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8章 不想要他的任何
    :

    “怎么会是这样”,乔依然咋舌了,她目瞪口呆地瞪着乔志远。

    看着怀里的女儿逐渐离开他,乔志远无力地呼吸着,这辈子的父女缘分怕是已经到头了。

    “依然,我先走了,你好好保重,”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此刻的乔志远的眼泪实在是憋不住了额,他呜咽着问,“可不可以你生完孩子了,让我见一见你的孩子。”

    那卑微的口气,是乔依然这辈子听到最低三下气的语气了。

    曾经,她嫁给顾澈就是为了让她们全家可以不被高利贷追杀了,当时她爸爸也是低三下四对各路债主。

    但那时候的乔志远远远不如现在的那种低到骨子里的卑微。

    望着乔志远那突然就矮了半截的背影。

    “爸爸,你是不是老糊涂了,我都说了我只认你这一个爸爸,你为什么说的像是不要依然了一样”,乔依然像个害怕被家长抛弃的孩子叫喊着。

    以为自己产生幻听的乔志远,不敢置信地停下了脚步。

    “是真的不要依然了吗?”乔依然最怕的就是这种画面,她才不要得知她的身世。

    恨恨扯着乔志远的衣袖,乔依然像个无助的孩子摇着他的胳膊问,“爸爸,是我哪里做的不好吗?你为什么不要我了,我都说了我只认你一个爸爸啊。”

    “爸爸。”

    “爸爸。”

    这一声声的爸爸,着实让乔志远心里舍不得这个乖巧的女儿。

    这么多年,他待乔依然比亲生女儿要好,除了心里那份对陆松仁的愧疚之外,还有就是乔依然这个女儿实在是真乖,乖到他差点就忘记了他们没有血缘关系的。

    那葱白玉指,就那么死死拽着他的胳膊,乔志远老泪纵横地笑了笑,“只要依然肯认我,这辈子我都是你爸爸。”

    “那还差不多”,乔依然红着眼眶,欣慰地笑了起来。

    这父女俩把话说开了。

    乔依然紧紧搂着乔志远的胳膊,恨不得把他俩上锁了才好。

    望着这个一心向着自己的女儿,乔志远心里除了开心之外,还有点愧疚,尤其是想起陆松仁一个人孤零零住在医院没孩子陪伴的样子,“依然,其实你的爸爸已经回来了,他就是你的陆叔叔。”

    “陆松仁!”乔依然脱口而出,她心里对这个人其实是没有任何好感的,若非陆松仁是她爸爸的朋友,她才不会跟他同桌吃饭那些。

    “孩子,我知道因为你爸爸和阿澈之间有误会,你对他爱不起来,但你们的血缘关系是割舍不掉的”,乔志远发现乔依然提到陆松仁的时候,那语气很不友好,甚至有些敌意。

    血缘关系,可她仍忘不掉那个差点把她推下山崖的陆松仁,那个动不动就威胁她要给他生孩子的陆松仁。

    现在想起来,她只觉得毛骨悚然,她的亲生父亲怎么那么丑陋,一点都不如她爸爸乔志远善良伟大,“爸爸,你说什么呢,他只是叔叔,我觉得生恩比养恩大。”

    “依然啦,你这样说,爸爸当然是高兴,可是当年你亲生爸爸也是迫不得已才选择跳海保命的,我相信他如果在,一定会很爱你的,你看他今天就在跟医生念叨着他有脂肪肝该怎么办?他怕帮不了你?”

    “我干嘛要他帮?”乔依然把头靠在乔志远的肩膀上,“我有爸爸,有老公,我不需要他,以前不需要,以后也不需要。”

    这个实诚的女儿,简直是实诚过头了,乔志远忍不住想责备了,但还是轻声跟她说着,“你们爷俩都是rh阴性血,你这种血型生孩子风险很大的。”

    rh阴性血,乔依然看电视剧电影的时候她是听说过的,稀有的熊猫血型。

    但是她万万没想到她就是这么戏剧性的血型,“爸,您是怎么知道的?我怎么都不知道?就算生孩子有风险,我也不需要他。”总之,她就是对那个莫名其妙的陆松仁没啥好感。

    本来因为他是爸爸的朋友,才生出的那一点好感,也因为他是她的亲生爸爸而抵消了。

    “你小时候阑尾炎住院,那时候不是查过血型吗?我就知道了,你妈妈就是怕我知道,故意撕烂了扔垃圾桶,刚好那天你的洋娃娃被你妈妈生气地丢掉了,我给你捡的时候就发现了”,对那年的事情,乔志远心里尽是忏愧,“我就是一时接受不了你不是我亲生女儿,我就连着三天没去医院看你,哪知道你就被拐走了。”

    “爸,那不是你的错,您别怪自己了,对于一个不是您的孩子,您都献出了您的腿,您放心我不会不认您的,我答应您我以后都不见陆松仁。”不知道为什么,乔依然就是很怕她爸爸自责。

    虽然事实与她所想的有所偏差,她还是对她的亲生父亲陆松仁一点好感也没有,她更觉得乔志远委屈了,他完全可以不管她的,可他还是不远万里去山里把她寻回来了。

    就冲乔志远这种心胸开阔,也比陆松仁为了抢生意从而绑架她强的多了。

    “是不是还在生气你爸爸和你叔叔故意接近你的事?你爸爸就是怕你多想对你身体和孩子不好,”乔志远无奈地看了看天空,真是孽缘,“尤其是你,当年你妈为了制造你就是我亲生女儿,故意找乡村医生喝了延迟胎儿出生的药。就是那种药喝了,才导致你的身体天生不好。”

    说到这里,乔志远很是愧疚和疼惜地摸着乔依然的手说,“孩子,尤其你这种rh阴性o型血,是熊猫血中的熊猫血,就算到时候找到血源了,也有可能会发生排斥反应,所以用自己亲人的血是最安全的了。松仁哥就是怕你生孩子时候大出血,他今天已经联系了营养师和私人教练去锻炼身体了。”

    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乔依然明显地怔愣了,她很想硬气地说,她和孩子不需要陆松仁的血。

    可生产时候的意外,赖柏海早就在她没怀孕的时候就准备了,他说过没有医生敢保证万无一失,他之所以敢跟顾澈保证不会出事是迫于顾澈的胁迫。

    待乔志远走后,她打电话问赖柏海,那端若无其事地说着,“你老公早就给你找好了捐赠的人,放心,他不会让你出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