要亲眼看到她到了房间才安心的。

    她手上的手机就那么“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苏嘉怡看着高雅澜从一开始的期盼到现在的落寞,她觉得一定是这通电话出了什么问题。

    当苏嘉怡才把高雅澜手机给捡起来的时候,才“喂”了一声,就听到了一个急促的女声生气地在质疑着,“你谁啊,你干嘛拿着雅澜姐的手机,她现在在哪里?你是偷了她手机还是捡了她手机,无论你是偷的还是捡的,都不应该把不属于你的东西带走,知道了吗?”

    “呦呵,你还知道这么个道理啊,原本不属于你的男人,你是不是也不该占着啊。”苏嘉怡可算是找到机会来教训一顿顾澈的老婆了,她了解高雅澜骨子里是个善良的人,所以这个恶人她来做好了。

    只是,她才迈出一步,高雅澜就苍白着一张脸,把手机给拿了过来,对着她摇了摇头,然后高雅澜又无力地坐回了沙发上。

    “刚才是我朋友,你不要介意”,高雅澜疲倦地抬了抬眼皮,看着苏嘉怡,她虚弱地闭了闭眼皮,像是在跟苏嘉怡道谢。

    她这个好姐妹,好闺蜜和好朋友,从来都是这样肝胆相照的,实在很不错。

    听到了熟悉的高雅澜的声音,乔依然皱着的脸这才得到了舒缓,“哦哦,只要雅澜姐,你没事就好,你朋友怎么脾气那么大啊,她为什么不高兴啊,跟男朋友吵架了吗?”

    高雅澜有些无奈,这个乔依然是真的笨,还是又在装笨,她难道都不会往她身上套一下吗,不过怎么都好,“或许。”

    “恋人之间吵吵闹闹也正常,我今天就跟顾澈吵了好几次,就我去洗手间,我们都……”他俩吵架事小,关键洗手间的事情就不方便说了。

    乔依然有些不好意思,就主动把话题岔开了,“雅澜姐,你现在跟朋友一起,你是到家了吗?”

    随之,她又胳膊拐了拐顾澈,“雅澜姐没事了,你先去洗澡吧。”

    “一起。”顾澈说话的声音很小,他在乔依然另一只没接电话的耳边说着话,那温热的气息喷洒在乔依然的耳廓边。

    如果没人在的时候,这种举动乔依然就会随顾澈任意为之,可是现在她在打电话,这个男人怎么永远都这么不知羞耻呢。

    乔依然红着脸,咬着牙看着顾澈,又轻轻对着电话说了声,“雅澜姐,稍微等我五秒钟。”

    她捂着电话,戳着顾澈坚硬的胸肌,“你要点脸行吗,我在打电话,你在干嘛呢,你今天把我关在洗手间做的那事,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他的胸肌为什么会这么发达,他还纹丝不动站在原地,她的手指头却差点折住了。

    这小女人教训人的样子一点也不温柔,顾澈不以为意看着她,“乔老师,你以前在幼儿园就是这种态度对小朋友吗?”

    乔依然没能看到顾澈那被教训该有的样子,她不悦地改用她手上的手机,戳着顾澈,“哼,我对小朋友当然是客客气气,对你这种人我就不需要客气了。”

    “幼儿园三岁的小朋友可是知道男孩子不能进女厕所的,你30岁的人了,你居然就那么大摇大摆闯进女厕所,你居心何在啊。”乔依然越说越激动,压根就没注意到手上的手机了,也就更没注意到听筒没被捂住了。

    可是那手机的触摸屏上,因为她越来越大力的捏压屏幕上的数字键,而发出了按键的响声,惊得乔依然“哇”地大叫一声,就停止了教训人的口气。

    “糟了,雅澜姐会不会全听见了,”乔依然惊慌失措地絮叨着,她把这一切都归咎于顾澈,她狠狠瞪了他一眼,就气呼呼坐在了沙发上。

    反观顾澈倒是无所谓的态度,她咬牙切齿地扔了一个抱枕砸他,不想不仅没砸到他,还被他伸出双手接个正着似得。

    明明就是生气砸东西,怎么就让他变成了两口子休闲娱乐跑东西玩的感觉了。

    她着急地跟高雅澜解释着,“雅澜姐,刚才的话,你是不是全部听见啦,你千万不要误会啦,我老公,顾澈,其实他不是那种变态狂啦。”

    “都是我去了洗手间太久,他担心我出事,就进去找我了,他为人其实很正直的,你以后看见他,千万不要带有色眼镜看他,好不好?”

    “我不会的,阿澈是个很好的人。”高雅澜都不知道她自己究竟是以一种什么样子的心情讲出的这句话。

    顾澈有多好,有多正直,有多值得人去爱,她高雅澜比乔依然明白一亿倍。

    “依然,没事,我就先睡了,我有点困了。”高雅澜敷衍着乔依然。

    这个女人,说的可以相信吗?

    难道今天她在洗手间外听到的声响,那发生的一切都是顾澈主动的?

    乔依然原本打算问完高雅澜到家没,再继续跟她讨论一下她跟方睿霖交往的事情,可既然高雅澜都这样说了,她也不好意思继续唠叨个没完了。

    于是她问着,“你今天不是有事情找我吗?后来也忘记问你了。”

    原本是有打算找她帮忙的,但是现在,她需要再斟酌一下了,“哦,没事。”她倒是有些后悔早上给乔依然发的那封邮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