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2章 追讨人情债
    :

    逼死他?

    有这么严重吗?

    乔依然心下一紧,是不是有什么事是她不知道的,那么强大的顾澈又怎么会被手无缚鸡之力的顾谦给逼死呢。

    “我本来只是想来问问大嫂一点事情,这种时候,蔡媛媛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出现在大哥面前的”,顾谦脸色顿时就苍白了许多。

    不依不饶的蔡媛媛把手上的咖啡杯朝着顾谦的方向放了下去,与其说放,不如说是丢,那咖啡杯里的咖啡都已经溅到了顾谦身上的休闲装上了,把他白色的外套都给染上褐色。

    仿佛这样,蔡媛媛才会觉得气势上足够压倒了顾谦,“大哥?你是谁呀?别乱认亲戚了。赶紧滚!”

    坐在顾谦身边的苏潇不淡定了,她满腔怒火地抱怨着,“这人怎么一点素质都没有,阿谦,你赶紧问啊?”

    “大嫂,我们先走了”,顾谦站起身,可苏潇仇恨地看着乔依然和蔡媛媛就是不肯走,“事情还没问清楚,我不走。”

    “不走也得给我走!”这是乔依然第一次见到总是嬉皮笑脸的顾谦,露出了厉色。

    不得不说,顾谦和顾澈是亲兄弟,这两兄弟两人不高兴的时候,那一撇一横眉的样子都是那么的相似。

    下一秒,苏潇就被顾谦扯着胳膊离开了,乔依然甚至都可以看到苏潇白嫩的胳膊上都被顾谦捏出了红印记。

    究竟是什么事情,蔡媛媛就把顾谦骂得那么凶,而顾谦还很惭愧又生气地走了。

    乔依然没多想,以为蔡媛媛就是心疼她死去的姨妈,所以看着施艳的儿子才会那么火气大。

    “媛媛,linda你们慢慢坐,我去去就来”,乔依然朝着顾谦的方向跑了去,他说找她有事,究竟是什么事,她得去问问。

    咖啡店外,苏潇完全不顾及形象指着顾谦大骂着,“顾谦你还是不是个男人,被一个小丫头片子骂得一声不吭的,你怎么这么窝囊啊。我要你有什么用。”

    乔依然听到顾谦被骂,脚步也不由得加快了,待她快走到他们身边的时候,就听到顾谦冷静地说,“那就分手好了。”

    分手?

    乔依然只是觉得怎么会这么突然,而苏潇就彻底抓狂了,拽着顾谦的衣服问着,“哼哼,难怪不肯尽心帮我,原来是早就在外面有人了,顾谦,你想跟我分手,没门。你凭什么跟我分手,你那么一点小事都办不好,我还没对你发火呢,你就说要分手。”

    “答应你的事情,我会想办法跟你解决的,我也考虑了很久,我们的确不适合在一起,既然你今天也想分手,那我们分手就好了,”顾谦像是解脱了一样。

    可是苏潇就不淡定了,她只是太生气,发了两句牢骚而已,为什么就要分手。

    “阿谦,我是哪里做的不好,我改,还不行吗?我不能没有你,我不想离开你”,好不容易才攀上一个大豪门,苏潇可不愿就这么放手去便宜外面那些女人,“我会对你跟杜芳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我再也不闹了。”

    把这一切听在耳朵里的乔依然,愣在了原地,她觉得苏潇现在的处境跟她这几天有些相识,她能理解太爱一个人,所以会委屈自己去接受对方的错误,可是她跟苏潇不同的是,她就算没有选择,也不会默认当做真没都没有发生去接受顾澈脚踏两只船的事实。

    顾谦现在只注意着眼前的苏潇,压根就没有发现正站在她身后的乔依然,他推开了苏潇,“分手吧。”

    “阿谦,我求求你,不要分手好不好,我为了准备嫁给你,我都已经报了烹饪班,西点班,还有礼仪课”,苏潇那张小脸上瞬间就挂满了泪痕,“我会努力让你妈妈喜欢我的。”

    “松手吧,苏潇,我们不适合”,顾谦彻底把苏潇推开了,“这车送你好了。”

    顾澈把车钥匙从口袋里拿出来放在了车顶上,就转身了,迎面而对看见了乔依然,他神色有些尴尬,但很快就朝乔依然微笑着,“大嫂。”

    “阿谦,你……”乔依然想问“你为什么要分手”,可是苏潇那哭到通红又仇恨的眼光瞪得她就觉得现在不是问这个话题的时候了。

    深呼吸了一口气的顾谦说,“想问我找你什么事吗?”

    “对”,乔依然点了点头,又看了看马路上的车,顾澈应该还有会才到,她不懂为什么顾谦和蔡媛媛都那么紧张这段时间不能让顾澈见到顾谦。

    听着蔡媛媛对顾谦说的那句让她毛骨悚然的话“你是不是要逼死他,你才开心”,她就觉得还是不要让两兄弟暂时见面的好。

    虽然她以为是蔡媛媛还不知道其实这两兄弟的关系已经缓和的事情了,但又怕中间有隐情,就还是提防着。

    顾谦也顺着乔依然的视线看到了在马路上疾驰的车。

    他也知道每年这种时刻,他是很不适宜出现在顾澈面前了,于是他长话短说着,“苏潇刚才在东艺会所门口被人偷拍了她失态的照片了,她怀疑是会所保安卖料给狗仔,我们去问保安室究竟卖给了哪家,可是他们不跟我们说实话。今天是大哥包下来的场子,大嫂你去问,他们是不敢说假话的。”

    包场?

    乔依然疑惑不已地看了看顾谦,她来做spa,顾澈是专门给她包场吗,待会还来接她?

    她今天可是打了他啊,他不应该很生气,或是应该揍她一顿吗?

    怎么就还给她包场做spa,她心里抱怨着他真是个爱瞎花钱的男人,可又觉得甜丝丝的。

    心急的苏潇,一点也沉不住气了,她冲到乔依然面前,还没抓到乔依然的胳膊,就被方胜男一个箭步上去反剪住她的手了,“你想对我们太太怎么样?”

    “呜呜,疼,阿谦,我被欺负了,呜呜,你现在是不是都不管我死活了”,苏潇悲怆的声音听起来甚是可怜。

    “胜男,她不会对大嫂怎么样的”,顾谦直接把方胜男的手给掰开了,得到自由的苏潇,瞄准机会就往顾谦的怀里钻,惨兮兮哭了起来,“阿谦,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我好怕,以后万一没有你,我被人打死了怎么办?”

    方才才用三成力的方胜男,恨不得一掌劈死这个演技浮夸的苏潇,她有点后悔刚才只用了那么一点力气,女人真是麻烦死了。

    装可怜装够了的苏潇,紧紧抱着顾谦的胳膊,盛气凌人指着乔依然说,“要不是上次我在东艺会所眼睛尖,你早就被其他男人玷污了。这个人情,你必须得还我。”

    上次?

    玷污,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