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1章 卸下防备才能拥抱真心
    :

    顾澈直接转了个身,站在了麦克风前面,又慵懒地坐在转椅上。

    “重新再演奏一遍,”他的语气是一种让人无法拒绝的强调,让人不得不去听从。

    “好,各位大哥拜托你们再来一遍,”小祝是故意降低了音量,尽量使他的声音听起来粗暴。

    因为小祝长得阴柔,在酒吧里,不仅是得到了女性们的喜欢,更是得到了很多男人的青睐。

    为了再次避免不必要的误会,小祝直接就很爷们地撸起了袖子,“我来吹萨克斯。”

    这种需要庞大肺活量的乐器,就更能彰显他作为一个纯爷们的证据了。

    像他这种弱势群体,不能直面反抗,就只有智取了。

    “只要钢琴,其他人可以下班了,开始,”顾澈直接冷声吩咐着,就开始把麦克风的架子给调低了。

    现如今舞台上的人,只有小祝会弹钢琴了。

    望着鼓手,吉他手,贝斯手,萨克斯风手不怀好意地对着自己笑还拍着他肩膀的样子。

    小祝就有种,他今天会不会尸骨无存的惨况了。

    望着台下经理督促的手势,他只好咬牙下了第一个音符了。

    随之,顾澈低沉如大提琴般地醇厚声音唱了起来。

    在你吻我之前,让我看你的脸,穿过你的眼,直到辛天宁。

    泪水戏精昨天,用未来时间看辽阔世界,分享一切。

    关于爱,无论谁,都期待,美好句点。

    ………

    …………

    钢琴声和顾澈醇厚的声音是相得益彰,经理心里松了口气,索性目前一切都还是正常话了。

    人群里,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就是段局长。

    他拍着段局长的肩膀开起了玩笑:“很难得在段局长下班的时候见到您了。人民警察现在怎么只能来酒吧玩,不能去ktv玩了吗?”

    “你怎么就知道我现在不是在上班?”段局长的目光始终是追随着顾澈,生怕这小子突然崩溃了。

    “段局长,求放过,我待会让人给您那边送点……”经理油腔滑调地想巴结段局长。

    人性的段局长指了指台上的顾澈,“不许让我犯错。”

    “不敢,我只是觉得段局长平时是很罩着我们,就想着把警民关系给拉拢一下呀。”

    经理也是个人精,一边用眼睛见识着舞台上的顾澈,一边跟段局长聊得起劲。

    段局长像是为了避嫌一样,斜昵了经理两眼,就走开了,还用视线指了指舞台上的顾澈:“你这是瞧不起我兄弟吧,他能喝酒不付钱吗?”

    “那祝段局长和顾先生玩的开心了,”经理很快就调整了心态。

    一首歌好听与否,很大程度上是取决于演唱者放了多少感情在里面。

    顾澈的唱功算不上是最好的,但是这首中文版的《betterman》被他演绎地,像是带观众进入了一场充斥着纠葛与怀疑的感情故事里了。

    “想不到这小子还有这么一手,”段局长直接对着舞台上的顾澈开录了,“真不知道现在小女生都喜欢什么小鲜肉,像顾澈这样的熟肉唱的多有感觉。”

    同样有这种感觉的还有那些酒吧的顾客,女人们交头接耳道:“这男人受伤了,姐妹们我们要去趁虚而入吗?”

    “肯定要去啊。”

    只是舞台旁边的保安把这些居心叵测的女人都给挡在了下面。

    “帅哥,你电话多少啊,我们待会一起吃宵夜啊。”

    “好好听啊,你是哪个公司的艺人啊。”

    舞台的灯光依旧是昏暗的,很多人都清楚顾澈的相貌。

    外人只看到了一个看似落寂又深情的男人在舞台上低唱着。

    tobeabetterman

    在我们拥抱之前

    用灵魂感觉

    彼此的心扉

    自私界限

    是否卸下防卫

    用真实语言

    去承诺明天

    勇敢的给

    过去是一路荆棘的旷野

    那些是与非

    那些错与对

    流着泪的长夜我们发现

    爱需要准备

    爱需要准备

    唱完之后的顾澈,握着麦克风,眼光盯向了当时他与乔依然第一次见面的楼梯旁。

    她是那么的冒失。

    他们的爱情就像是暴风雨一样,是一点准备都没有的。

    所以,在经历了那么多荆棘的路段时,显得是那么地苍白无力,也就那么容易不相信彼此出问题了。

    他唱完了这首歌,突然之间明白了很多一样。

    正如歌里所言一样,要卸下防卫,用真实语言去承诺明天。

    突然之间,心里就不再计较她对自己那么残忍连一句道歉都不说的事情了。

    好像很多的不甘心都消失了,他想要的是两个人卸下那些重重的壳,消除她心里的所有悲痛。

    段局长把顾澈送到楼下的时候,并没有急着走,而是把下车停留了。

    望着顶楼那亮着灯的房子,他好玩地把顾澈在酒吧里的演唱视频发给了蔡媛媛。

    对方几乎是秒回:“是我阿澈哥吗?你们在哪里玩,我也要去。”

    “你一个女孩子家,去什么酒吧。”

    “你一个人民警察都能去,我为什么就不能去。”

    楼下这两人在手机里斗嘴,楼上的乔依然两人则平静了许多。

    顾谦并没有走,他一直守着顾毅,赵馨茹已经离开了。

    “爸爸,你回来啦,”顾毅兴奋地朝顾澈跑了过去,他不时看着妈妈,不时看着爸爸,又看了看正扭着头看他们的妹妹。

    久违的一家四口的感觉太棒了。

    “阿谦,你先回去吧,”顾澈送走了顾谦,就把顾毅抱上了楼,把他和年芳放在了床上玩。

    “我们谈谈,”顾澈把床边的防护栏给竖了起来,就朝着书房去了。

    “妈妈,爸爸欺负你,你就叫我过去帮忙,”顾毅握着小拳头就站在了床上,他再三声明着:“我是绝对不允许爸爸赶走妈妈的。”

    乔依然笑着拍了拍他屁股:“这儿子,真好。”

    她才踏进书房的门,就闻到了一股酒味。

    “你的胃不好,酒还是少喝点吧,”涌到喉咙的话,乔依然还是忍住了。

    人家庆贺去了,她这个阶下囚有什么立场去关注。

    顾澈已经坐在了书房露台上的竹藤椅上了。

    她毫不犹豫地就坐在了另一边。

    “也给我一支吧,”乔依然看着他拿了根烟出来,就毫不客气地用手指去夹他手里的烟了。

    顾澈骨子里是个很大男子主义的男人,他是接受不了女人抽烟的,尤其是自己的女人。

    “你……什么时候……”他发觉她是用力在抢他手上的香烟。

    那股子狠劲,让他有种自己与她是有着什么深仇大恨一样。

    “少抽点,”顾澈还是妥协了,不仅把烟给了她,还很自然地给她点了火。

    火光下的她,依旧是那张清秀的美丽脸庞,可是她眼里却不如以前那么清澈了。

    她抽烟的姿势和习惯一看就不是刚学会,而是有了一段日子而形成的习惯了。

    顾澈有些没趣地拿过一瓶红酒,打开了。

    给乔依然倒了一杯,“女人喝点红酒养颜。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为什么要……”

    “从顾毅被抢走的那天开始,我抽了人生中第一支烟,”乔依然吐了一口烟,又望着前方空旷的海掸了掸烟灰,“既然我没事了,改天让律师来,我再把心意西点转到你名下。”

    现在的她,很平静,换句话来说,是她不敢跟顾澈叫板了。

    她怕被阮磊抓去成为了陆松仁的软肋。

    在他身边,有着顾毅生母的身份,日子应该还算是安全的。

    明明顾澈在心里回答的是,“没这个必要,本来就是送给你的”。

    可看着她那种恨不得跟自己分割清楚的样子,他言不由衷地说着:“我不需要你来教我做事。”

    说完,他就后悔了,总是眼光是看向了别处,却还是留意着她的一举一动。

    “呵,”乔依然干笑了一声,又盯向了顾澈,问着:“是不是很不习惯这样的乔依然,不再是那个对你言听计从,对你温柔的女人了。”

    “这样的乔依然……”让顾澈很陌生,也很害怕,怕她不爱他了。

    “是假的吗,”乔依然挑眉俏皮地问着,像是自己不是乔依然一样,“习惯不了,就不要勉强自己。反正你这么有钱,养你儿子的生母,送套房子给她也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

    “当然,收了你的钱和照顾。我以后都不会走了。还有话要说吗?”乔依然直接就起身,丢掉了烟屁股。

    顾澈阖眼,心里有种很复杂的感觉。

    心口被堵的很难受,他们之间就没有办法好好聊一聊了吗,“我还能相信你吗?”

    “可以,毕竟我怕死,外面想抓的人很多。你想再娶了,我随时都可以配合你去办手续,”乔依然直言不讳完,就走了。

    在顾澈以为她会离开着这里回房去。

    可蓦地,他就感觉到肩上多出了一双细细的手。

    她的手滑过他的脸颊和胸膛,最后从他那衬衣缝隙间滑了进去。

    端起了一杯酒递给顾澈,见他只是直勾勾望着自己,不带一点其他的情绪,更没有欲一望。

    乔依然冷笑了一下,又一口把红酒给喝了个干净。

    “想知道我变没有变,脱光了就更清楚点,”她的唇沾着红酒的湿润,在他耳边嘟囔着,“我肯定不会拒绝我的金主。”

    他别过头,把她的手从他衬衣里拿了出来,“你困了。”

    “或许吧,”乔依然亲了他太阳穴一口,就真的离开了。

    “小顾毅,妈妈来喽,你有没有睡着啊。”

    “妈妈,我没有,我在跟妹妹讲故事呢!”

    “你还真是坦诚,”顾澈哪里会想到会是这种答案。

    想要她,现在却不是时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