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7章 是真的还是圈套2
    :

    被高雅澜喊老公的这个人是小洗,他是顾澈的得力手下,经常帮顾澈满世界寻找资料和寻找顾澈想找的人。

    小洗俨然一个无能的男人,坐在地上嘶吼了起来,“我不管,你们玩了我老婆,就得给我身心的损失费。有刀的人霸占我老婆,也要给。”

    “大不了,少给点呗,”小洗凄惨兮兮地哭了起来,又对着屋子里的同伴眨巴着眼睛。

    寂静的村落里,因为这个小院子的闹哄哄,惹得那些看家的大狗们集体狂吠了起来。

    可是现在的时间还太早了,村子里隔间的距离又有些大,路过的大狗走过之后,一切又陷入了宁静之中。

    “高雅澜,我劝你识相点,娜姨的下落不交代出来,这将是你最后一次见到的日出了。”

    拖着高雅澜的人把手里的锐刀都靠近了她柔嫩的脖子了。

    高雅澜哭着呐喊着,“你告诉我爸爸,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他和那个小三的,我死了,也要把他给缠死了。”

    这个陆松仁,果真就不是好惹的。

    还好她当时把顾澈要她小心陆松仁的话听进去了。

    现在这个局面,她早就料到了,所以她不怕。

    为了心爱的男人,她总算可以做点事情了,她爱顾澈十几年,爱到她可以为了他放弃生命。

    “那个小三给了你们多少钱来买我的命,”临死她也不要把线索引到了娜姨身上,“后妈居然已经做到谋杀的份上了。”

    有些事情,就让它随风去好了。

    “赶紧放了我老婆,要不然我报警了,”小洗已经慌神了,顾澈要他保护高雅澜,这要被伤着了,或是死掉了,他要怎么交差。

    望着那刀口已经渗出了血,小洗面容上已经很急了,但是他心里却是越急越冷静。

    他把手指放在口里,吹了三声之后,又捡起了地上的砖头跺着脚,骂着,“快来人了,简直没有王法,抢了我的家,又要掳走我老婆,有刀,又有血。”

    中气十足的哭喊声,混杂着那掷地有声的砖头落地声,引得那些听觉敏锐的狗再次狂吠了起来。

    那个用到架着高雅澜的人,拖着她就要往后走,那后面有他同伴等着他们。

    然而他万万没料想到,正在那后面等着他的是三辆警车。

    面对警察的全副武装,抓着高雅澜的人压根就不敢轻举妄动了,他甩给了高雅澜一个愤恨的眼神。

    在高雅澜在警车里接受包扎做着笔录的时候,顾澈来了。

    他找现场的警官了解了一些基本情况,高雅澜给出的版本是,她正在伏案做衣服的时候,突然有两个男人闯进了她的家,那两个男人说是要把她给卖到越南去,让她这辈子都回不来,她怀疑是她后妈做的。

    而那两个对高雅澜行凶的人却说认错了人。

    总之疑点重重。

    “阿澈,你怎么来了,我好怕,”高雅澜此刻还在颤抖着,她眼巴巴地望着上了车的顾澈,她什么也来不想就扑进了他的怀里。

    就算这份安慰只有一秒钟,她也不嫌弃短。

    差点就以为这辈子都见不上顾澈了。

    “雅澜,老实告诉我娜姨在哪里,”顾澈把她给扶起了。

    高雅澜不等他推开,就自觉地靠在了椅背上,她闭了闭眼睛,又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你不把娜姨交出来,今天这样的事,不是会第一次,”顾澈那张阴郁的脸上黯淡了许多,他很想见到娜姨,真想知道真实的实情。

    “阿澈,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说,娜姨回老家去养病了,”高雅澜摸着脖颈上的伤,又用着乞求的语气说,“你们为什么就不能让一个老人家好好养病呢?”

    还好,她把娜姨和小欣给藏起来了。

    可是以后要如何保证他们的安全呢。

    面对这样的高雅澜,顾澈反倒是有些摸不清楚了,“你为什么不跟陆松仁站一起,帮他好好拆散我跟依然。”

    已经得知了那年事情的高雅澜,万般不愿意顾澈面对那残忍的过去,她抹了抹眼角的泪水,转移着顾澈关注的点。

    “有用吗?我那么爱你,你又何尝多看过我一眼,我才刚刚从鬼门关逃出来,你都不问问我身上的伤势,也不多安慰我,就问不停娜姨的事。反正你也不相信我,你觉得我知道就是故意不告诉,是不是?”

    唯独这个方法,才能让他对她的怀疑少一点吧。

    他若是真像她所说的那般无情,她现在就已经死掉了吧。

    报警,还有那个假装她是老婆的醉酒男人,都是他的安排吧。

    “对不起,在有关我妈妈的问题上,我比较过激,”顾澈这才观察起了身边的女人,她好像还没有从惊恐中恢复过来,手和腿仍在不停地抖动着。

    他不由分说地就把他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披在了她身上。

    曾经幻想过无数次这种场景的高雅澜,可当这一刻来临的时候,她一点也没有以前那般开心,甚至只有苦涩。

    “阿澈,你找到娜姨又如何呢?你就能确保她所说的话是想要的答案吗?你能保证她能说的是真话吗?”高雅澜知道按照顾澈的作风,一定会锲而不舍地去找娜姨。

    然而,她一个人的力量又有限,她不能保证娜姨会一直不被找到。

    高雅澜的这个答案让顾澈心里不由得反思了起来,陆松仁既然能当年教唆娜姨,那么她现在也能教唆娜姨。

    “雅澜,我让人送你回家,”顾澈转身就下车了,当年的事情并不是只有娜姨一人参与了,还有陆松仁的妹妹陆宝珠。

    在s市对顾澈来说,要找一个人只是时间问题,就像他给她打了电话,没多会,他的手下就找到了她,还救了她。

    高雅澜把头埋在了膝盖很久,知道有些事情她要拦不住了。

    这种无力帮助自己心爱的男人的感觉,比顾澈不爱她还难受。

    她追着顾澈下了车,挡住了他的车。

    顾澈打开了副驾驶室的位置,又朝她指了指。

    上车后的高雅澜,锁着那些看热闹的村民,“阿澈,你爱依然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