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7章 抱走新娘
    :

    婚礼当天,顾澈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回家了,他要回去梳洗打扮把孩子和孩子的妈娶回家了。

    “阿澈啊,你究竟是怎么回事,今天结婚,居然昨晚彻夜不归”,宁老太太见外孙疲倦的样子,她的气就不打一处出来,“你要今天把婚礼搞砸了,我就用着龙头拐杖抽死你。我的重孙啊,你给我上点心。”

    苦笑着的顾澈点头答应,“那是我老婆孩子,我怎么可能不上心。外婆您就把红包备好。”

    她回家这两晚没有奇怪的人出没,她也情绪稳定,看样子不会再有变故了吧,这次的婚礼总算能如期举行了。

    洗完澡,顾澈人也精神起来了,跟着他庞大的伴郎团一起去了乔依然的家里。

    “哈哈,今天婚礼,新郎你就不要拿甲方的气势为难我了啊。贿赂我的钱给不足,我可是不会让让新娘子出来的哦”,赵馨茹俏皮又调戏地用手指在顾澈胸前指指点点。

    可这些落在了方睿霖眼里,又联想到昨晚眼前这个女人隔着车窗对顾澈抛飞吻的样子,惹的高雅澜更加伤心了,他就对赵馨茹很厌恶了。

    伴娘和伴郎本就是属于两个对立的阵营,方睿霖霸气地塞了一叠红包给她,“这诚意足了吧?”

    那红包这才被赵馨茹摸到边,她就感受到了手腕被一股巨大的吸力给拉住了,把把受在门缝处的她给拽走了。

    “噢,我们进去抢新娘子啦”,伴郎们纷纷大喊着,他们起着哄,“还是睿霖哥有经验,直接对伴娘使上了美人计。”

    “你给我松手”,赵馨茹可是打算好好为难一番顾澈的,可这下子她自己被方睿霖禁锢在他怀里了,让她动弹不了。

    “你怎么就这么容易进来了”,乔依然并没有像其他待嫁的新娘一样坐在闺房的椅子上,而是端着一盘小笼包,跟在伴娘们的身后,想看她们怎么为难顾澈。

    幻想过很多接新娘场景的顾澈,万万没想到他的新娘子是手上拿着咬了一口的小笼包,嘴角还有着油渍的样子。

    看着顾澈那一脸期待和惊喜变得愁容了起来,她下意识地就觉得哪里很不对劲,拍了拍在一旁玩手机压根不关心作弄新郎的乔惜梦,“惜梦,我是不是哪里不对劲,妆有问题吗?”

    正玩着游戏的乔惜梦不耐烦地抬起头,瞧了她一眼,还没出声,她就看到了顾澈穿过了那些伴娘,矜贵又疼惜地给她擦着嘴,“今年才三岁吗?”

    那嫌弃的话被他竟然说出了铁汉的柔情,那些年轻的伴娘们,纷纷花痴状,“姐夫,你赶紧带着依然姐去教堂吧,错过吉时可就不好啦。”

    “你们这些小姑娘啊,一点钱和一点男色就放弃了原则,真是没出息”,更让赵馨茹觉得没出息的在后面。

    顾澈只是静静把乔依然脸上的碎发给缕到了而后,她就朝顾澈伸出了手,“老公,我们走吧。”

    “乔依然,你给没骨气的,居然都不要他跪下来跟你说他爱你,爱妻守则他还没签呢”,赵馨茹简直是一口老血恨不得喷在乔依然那洁白的婚纱上。

    “他都能做到,没什么好签的啦”,乔依然羞涩地望着顾澈,“老公,是吧?”

    才一天两夜没见到他,他今天好像比以前更帅了,而她发现她真的好想他。

    轻轻啄了她一口,引得在场的人欢呼不止,惹得她的脸已经通红成虾红色。

    看她低头害羞的模样,他心里莫名就觉得暖暖的,幸福极了,他朝赵馨茹勾了勾手指,“给我签。”

    “给给给,这个买卖一点也不亏,买一送一划算极了”,赵馨茹在一旁也为好姐妹乔依然高兴着。

    总算要在这天,乔依然要被作为顾太太介绍给外界认识了。

    跪着告别了父母之后,乔依然才站起身准备跟顾澈下楼的时候,就觉得一阵眩晕。

    “你干什么啦,放我下来”,乔依然紧紧抓着顾澈的衣袖,她小声嘟囔着,“你当你是猪八戒背媳妇吗?”

    笑而不语的顾澈,才低下头,乔依然羞得就捂住了脸,这个男人怎么就这么没羞没燥的,亲起来就没完了。

    最后,他的吻只落在了她的耳根,就惹得她红到了脖子根。

    “好幸福啊,我也要结婚。”跟在他们身后的伴娘们,纷纷狂叫着,“姐夫,你有弟弟没?能不能介绍我认识。”

    上了婚车,乔依然看着后视镜里的父母渐渐变成了小小的身影,她心里那股离别的悲切就涌上了心头。

    一直待她如亲生女儿的乔志远,好像苍老了不少,那挺直的后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了佝偻了。

    那些过去,这个跟她没有丝毫血缘关系的男人对她付出的那些,统统在此刻涌现了出来。

    “现在后悔也……”看着乔依然擦着泪眼婆娑的眼睛望着自己,顾澈勾着唇角说,“也来不及了。”

    “讨厌,你要对我不好,我就带着宝宝回娘家,让你跪我们家大门”,乔依然背过他,望着窗外的景色。

    这种感觉太奇怪了,又想留在家里继续当父母的女儿,又眼巴巴想跟顾澈举行婚礼、

    “晚上,就知道我对你有多好了”,顾澈搂着她的细腰,在她耳边吹着热气缓缓说着。

    狠狠瞪了顾澈一眼,乔依然就不再说话了,他就是个没脸没皮的人。

    开婚车的小张憋着笑望着副驾驶座上的唐浩宇,递了一个男人之间默契的眼神,被唐浩宇一个眼刀子给打回去了。

    非礼勿视。

    他唐浩宇早就从第一次载着太太的时候,就知道了太太那只小白兔只有被吃的份,因为他的老板顾澈每次看她都是恨不得活吞了她。

    唐浩宇开心地想着,明天顾澈就要和乔依然去欧洲度蜜月了,那么他的长假就来了,他也要出去旅行,说不定就能找到属于他的幸福呢。

    被顾澈亲自护送都到了教堂后面的化妆间,乔依然推着他出去,“好啦,是你的,再看也是你的,出去啦。”

    “给我带领上”,顾澈拿起了化妆台的暂新领带。

    “臭习惯”,乔依然是甜甜笑着跟顾澈系着领带。

    终于,他们经历了那么多,总算要举行婚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