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3章 老实交底变成笑话
    :

    下意识的,顾澈条件反射地想推开并教训正在他身上偷东西的人。

    这什么小偷,竟然偷到他的总统套房里面来了,怡悦大酒店的安保可是一流的。

    这个小毛贼究竟是怎么进来的,他反扣着那双在他身上造次的手。

    这双手,够软。

    小毛贼还带着一颗硕大的钻戒在行窃。

    顾澈那警惕的心,顿时就明朗了起来,顺势就把那小毛贼扣进了怀里。

    仔细一嗅,还是那个熟悉的香味,不掺杂任何化学人工香料的味道。

    “嘶,疼死我了。”乔依然握着拳头的手又忍不住对着他身上狠狠捶了一下。

    那挨揍了的男人,他嘴角溢出了“嘶”地吃痛声和他胸腔被打发出的“砰”声发生了共鸣。

    “啧”,看他微蹙的眉头和肋骨被捶的回声,乔依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手被放开了。

    她噘着嘴瞪了仍旧闭着眼的男人,骂了句,“活该!”

    又赶紧解开了他衬衣扣子,看着那刚才被捶的已经红了一块的地方,乔依然不高兴地嘟囔了一句,“豆腐做的吗?我力气这么小,就把你捶红了。这么脆弱,还学别人在外面玩什么女人?”

    这一顶冤枉的帽子,戴的不冤,顾澈慵懒地睁开了眼。

    “你干什么装睡”,乔依然太偶见反射地想起身,可她的腰被他紧紧搂住了,“老婆。”

    那低沉性感的嗓音本就格外迷人,尤其是在睡醒的时候,还有点沙哑状态,就更加魅惑人了。

    舔了舔嘴唇的乔依然,又捶了他胸口一下,这次是刻意不用力气的,“把钱包交出来。”

    那软绵绵的拳头砸在他胸口,更像是某种轻抚,他扬起头吻着她额头,“怎么不多睡会。”

    窗外已经是通亮的了,可他们昨晚几番折腾,想必也是没睡几个小时,她黑眼圈还很重。

    “废话真多,你钱包呢?该不会这么大个人,连钱包被人偷了都不知道吧”,心急如焚的女人,又在他裤子口袋里摸索了起来。

    一大早要钱做什么?

    她到底想干什么?

    拿上钱跑路吗?

    顾澈反手在裤子后面口袋里拿出了钱包,但是他并不想打算就这么给她,“你要钱包干嘛?”

    “拿钱,难不成拿你钱包吃吗?真是个小气鬼,赶紧把钱交出来”,乔依然没好气地拎着他衬衣,还不赶紧交出钱包,简直就是耽误了她的正经事。

    他干嘛要把领带给卸掉了,要不然这个时候就可以勒他脖子玩。

    领带,昨晚他可是用领带绑她手,并且毫无人性地占有了她,那小脸立刻就变得很难看了。

    “不给算了,我随便拿你一件衣服去抵账换吃的好了”,乔依然收起在他身上找钱包的手,又按着他胸口,打算起身。

    没有她意料中的又要跟他再次搏斗一番,他扶着她的腰,护着她起身,又把钱包塞到她手里了,“酒店里吃的不合胃口吗?还叫外卖?”

    “我喜欢,你管不着”,乔依然从他钱包里抽了几张红票子,又把钱包朝他怀里扔了过去,那生气的小模样仿佛在说,“我就是这样花你钱,还横!”

    “你是小祖宗”,顾澈顺了顺她乱掉的头,又轻轻搂了她一下,“怎么就这么爱生气。”

    说她爱生气!

    爱生气!

    她被欺负了,居然生气了还变成没理了。

    “我没有生气,我说过我会笑着看你跟高雅澜上一床的”,乔依然抗拒地从他怀里跑出去了。

    他那张好看犹如雕刻的脸瞬间就紧绷了起来,“我由始至终就没碰过高雅澜,我要是碰过除你之外的女人,还会那样恨不得死在你身上吗。”

    老男人隐藏极深的秘密,就这么倾吐出来了。

    说完,就狠狠瞪了乔依然一眼,就转身打算去洗澡了。

    这时,门铃响了,他瞅了一眼呆若木鸡的乔依然,拿着钱包就去开门了。

    外卖是臭气熏人的臭豆腐,付好钱之后,顾澈吸着鼻子把那臭豆腐仍在餐桌上,就去洗澡了。

    一直听到浴室里那稀里哗啦的水声,怔愣了的乔依然才逐渐回过神来。

    她木讷地慢慢打开着那臭豆腐,要知道她平时可是看见臭豆腐就没命的人,从来吃臭豆腐都是迫不及待的。

    “我是他第一个女人?”乔依然夹起一块臭豆腐,好奇问着那热气腾腾的黑色豆腐。

    他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没碰过别的女人吗?

    他说那句恨不得死在她身上的那句狠厉,还真是恨不得捏死她的感觉。

    他那种人会以前没碰过女人吗?明明就各种动作各种姿势娴熟得不行啊?

    乔依然捂着发烫的脸颊,想起了赵馨茹曾经说的那个处一男男朋友,只打品尝了男女之事后,每个晚上缠着赵馨茹要个不停,现在看来顾澈他不至于那啥太强,难道他也是处。

    老一处一男!

    “哈哈”,乔依然一口吞了一块豆腐,她忍不住拍着桌子笑了起来,难怪最开始几次,他非得开灯做,现在想想他是怕找不到地方吧,“纯情老男人吗?看样子成人级别的片子没少看。”

    她自言自语的同时也怕顾澈突然出来听见,那个别扭的老男人,还真是让她无语级了。

    冲完澡的顾澈,还觉得耳根发烫,他刚才究竟跟那个小东西说了什么啊。

    这种比表白更露骨的话,居然就那么轻而易举地说出来了,他真是为了能确保留住她,心里是怎么想的居然就全数告诉她了。

    从没想过乔依然这个傻乎乎的小女人,就这么刻苦铭心进了他的心。

    待顾澈整理好一切之后,走到客厅的时候,满脸喜悦的女人夹了一块臭乎乎的臭豆腐朝他的方向说,“老一处一男,你要吃臭豆腐吗?味道可是s市最好的哦。”

    她叫他什么?

    黑着一张脸的男人,一步步朝她走进,居高临下看着对着他吐着舌头的小女人,捉着她下巴,狠狠咬了她一口,“这块豆腐才好吃。”

    “嘻嘻”,乔依然舔了舔嘴唇,故意挤兑到,“被冤枉了,就故意那么残暴对我,就是你这个老……”

    那个极具特色又略带讥讽的词,乔依然是用口型说出来的。

    “再跟高雅澜胡说八道,就抽死你”,顾澈把手上的领带对着乔依然的屁股狠狠甩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