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4章 他还活着
    :

    “你这样会伤到依然的”,陆松仁给乔依然端着参汤进来了,狠狠地冷了一眼柳正荣,“你出去。”

    “松仁,我”,柳正荣还真是接受不了他这种比陌生人还不如的眼神。

    一点怜惜也没有,甚至就像是对待陌生人一般。

    本来一直偷偷见面的两人,为什么就不再正常见面了,难道认了女儿,不是应该更要一家团圆吗?

    她实在是搞不懂陆松仁了。

    “我爸爸他呢,他没事吧,”乔依然伸手就推掉了陆松仁递过来的碗。

    那滚烫的汤溅了几滴在陆松仁的手上,他笑着说,“依然是要爸爸喂你喝汤吗?”

    “啊?依然乖,张嘴”,陆松仁慈爱地看着乔依然说,“医生说孩子很健康,要你以后少哭,对大人和孩子都不好。来,张嘴啊。”

    “啊?”耐心极好的陆松仁似乎预测到了乔依然不会乖乖听话一样,“你小时候,爸爸不在你身边,这些我也没为你做过,我现在一点点给你补回来。”

    乔依然不高兴地问,“阿澈怎么样了?他是死是活?”他们走了没多远,她可是听到了那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她多怕,怕他不在人世了,那不是她要的结果。

    那什么又是她想要的结果呢?

    她也不知道,那些过去的事情,又不是她所能操控的。

    可不可以给一个空间给她,让她不是陆松仁的亲生女儿,让顾澈不是顾家的厚底啊,他们就尽情的相爱,开心地等着他们的孩子出生。

    然而,这些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乖,以后有爸爸保护你就好了,其他人不要想了”,陆松仁嘴角露出了明显胜利者的笑。

    他的笑,已经让乔依然浑身毛骨悚然了,她再次把陆松仁送过来的汤和那个汤碗一手使劲打翻了,又觉得不解恨,朝他扔着枕头,“你为什么非要他死,为什么,他可是你外孙的亲生爸爸。”

    “那是孩子的亲生爸爸。我不要我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爸爸,我不要。”

    “阿澈,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那么自私自顾我自己的想法,我不该逃婚的”,乔依然急的眼泪都掉不下来了,她直接跳下了床,就要朝楼下跑。

    重心不稳又扁平足的女人,还没下楼,就崴倒了脚,还好她是摔在了栏杆上,乔依然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蹲在地上,蜷缩着身子,捂着肚子,“宝宝,对不起,害你成了遗腹子,对不起。”

    既然顾澈已经没有了,那么他的孩子,她一定要好好抚养,一定要把顾澈的孩子健康的生下来。

    “宝宝,妈妈带你去再见见爸爸好不好?要不然以后就没有机会了”,乔依然光着脚丫子,她紧紧地握着楼梯扶手,她告诉自己不能让孩子出事,一定不能。

    感性战胜了理智,她的脚步是那么急促,在她快要踏空楼梯坎的时候,被陆松仁抱住了肩膀,“好好把他孩子生下来,报复我,让孩子给它宝宝报仇。”

    “不要,不要”,她的世界很但单纯,只希望大家相亲相爱幸福快乐地生活就好,“我不要我的孩子跟你一样,活着的目的就只有报仇,我要它单纯地长大。”

    “依然,你去,我可以送你回顾家,你们还能回到以前吗?你心里能放下你亲生爸爸是被顾家的人往死里逼的事情吗?我不怕告诉你,顾澈的爷爷那老东西三番五次要致我与死地,要不是我高价买通了他的手下,你现在就该给我披麻戴孝了。”陆松仁直接把乔依然给抱下了楼。

    他命令着佣人,“给小姐拿一件厚实的大衣和棉鞋下来。”

    “你回去就当一切没发生一样,继续跟顾澈相亲相爱,明年清明记得带上你们的孩子去我坟头烧香”,陆松仁自朝着,“我回s市也算是有收获了,好歹死了也能有人烧纸了,不亏了。”

    “你骗人,你骗人”,乔依然捂着耳朵,她不愿意相信这些事情。

    陆松仁讥讽地笑出了声,“你以后慢慢看不就好了,反正不是我死,就是顾家亡,我回来s市的目的就是要整垮顾家,你慢慢看着我怎么一个个折磨顾家的人。”

    他手骨头都捏得不停发出了响声,在一旁的阿黄很替自己老大不值,“小姐,你自己可以问问顾澈,他就目睹过顾老头子要人杀老大,你就知道老大有没有撒谎了。你以为顾澈是个什么好东西吗?”

    “不会的,不会的,”乔依然双眼空洞无神,“我老公是个好人。”

    “呸”,阿黄用大拇指按了按鼻子,“他早就知道老大是你亲生爸爸,他最开始以钱诱惑老大回去泰国,老大怕你吃亏,就找顾澈给你要了dl的股份。老大时时刻刻都是为你着想,要不是顾忌你,我们早就整死顾澈了。顾澈就是想趁你跟老大没相认之前,做掉老大。”

    什么?

    顾澈早就知道她爸爸是谁了?

    那他那天那么生气又是为什么?

    那种不是被被欺骗生气才有的样子吗?

    “依然,你是不是以为顾澈很爱你,他对你的爱有几分真假,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对你的真心有限”,陆松仁悲切地打开了手机。

    手机里,顾澈的声音飘了出来,“你女儿只有一个,我老婆可以有很多个。”

    怎么会这样?

    “你做假”,乔依然已经在佣人的帮助下穿好了衣服鞋子,“我去找他。”

    “哼,去送他最后一程,记得把属于你和肚子里孩子的财产拿回来”,陆松仁笑得是那么的轻蔑,“难得去,爸爸就给你抢回来。”

    “依然,乔依然,我知道你在里面,你出来,你出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是那么沧桑,乔依然以为是她幻听,就低着头抹了抹泪。

    别墅的警报也响起起来,那一声尖锐的“哔哔”声混合着顾澈的声音。

    一直以为是她太想念顾澈,所以才有幻听了,直到乔依然走到了别墅的花园里,在真真切切地看清楚了那个憔悴的顾澈。

    顾不上什么了,乔依然朝他奔驰而去,“老公,是不是你?”

    他,还活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