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7章 她吹牛,他买单
    :

    回休息室的路上,乔依然一直偷瞄着顾澈,他一言不发的样子看起来情绪不高。

    她就乖乖地被他牵着,一句话也没有说。

    除了她想得到夫家的认可之外,另一方面,是因为她的身世,她很珍惜那种爸爸给予的爱,她很羡慕其他人拥有的父爱是他们真正的,不用像她这样提心吊胆的怀疑会不会自己爸爸那天发现她不是亲生的,就不要她了。

    默默无言的两人回了休息室,顾澈松开了乔依然的手,又给她在衣柜里找着干净的衣服,“你先去洗澡。”

    “老公,你不一起洗吗?你身上的汗贴在身上不难受吗?”乔依然把手伸到了他运动衣里面摸着,他虽然没有像她那么多汗,但是也流了不少。

    “我抽根烟,你先去”,顾澈整个人的情绪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可乔依然觉得他哪里有点不对劲。

    想了想应该就是吃饭的事情,“老公,我不去跟爸爸吃饭,我只是单纯想告诉他,我们打算要孩子这件事了。”

    “赶紧去洗澡”,顾澈把她送进了浴室,他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点了一根烟,却没有心思去抽。

    那袅袅的烟雾,也将他的思绪渐渐带回去了多年前,他又狠狠抽了几口烟,凝着那浴室的门发着愣。

    当乔依然出来的时候,她看着顾澈旁边烟灰缸里已经有了好几根长短不一的烟蒂,而他身上也已经洗完澡换好了衣服,他头发上还湿漉漉滴着水。

    “老公,你去哪里洗澡了,难道这个房间有两个浴室吗?”乔依然吃惊地望了望,又觉得不可能,这个休息室的空间可是一眼就望到头了。

    顾澈起身,缓缓走到了乔依然面前,摸了摸她头发,吹干了,“我在赖柏海的浴室洗的。走吧。”

    “你头发不吹干吗?”乔依然关心着,心静不好的人本来就容易生病,而且他还不把湿漉漉的头发吹干,这样就更容易生病。

    言毕,乔依然就转回身跑去浴室把吹风给拿出来了。

    过去,她只是单纯理解顾澈因为他爸爸对他妈妈的背叛,所以他们两父子关系才不好。

    现在,她得知了她自己的身世,也就更能体会顾澈的难受跟恨意了。

    他不愿叫顾海峰为爸爸,就像她自从得知她是柳正荣出轨后才生下来的,她除了不叫柳正荣“妈妈”之外,在心里也很自然地把“妈妈”和柳正荣屏蔽开来了。

    她对她爸爸有着很深的感情,所以对柳正荣的恨意才会那么大。顾澈对他妈妈的感情很深,所以他才视他爸爸为仇人。

    15岁的顾澈,应该也没有22岁的乔依然成熟吧,她当时接受那个骇人的消息时,她身边至少还有顾澈的照料。

    可那个15岁的少年呢,他当时难过无助的时候,身边有人给他安慰照料他吗。

    “你是打算把我头发给烤焦吧。”顾澈反手就把乔依然手上的吹风给关掉了,仍在了沙发上。

    从思绪中回过神来的乔依然,从后面抱着顾澈的肩膀,“老公,我给你按按肩膀吧,你每天都那么辛苦。”

    她柔弱无骨的手停在他肩膀上,现在是厚实的成熟男人肩膀,15年前应该是个单薄少年肩膀吧,这么多年他背负着恨意也很难过吧。

    对于她这种没经历过什么大事的人来说,得知柳正荣背叛她爸爸,就足以让她万念俱灰了。

    “滴滴”的短信提示音响了又响,顾澈把乔依然手机递给了她,她看着那些短信的发信人全是顾谦。

    “大嫂,我跟爸爸在大堂等你,爸爸说要等你吃饭,你想好要怎么应付了吗?”

    另一条就是,“爸爸说等不到你,就不回家了,大嫂,你能不能想办法跟我们一起去吃饭啊,我爸他有胃病的。”

    “大嫂,你要是先走了,就给爸爸打个电话,让他好死心,他这是守株待大嫂你啊。”

    “噗嗤”,乔依然笑了一下,又看了看时间,这个点的确要吃晚饭了,尤其是还有胃病的顾氏两父子。

    “老公,我们去吃饭吧,这个壁球馆有几个门啊,我们要不要走后门”,万一被顾海峰看到他们从大门出去,又不去跟他吃饭,那得多尴尬啊。

    顾澈理了理他头发,瞥了一眼乔依然,“我没有什么见不得人。”

    “好吧。”你是没有什么见不得人,可是伤害你爸爸就真的好吗,乔依然觉得顾海峰对顾澈还是有着很深的愧意,那像柳正荣做错事还趾高气扬活着。

    壁球馆的大厅里,顾海峰的视线才看到顾澈和乔依然,他马上就迎了上去,自己大儿子他是没办法去弥补了,就想着对大儿子好,对大儿子未来的孩子好,想尽一切办法对大儿子好。

    “阿澈,你放心,待会吃完饭,我会把依然安全送回去的”,顾海峰至始至终都是注视着顾澈,他忍不住邀请着,“你要不要跟我们也一起去吃饭,我已经让人把菜都给备好了。”

    顾澈没发火,对他来说就是进步了,人总是贪心的,顾海峰想着问问,说不准顾澈就同意了呢,虽然这个可能性很小。

    “老公,要不我们就一起去吃饭吧”,乔依然有点不忍心看着顾海峰被拒绝,但她固执的老公也不是一个听劝的人。

    “去哪?”顾澈简洁明了的两个字,就足以把顾海峰和顾谦高兴地不得了。

    激动的顾海峰忍不住揉了揉眼角,乔依然注意到了保养很好的顾海峰眼角也有了很多皱纹,毕竟是上了年纪的人,所以对亲情的渴望也更加强烈吧。

    生怕顾澈改变注意,机灵的顾谦马上说着,“前面路口向右转,直走三千米就到了,那餐厅的名字叫‘雅致私房菜’,大哥你就说爸爸的名字就好了,爸爸他已经点好菜了。”

    顾澈直接就牵着乔依然走了,她咽了咽口水,又望了望身后激动地用手帕抹泪的顾海峰。

    为了保险起见,乔依然问,“老公,你会跟我们一起吃饭的哦!”

    “你都吹牛要请他们吃饭了,我也只好去买单了”,顾澈瞅着她那张激动的小脸,如果不是她,他这辈子都不想再跟顾海峰一起吃饭。

    他这样跟顾海峰吃饭,会觉得很对不起天上的妈妈。

    谁让顾海峰现在是老爷子唯一的继承人呢,老爷子不肯认这个孙媳妇,顾海峰肯认这个媳妇就行,至少能在一定程度上认可她身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