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6章 无辜的人不愿意下水
    :

    不行?

    顾澈面对自己表妹,压根就不会往那些成年人的方向去想。

    “阿澈哥,我知道男人最爱面子了,”蔡媛媛捡起桌上窗帘遥控器,把窗帘给合上了。

    她神秘兮兮又压低了音量说,“我问过赖柏海了,他说你这种状况,放松点,休息好点,让乔依然多体谅点,就能跟以前一样了。女人不是到了30岁才如虎吗,这个乔依然不是才22岁吗,她那啥就那么强烈,少……”

    这个表妹虽然奇葩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是顾澈万万没想到曾经的小姑娘居然脸不红心不跳跟他聊起了成一人话题,他接受不了,“闭嘴。”

    “阿澈哥,我可是为了你好啊,你别害羞啊,乔依然都能跟家里的保姆抱怨说你晚上不行了,你要再不积极治疗正确面对你的暂时不行,保不齐,她就敢去外面找男人。阿澈哥,你要不要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现在医学那么发达”,蔡媛媛只觉得办公室里乌云密布的,她不敢再说了。

    男人可都是把面子看得比命都重要的,蔡媛媛从小可没少见到他爸爸为了面子吃的那些亏,他觉得顾澈只会比她爸爸更爱面子。

    “你亲耳听见的?”顾澈觉得乔依然说不出这样的话来,毕竟两人没闹别扭前,每次都是乔依然哭着求他,他才放过她。

    “不是,是倩倩说的,原话说的是,乔依然先说你是太监,然后倩倩……”蔡媛媛说完就后悔的恨不得咬舌头,这要顾澈不相信他,万一还把钱让她还回去该怎么办啊。

    她的巴黎时装周,她的那些想买的限量版包包啊,会不会因为这句话就烟消云散了。

    愁着一张脸的蔡媛媛,都不敢去看顾澈了,生怕会挨揍。

    “高雅澜的事情,不要再跟她说了,我自己会跟她解释,你该干嘛干嘛去”,顾澈只觉得耳根好烫,这个乔依然真是……想他了。

    居然跟别人胡说八道,难怪昨晚有那么补的汤,顾澈抿了抿唇,他的小妻子就是欠收拾了。

    蔡媛媛有些不敢相信顾澈居然就这么算了,她深怕顾澈改变主意收回那些钱,她立刻跑出了办公司,给乔依然打着电话,就要走。

    乔依然接到了蔡媛媛的电话,就拍了拍文菡的手,又朝她轻声说着,“谢谢。”

    现在的蔡媛媛看到乔依然,她心里很是复杂,她对乔依然又有气,又不敢怠慢,毕竟现在是她自己表哥不争气,身体出了问题。

    她表哥又是难得对一个女人如此上心,这乔依然要是出轨了,她真怕顾澈会崩溃,“你赶紧进来电梯啊,让spa师傅久等,你好意思吗?”

    这个看起来瘦瘦的女人,怎么就那么大的蛮力,把她壮实的表哥打的那么深的巴掌印,顾澈身手是很敏捷的,他能让乔依然打到他,那全是因为他压根就不想躲,他哪怕稍微往后退一步也不会被乔依然甩到巴掌了。

    爱情真不是个好东西,简直乱人心智。

    她一直瞪着乔依然,使得乔依然不停检视着她自己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是不是那些吻痕没被遮住,她着急地又拿住遮瑕膏在脖子上涂着。

    乔依然不知道文菡待会把那个自然色的遮瑕膏给顾澈的时候,他会不会用,那么大男子主义一个男人,又怎么会领情。

    此时的顾澈,正在签着文菡拿进来的文件,签完之后,文菡把文件收好,站在原地看着顾澈,她迟迟不做声,顾澈闭了闭眼眸,想起了乔依然走的时候眸光一直盯着文菡的样子,他抿了抿唇。

    “出去忙吧”,顾澈抿了一口咖啡,这不是文菡泡出来的味道,文菡从来不敢善做主张在他咖啡里加牛奶,而乔依然就喜欢往他咖啡里加一点牛奶。

    纠结再三的文菡,手心里拿着那盒遮瑕膏,有点不知道要怎么说,如果真按照乔依然说的那样,就说是她专门买的,会不会让顾总觉得她心思不单纯。

    她可是听唐浩宇说了,之所以整层楼的女秘书除了她没被换之外,就是因为她对顾总没幻想没歪念才留下的,这要把这遮瑕膏送了,会不会就被赶下顶楼了。

    可是太太的话,她要是不听,又不妥,“顾,顾总,这个,这个东西是太太刚才忘记带走了,您晚上回去的时候帮她带回去吧。”文菡故意把“遮瑕膏”这三个字说的格外用力。

    顺水推舟的顾澈,好奇问着,“这个干嘛用的。”

    “就是女孩子脸上会有一点斑啊,痘印,痘痘什么的,可以用来涂上去,遮挡住”,文菡小心翼翼解释着,“也可以遮您脸上的痕迹。”这下子总算把乔依然拜托的事情一股脑说完了。

    “这不是我太太的,她不化妆”,顾澈把东西直接推到了文菡面前,“文秘书倒是很关心我。”

    这种不温不火的语气说着让文菡心都跳到了嗓子眼的话,顾澈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

    文秘书倒是很关心我。

    一个女人关心一个男人,还是一个多金的男上司,这简直就是在变相地质问她,“你是不是对我有意思。”

    文菡才不要跟那群花痴的女秘书一样被下放,她可是在事业上有着很大报复的,她毫不容易有机会往上爬,她不要被下放。

    她不安的解释着,“顾总,您别误会,这是太太要我转交给您的,太太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让我说是她送的,为此她还给了我好几张蛋糕的兑换券来封口。”

    文菡立刻把那蛋糕卷递给了顾澈,他抽走了一张蛋糕卷,“背叛朋友?”

    这,往前走是死,往后走又是死,文菡生无可恋地叹了一口气,又闭了闭眼,难道她在dl的职业生涯就这么完蛋了吗?

    成也乔依然,败也乔依然。

    顾总,你们两口子吵架闹别扭,干嘛要拖无辜的人下水啊,文菡虚弱地抬了抬眼皮,心里一时半会想不出好的主意来化解这次危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