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1章 不可以,谁都不可以
    :

    “你爸爸这刚出了车祸的人,你还把‘死’放在嘴边,你是不是不想家里平平安安了”,柳正荣的表情很狰狞也很恐惧。

    那个恐惧就想白天她要顾澈加强保护他们全家时候的那样。

    顾澈立马劝着乔依然,“乖,去刷牙。”

    “哼,去就去”,乔依然憋着气瞪了柳正荣一眼,乔志远数落着柳正荣大惊小怪的。

    犹如惊弓之鸟的柳正荣絮叨着,“她都是要当妈妈的人,还不懂事把‘死’放在嘴边,家里最近又不太平,我听到那个字我全身都不舒服。”

    顾澈越发觉得事情柳正荣在怕着什么。

    望着柳正荣咕噜噜灌了一大杯水,乔志远不断地对着柳正荣使着眼色让她收敛点,暗示着,“姑爷在,收敛脾气。”

    只听见柳正荣没头没脑说了一句,“我这是为了她好。”

    “赶紧去睡觉吧”,乔志远实在是拿柳正荣没辙了,为了避免两母女再吵架,只好赶快想办法把她们分开。

    他杵着拐杖,伸手拉着气呼呼又慌张的柳正荣,他小声问着,“你今天怎么就怪怪的。”

    “我不困,你先去睡,我坐坐”,柳正荣想着刚才在楼下遇到的那些陌生人和一车面目凶恶的人,她的心脏还在乱跳。

    陆松仁尽然赶尽杀绝到家里来了,柳正荣看着顾澈,又看了看乔志远,她不耐烦地赶着乔志远,“老乔,你先去睡,我有事要跟阿澈商量。”

    “赶紧去睡吧,阿澈都加班了大半夜,你别耽误孩子的休息了,有什么话明天不能说的”,乔志远担心古古怪怪的柳正荣跟顾澈说些乱七八糟的话,提一些过分的要求。

    在一旁看着,静静没做声的顾澈起身,平静问着,“岳母,我刚才来的时候不熟悉车位,我就把车子随便停着,可能会影响别人出行,不如您带我下去告诉我停车场在哪吧。”

    边说,顾澈就边朝着门外走了去,柳正荣急忙跟了上去。

    他们下楼之后,顾澈直接让柳正荣上了车,“岳母,我和依然日用品忘记带了,这附近有没有24小时营业的超市。”

    “有”,柳正荣害怕地盯着某辆车,她带着颤抖的声音说,“阿澈,就是右前方那辆车,藏在大树下的那辆黑色的车,一直鬼鬼祟祟看着我们家,我刚才跟邻居在楼下聊天的时候,我不小心看到了。”

    顾澈故意把车慢慢朝柳正荣说的那颗大树靠近了。

    “阿澈,那是一车人,我们才两个人,会不会……”柳正荣害怕地牙齿都在发抖,顾澈淡淡地又坚定说着,“不会。”

    他自信从容的模样让柳正荣悬在嗓子眼的心,也静下了些许。

    那辆黑色的车看到顾澈把车停下后,大树下车里的人下来了一个,跑到了顾澈的车门边,“顾总好。”

    “阿壮,把这几班的保镖车辆信息和保镖的信息、照片全打印出来,我一会回来的时候就要。”顾澈语气是带着霸气的,这让柳正荣心里渐渐也卸下了害怕。

    这个叫阿壮的人,可是刚才站在外面跟着指指点点她家的人,还没到她把想问的问出来,顾澈就踩着油门走掉了。

    “阿澈,刚才那个人是你保镖吗?”柳正荣觉得这个判断不会出错,她拍着胸口,“吓死我了,我以为他找人守着我们家要害我们。”

    “岳母,待会我会给您一份保镖的详细资料,以后就不用自己吓自己了,但是别让依然知道了,她胆子小”,顾澈太想知道柳正荣害怕的人是谁,他希望不要是他心里想的那些人。

    他语气低沉冷漠,“那个人叫什么?为什么要对你们不利?”

    那年的事情,如果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一定不能说出来,柳正荣感觉到顾澈能这么迅速让人保护他们,都是看在乔依然的份上,她想了想才说,“依然的爸爸年轻时,得罪了人,别人现在回来报仇。”

    “那个人的姓名。”车子的速度是越来越快了,柳正荣觉得情势不对,她不愿这件事被顾澈知道,“以后再说吧,现在还不是时候。”

    越是不肯说,越是证明问题大,顾澈眯了眯眼,究竟是什么人呢?

    “阿澈,妈是为了你跟依然好,有些事情知道了,对依然不利,你们现在准备要孩子了,她要知道了情绪会受影响的。”柳正荣只能把话说到这里了。

    正在开车的顾澈手顿了顿,柳正荣的这番话,让他突然觉得身边的空气好稀薄。

    是不是乔依然亲生父亲的朋友或是亲人回来了,他们会不会破坏他和乔依然的幸福,他娶乔依然的初衷会不会被揭发。

    当年的事情一旦被揭开,他们的幸福还能保住吗?

    黑色的宾利突然就慢了下来,顾澈仿佛听见了倒计时表响起的声音。

    “阿澈,你放心,就算拼了我这条老命,我都会保护依然的。”柳正荣向顾澈保证着。

    “到了”,顾澈在口袋里摸着烟和打火机,他递了一张卡给柳正荣,“岳母,麻烦您帮我和依然买点日用品。”

    柳正荣看着顾澈正在深思的模样,她想说些什么,却只是说了一个字,“好。”

    望着柳正荣越走越远的身影,顾澈扯掉了领带,他握着拳头砸在了方向盘上,“不可以,谁都不可以。”

    如果有人要破坏他现在拥有的一切,就不要怪他不客气了,他顾澈从来都不是个善良的人。

    冰冷无温度的声音拨了一通电话出去,“查清楚知道陆松仁当年事情的所有人,乱说话的人就让他们这辈子都说不了话”,他的小妻子,他现在拥有的幸福,任何人也休想来破坏。

    柳正荣买好了一大堆日用品之后,回到车边的时候,发现了车里全是烟味,而且车载的烟灰缸里已经布满了半截的烟头。

    回去的车里气氛很是压抑,柳正荣没再出声了。

    临下车的时候,顾澈嘱咐着,“岳母,不该让依然知道的事情,我希望您一个字也不要说。我会护全家周全的。”

    “好。”柳正荣想问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但又觉得不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