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9章 将错就错
    :

    顾澈这才意识到刚才想到了乔依然,心里的那股子不服气和愤怒在作祟,就捏着徐灵巧的胳膊用大了力气。

    可他并没有马上刻意地松开,而是开起了玩笑:“瓜妹还是老样子,胳膊还是一如既往地结实。”

    “来看看,身为女孩子的你,是不是胳膊还是跟男人的一样粗,”顾澈说完,垂眸望向徐灵巧的时候,那眼眸里全是对小时候欢乐岁月的回味。

    每个人的童年,几乎是最幸福的年岁了。

    徐灵巧最近因为儿子的事情急的是焦头烂额的,在听到顾澈还是像小学时候说话的口气一样,她朝他憨憨地笑着感叹:“还是小时候好啊。真没想到,你也和小时候一样。顾班长,还是那么地热心肠,还是那么爱拿我当兄弟。”

    “嘿,再来掰掰腕子呗,你现在搞不好还是会输给我。”

    说完,就拽着顾澈的手,直接坐在了一楼休息椅上。

    让一个讲究的大总裁在如此的公共场合里跟一个女人掰腕子玩,实在是有点过于辣眼睛了。

    “别了,我要是赢了,别人只会觉得我欺负你了。我要是放水让你赢了,你又会不服气的,”顾澈有些不好意思地朝四周望了望,还抬头望了望,生怕被人给看见了。

    从他开始往四周扫视的时候,在楼上偷看他的乔依然就马上把她自己给隐藏在一个石柱子的后面了。

    许久不见他,依旧还是那般帅气。

    站在人群中,还是那么光彩夺目让人挪不开眼球。

    乔依然只觉得她自己的眼睛涩得难受,她忍着不去看楼下的人,可她却在躲在柱子后面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偷偷往下瞄了瞄。

    徐灵巧全然不管顾澈推辞的话,她直接把她自己的袖子往上给卷了上去,拍着他们中间的小桌子道:“你呀,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害怕输就找那么多鬼借口。”

    小学时候的顾澈,是个热情又调皮的小男孩。

    那时候他妈妈还在,他每天都过得很幸福,性格也很外向,与现在成天冷着脸的样子是完全两个人。

    犹如小学时候他们同桌的时候一样,顾澈用手指弹着她脑门,笑到:“瓜妹,你是怎么维持你的单蠢的,这么多年一点都没有变化?成年男人的力气,可不是女人能够比的。”

    “瞎说,信不信我还能像小时候一样,把你背起来摔跤玩,”徐灵巧边说还跃跃欲试地站了起来。

    反应极快的顾澈,直接用手反剪住徐灵巧的手了,他用着长辈的语气感叹着:“你这样的人啊,到了三十多岁才被骗,这还实属难得呢!”

    人都是有这种心理,觉得自己曾经赢过的人,这辈子都不会翻身的。

    此刻,徐灵巧就是这种心理,“唉,你怎么偷偷地背着我变得这么有力气了。”

    松开了徐灵巧,“顾澈拿起手比划着他们身高的差距:“瓜妹,你知道了吗?”

    他语气在叫“瓜妹”的时候,故意咬重了语气,甚至还有点宠溺的口气。

    瓜妹,这个称呼,是“傻瓜妹妹”的简称。

    那是源自于当年的徐灵巧成天都傻乎乎迷迷瞪瞪的,力气又很大。

    大家不敢当面骂她,就给她取了这么一个损人的外号,还美曰其名为“因为徐灵巧你家里的农场种了很多瓜,我们才叫你瓜妹的。”

    提起这个让自己得意许久又受辱的外号,徐灵巧直接就火山爆发了。

    “顾澈,你是不是又皮痒痒,欠揍了!”徐灵巧佯装着要脱鞋子打人了。

    一切都和小学时候一样,小时候无忧无虑的感觉又回来了,徐灵巧在这一刻都要忘记她的儿子最近一直都是游走在鬼门关的事情了。

    现在的医院人很少,一楼的大堂里的回声还有点大。

    乔依然只是在二楼,她越听心里就越发不是滋味了。

    她知道她自己是舍不得顾澈,是嫉妒那个被他拥抱的女人,要不然她刚才看他的时候也不会带着埋怨。

    “乔依然啊,乔依然,你心里有什么好不平衡的。你伤害他,无非就是希望他过得开心啊,现在他这么开心,你该欣慰才是。”

    楼下,顾澈在和徐灵巧打打闹闹过后,心里很是焦急想上楼去偷偷看看乔依然。

    不知道乔年芳怎么样了。

    “走吧,去看小明了,”顾澈双手插进了口袋,帅气地站在了徐灵巧的面前。

    他这样就把背影留给了乔依然。

    还是那么伟岸又让人温暖的后背,乔依然悄悄地对着他后背的方向伸开了手,指尖像是感受到他的体温一样。

    蓦地,徐灵巧开心的笑容就完全消失了,她很是不自在地咬着她的手指望着顾澈道:“我很害怕回到手术室门外,医生突然冲出来告诉我小明没救了。只要我不回到手术室外,手术就是一直在进行地,那么小明就是还活着的。”

    刚才说是要找小明爸爸去拼命,也是她害怕面对小明救不活的现实。

    “不会的,”顾澈并不知道小明究竟是什么病,究竟是病到了什么程度。’

    但是他知道现在的徐灵巧是需要安慰的,“你要相信赖柏海的医术,你那么瞎担心,还不如打算以后要怎么好好照顾大病初愈的儿子。”

    顾澈不仅不会安慰人,而且也不会不急于事实去判断事情。

    但是这次他很是意外地劝着徐灵巧。

    这两人,一直都是顾澈的声音不大,徐灵巧的声音很大。

    二楼的乔依然,只能感受到顾澈对这个女人很温柔,她心里由不得有些忿忿不平了,这两人只不过才认识一个月而已,他就对她那么温柔了。

    要知道,她可是跟顾澈生活了很久,他才对她的态度开始温柔。

    不平衡的天平在她的心里摇摆了起来。

    一阵电话声音把乔依然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电话是刚从越南回来的阮磊打来的,乔依然把事情简单跟他说了之后,阮磊连家也不回,就说要赶来医院了。

    挂上电话后,她强迫她自己不要再去看顾澈与别人亲亲我我了。

    他们之间所有的一切都随着她捅下去的两刀被切断了。

    顾澈总是觉得有道视线一直在盯着他看,可是当他回头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有。

    他很清楚,他这是幻想着乔依然能多看他两眼。

    这个世界上也只有乔依然这个狠心的女人才能做到把他的尊严放在脚下踩了。

    “县里面的医生不肯给小明手术,除了他疑似感染艾滋病,更重要的是,他们觉得小明几乎是没救了。他们要我在手术单上签字,说是手术成功的几率太低了。”

    说道这里,徐灵巧很是倔强地不让她自己的眼泪往下掉,“一开始听到他们这样说我儿子,我脾气就上来了,把他们医生都给狠狠揍了一顿,还断了几根肋骨呢。”

    “你打了医生,是没人敢给你儿子看病了吧,”顾澈对她这种行为没什么觉得意外的,但又忍不住教训道:“难怪你刚才一直不肯说真话的,是怕赖医生被你吓的拒绝收诊小命明吗?”

    徐灵巧点头如捣蒜,“还好在你的帮助下,我的儿子被那么多医生一同治疗了。”

    至于手术能不能成功,她现在不想去想,甚至是不敢去想了。

    只要手术一刻不结束,她的小明都有机会活下去的。

    “来吧,你输了就好好哭鼻子呗,”顾澈直接就露出了精装的小臂,他抬头的视线正好能看到二楼的手术室灯是亮着的。

    风尘仆仆的阮磊赶到医院的时候,就看到了顾澈正和一个女人扳手劲,玩的那叫个不亦乐乎。

    气得他直接就把外套砸在了顾澈的脚边,“你还是个人吗?这种时候是故意来挑衅看笑话吗?这么大的医院,怎么可能没有医生给年芳洗胃,你知不知道……”

    算了,他就是故意为之的。

    这家医院与顾家是什么关系,阮磊当然早就知道了。

    所以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如此了。

    “你这人是不是有病啊,”徐灵巧腾地一下就站起了身,她可是亲眼看见这个跑进来的男人是用一副砸顾澈的,“你再动手试试。”

    边说,徐灵巧就跃跃欲试地要去揍人了。

    对于一个爱憎分明的人来说,欺负她的朋友,就是跟她作对了。

    那是绝对不允许的。

    尤其顾澈今天还帮了她这么大一个忙,经济拮据的她也能请那么多医生给小明看病了。

    “瓜妹,这局不算,我们继续,”顾澈并没有搭理阮磊,而是拉住了徐灵巧的胳膊,防止她再冲动,“他认错人了。”

    “顾澈,你不配,你真的不配,”阮磊很想把眼前这个穿得一表人才的男人给痛揍一顿才好。

    为了他的前途,乔依然痛苦地单独离开。

    她害怕她自己会忍不住去找顾澈,求着他用锁把她锁在房间里的桌椅上。

    有好多次,他都偷偷看到了乔依然对着她捅顾澈的手死劲地打,使劲地骂,就算血肉模糊了,她也不让人给她上药。

    在阮磊失望地转身之时,顾澈不咸不淡地说着:“我有这个资本,有意见就自我去消化。”

    “顾澈,你一定会后悔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