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4章 生或死
    :

    几辆豪华的轿车在这个小村落里,w市相对于s市来说要落后许多。

    这里的村民也很少见到这种比电视上还好的车。

    夜幕已经降临了,顾澈一行人的车灯在这个落后的村子里也是格外的引人瞩目。

    在村东头一角,有着这样的对话。

    “小瓜妈,你赶紧要你们家小儿子去混几个线索,一条线索就十万啦,随便十条消息就100万了,你们家小瓜死的就没有那么冤了。”

    正在削着萝卜的老妇人把刀子停了下来,有些不敢置信,“就上午那外地口音的一男一女的下落吗?”

    “嗯啦,有钱的很,听他们说那几辆车都可以买下我们市中心的商场了。”

    瓜子妈越想越觉得不对劲,“那一男一女就是那个人蛇的家属吧,他们早上说要赔偿的时候,我们几家人把他们给撵走了。另一伙人早前过来不是态度很嚣张还一条人命只肯赔十万,还反过口来要告我们,这怎么就打听个消息就十万了。”

    小瓜妈拉上了同样在远航轮里失去了儿子的小军妈,一起朝村子里最热闹的地方走了去。

    “小军妈,咱们儿子们都死的冤啊,我们去看看他们玩的什么花样,不能让他们害死人,还想欺负我们。”

    为了给那群人下马威,小军妈拿上了镰刀,又把家里的斧头递给了小瓜妈。

    村民们看见这两位全副武装的样子,就给他们让开了道。

    这时,顾澈站在一旁,听着那些没什么营养的话,朝唐浩宇挥着手给提供线索的人发着钱。

    再这样下去是不行的,顾澈起身拍了怕手,“还有没有人见过我太太他们,谁有实质性的消息,我就给一百万。消息越多,钱就越多。”

    “老娘砍死你,害死我儿子只肯赔十万,还仗势欺人,现在居然一条消息就一百万”,小军的妈妈是个暴脾气,对着顾澈就甩着镰刀,“那小娘们的消息竟然比我儿子还值钱,早知道我就把她绑家里算了,也不枉我儿子白死了。”

    顾澈把替他接过镰刀的保镖扯到了一旁,他心里的疑惑更加明显了。

    一条人命十万,他觉得那不是想和解的态度,他也没时间去想更多了。

    他态度很是亲切又诚恳地说,“对于您儿子的去世,我们很抱歉。您看五百万够吗。”

    顾澈往后退了几步,朝这两位中年妇女深深鞠躬表示着歉意。

    随着故意过来的保镖,也跟随着自家老板鞠躬致歉了。

    “对不起。”

    五百万?

    在座的人都哗然了。

    小瓜妈是个淳朴的农家妇人,她深知儿子死了是要不会了,但是她就是受不了那口气,“你们早有这种态度,我们也不会非闹到法院,闹到报社,让国内外记者帮我们伸冤了。”

    顾澈问清楚之后,觉得其中有诈,他手上给s的人发着信息,嘴巴又问着他们,“那么我太太早上跟您说了什么,最后去了哪里?”

    人群里有个老人说,“那小姑娘接着电话的时候,电话都掉了,像是家里出了什么事,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的车子子在你们来之前的两小时里又被开来了,还没人。他们的车子就停在我鱼塘那里,我好奇的很呢。”

    不好了。

    顾澈觉得他好像是中计了,他把唐浩宇留下来善后,又很诚恳对那几个失去了儿子的村民说,“以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找我,赔偿的钱,我是一分不会少你们的。”

    “哎,这才有和解的态度啊”,小东的妈妈一手拿着沉甸甸的钱,“其实我们就是想要个公道,要个态度,小伙子你的态度在这里,钱不付全款我们也好接受点。”

    而在顾澈耗在w市的时候,陆松仁醒来了,他一醒来就看见了笑得春风满满的任颂鹿和面无表情的白海,唯独没见他的女儿。

    “依然呢?”

    “签了它,就把你女儿还给你,要不然,就活活烧死她”,任鹿颂望着陆松仁已经把口罩给拿到一边去了。

    为了防止陆松仁求救,白海挡住了那呼救的铃。

    “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陆松仁因为脖子的经脉大出血,他压根就没有力气,连坐起来都有困难。

    对于这些骂人的话,任鹿颂闭眼耸了耸肩,“表哥,说这些话又有什么意思呢?我给你找了帕满的活,你偏偏把他得罪了,你得罪人事小,却害死了我老婆和女儿。”

    “贩卖毒品的事被抓住了那就是死路一条,还怎么脱罪,我才不会那么没脑子,”陆松仁是心心念念要回来s市报酬,所以他很谨慎坐着那些踩着法律边界的生意。

    白海把陆松仁的正在输营养液的点滴给停掉了,“多拖一会,警察就会进来了,我到时候会让把你女儿被烧死的视频传给你。”

    言毕,白海朝陆松仁扔了几份文件。

    拿在手里一瞟,那都是陆松仁利用不同身份的财产和各个公司的股权转让协议书。

    “对,你没看错,我一句话概括好了,因为人蛇生意,陆松仁名下的财产被冻结了,而你其他身份的财产签了这个就会转给我们了,简单点来说,就是让你安心坐牢,否则,就让你看着你唯一的女儿被烧死。”

    白海说完,就看到了那平板电脑上出现的画面,乔依然和阿黄都在杂草堆的最上面,有两个彪形大汉拿着火把站在草堆的旁边。

    “签还是不签,死还是不死,一切都由你做决定”,白海把平板电脑给关掉了。

    陆松仁死死拽着那几分文件,被任鹿颂按着手,他很不想签字,可他真的舍不得唯一的女儿被火火烧死。

    蓦地,陆松仁冷笑了几声,该死的顾澈为什么还不去救他女儿,“我签了字,我还是不知道我女儿是不是活着的,我不签。”

    “我帮你,就当是你这些年栽培我的回报”,白海把电话打给了顾澈,“你老婆就在城西的木材仓库里,现在已经着火了,快点去。你也知道你岳父见不得你们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