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8章 铁汉的柔情
    :

    她俩一边吃一边聊,但始终都没有发觉在她们后面那桌上,有个女人悄悄地偷听着,还偷偷录下来她俩刚才的对话。

    当两人吃饱喝足之后,打算散步多走走的时候,阿壮给乔依然送上了一件更厚的大衣,也递给赵馨茹一件,“两位把包包给我放心走着吧,我们会在后面保护你们的。”

    “小伙子,你看起来很帅哦,还这么体贴,结婚没?”赵馨茹刚才小酌过两杯白酒,有些微醺地想伸手去摸阿壮的脸。

    但被乔依然给扯开了,“这是我老公的男人,别瞎打注意,你要真那么着急想嫁,去嫁睿霖哥去,趁他情伤又体伤的时候,趁虚而入,你也会马上成为阔太了。”

    本来没喝多少的赵馨茹在听到“方睿霖”这三个字的时候,忍不住抱着路边的树说,“我先吐会,要我嫁给他,我宁愿找个姑娘去。他说不定以后就那啥不了了,不能人道,哈哈。”

    “你,你,你,他有事,你还能这么轻松吗?”乔依然扯着她胳膊,示意她小点声,“我们家保镖就是从他家的保镖公司挑的,你这样说人家少东家,小心待会扔你为鲨鱼去。”

    “切,我没再怕的”,赵馨茹故意朝乔依然喷着酒气,“我只喜欢我的小依然,只是可惜你嫁人了,又要……”

    就算喝了酒,她也很清楚什么话该讲什么话不该讲,所以她很嫌弃乔依然对她嘘声,“嘘什么,再嘘我就要尿了啦。”

    “那我们赶紧找个地方去吧”,乔依然一个人搀扶不了,就让阿壮搀扶了。

    这下子,沾到了一个强壮男人身躯的时候,这个赵馨茹撒开了说,“你们方大少爷啊,最近都是我伺候尿尿的,他那个人怪癖超级多的。”

    “姑奶奶,您消停点”,乔依然捂着她的嘴,又嘱咐着,“阿壮,你就当什么也没听见啊,没听见啊。”

    担心她再缠着阿壮说一堆莫名其妙的话,于是乔依然又拉着她去了咖啡馆。

    喝了一杯牛奶之后,赵馨茹整个人也不撒泼了,“别再咬牙齿啦,再咬就碎啦。”

    “嘿嘿,我有点事情想拜托你”,乔依然也不兜圈子了,她把顾澈在她俩吃火锅时候的短信直接给赵馨茹看了。

    瞅着赵馨茹一脸便秘的样子,乔依然不等她拒绝,就伸出了十个手指头,“你刚才去洗手间的时候,我可是很严重批评我老公了,不能这么对你,但是他也担心兄弟嘛,毕竟睿霖哥不让人进他病房。”

    “我还打算要结婚的好不好?这要我以后老公知道了,还不得跟我闹翻天”,赵馨茹翻着白眼拒绝着。

    “好姐姐,你就答应嘛,我老公可是很有诚意的哦,他对你可以做出无上限的补偿”,乔依然朝她比划着钞票。

    “切,切,切,我要你老公,你能给我吗?还无上限,吹牛吧”,赵馨茹倒是闷闷不乐地,就是有些排斥再去医院了,不想再照顾方睿霖,更不想再见到徐宇。

    这钱诱惑不了,乔依然就开始走苦情路线了,“我老公可是说睿霖哥连医生也不见,也不吃晚饭了,你说他要是伤口一直不好,落下了病根,专门讹诈你,你以后也还是嫁不出去的,更合况,你忍心让我和我老公干着急又什么忙都帮不上吗?我心情不好,肚子里的孩子说不定就不高兴啦。你这个当干妈的,怎么能这么狠心。”

    “死丫头,你就胳膊肘子拐外面去吧”,赵馨茹想了想,方睿霖今天又跟好兄弟吵架了,她又离开了,他还沉浸在被心爱女人抛弃的怨念中,着实有些可怜。

    “老公,馨茹答应了,我们马上回医院去吧”,乔依然朝阿壮招了招手,“赶紧扶赵小姐上车。”

    “这是绑架,这是限制我人生自由”,拗不过乔依然这个小磨人精,她便最后还是去照顾方睿霖了。

    他们到方睿霖病房外的时候,医生和护士都在门外候着,里面没有一点动静。

    “嘿嘿嘿,我赵馨茹,赶紧给我开开门,我东西掉里面了”,她不悦地踢着门。

    是踢着门,她就是看不惯方睿霖这种大男人欺负小护士的样子,自己生气凭什么连累无辜的女人啊。

    终于,等了许久,吼了许久,赵馨茹怒了,直接给他发了一张他俩的头碰头,他光着上身的照片给他,威胁着,“想讹我不好好养病啦,我就把这些照片给你传网上去。”

    果不其然,不到一分钟,门就开了。

    迎接她的就是抢手机,“原来你发我的只是截图而已,真看不出来全貌是这样的”,方睿霖气得忍不住又使唤起了赵馨茹,“给我擦澡,睡觉。”

    “咳,人在江湖走,哪能不留点心眼呢,我是真的在我家没拍我们的那种照片,可你又逼我太急,我就只好前几天在你睡着的时候,拍几张来备不时之需啊”,赵馨茹喝了酒,又走了好久,只觉得很累。

    或许是今天见了那个徐宇的关系吧,她把方睿霖弄上病床之后就顺势躺在病床上了。

    “喂,你别装死,去打水来给我擦身体,要么就给我洗澡。”命令的话让赵馨茹觉得很吵,她直接捂着他的嘴,“我好累,我好像休息一会。”

    这个赵馨茹给方睿霖的感觉就是很要强,甚至要强到不惜拿身体去换的人,现在接触下来发现无论他怎么为难她,她也不会喊累,求饶。

    可现在她直接无力地躺在床上,神色还是那么地不舒服,这不由得让方睿霖好奇了起来。

    听到赵馨茹总算回了方睿霖身边,顾澈牵着自己小妻子的手说,“我们好久没有一起手牵手拍拖啦,不如走走。”

    “好啊,反正大半夜我也不担心有人会看到你受伤的脸啦”,乔依然小鸟依人地被牵着。

    她以为顾澈会带她去花园里来个半夜赏花的浪漫。

    哪知道这个别扭的男人,牵着她在方睿霖病房外饶了一圈又一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