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2章 你以为是你啊
    :

    在去顾澈公寓路上的时候,顾海峰忍不住问顾谦:“你大哥跟你大嫂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年芳又……”

    作为父亲,顾海峰疼爱顾澈是无需质疑的,但他也是容不得有人在他眼皮子底下欺负他儿子的。

    人活到他这个年纪就不可能会太单纯,尤其是他这种经常要在商海里沉浮的男人。

    他的温柔和狠厉都是可以很自然地转换的。

    深知自己爸爸并不是表面看起来这么慈祥的顾谦,歪着头看着自己爸爸,又拍了拍他的心口:“老头子,你啊,别上了老爷子的道了。你觉得你的大儿子,我的大哥会是那么个傻子吗?”

    “这年芳肯定是我大哥的女儿。”

    “那为什么年芳最近不跟他们住,而是住在睿霖家,”顾海峰也是听说了自己的大儿媳把方家搅和地翻天了。

    对此,他还对乔依然挺有点微词的。

    方老爷虽然跟他不是亲兄弟,但是那感情是比亲兄弟还是要亲上许多的。

    他年轻时候遇上那些的绑架,还有商业暗杀,每次都是多亏这个好兄弟为自己保驾护航的。

    顾谦哪里知道这么多,他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用手指在自己爸爸面前晃悠着:“好你个老头子,你竟然敢私下查大哥。我看你是又皮痒了,是不是又想父子反目成仇啊!”

    “臭小子,你少给我没大没小的,”顾海峰把自己儿子的手指头给扳下来之后,又凝着自己儿子,认真地说着:“是你方叔叔说的,我是觉得依然这孩子,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对自己爸爸的这个总结,顾谦很是认同。

    他那头就像个不倒翁在点着,他用着特别忌讳如深的眼神望着自己爸爸,“老头子,你看看你家老爷子,我爷爷,被我大嫂给修理的……劝你,保持中立,不要乱站队!”

    “我就不信她能让你大哥是非不分了,”顾海峰今天除了要给顾毅送礼服过去,其实也想见见乔依然。

    毕竟方老爷就方睿霖那么一个儿子,方老爷又一辈子要强,肯定是不会跟自己儿子先低头的。

    他想着要乔依然在中间能不能调解一下,或是她去方家道个歉什么的。

    “她就能,”顾谦很是肯定地回答着,又再次强调着:“你看看我大哥,现在还回去看爷爷吗?我爷爷现在特别想一个小孩子,各种闹,无非就是想得到我大哥多看他一眼。”

    “去去,少丑化你爷爷,”顾海峰一想到自己爸爸跟儿子之间的战争就觉得头疼。

    真是儿孙都是来讨债的。

    到了公寓的时候,顾谦再三劝着自己爸爸一定要注意分寸。

    “老头子,不想着你婚礼上见不到你大儿子,待会说话就要注意点,知道吗?”顾谦觉得现在也挺好的,至少自己大哥心里是开心的。

    虽然他现在的事业受到了很大程度的打击。

    钱没有了,可以再赚嘛,可是老婆再跑了,他会疯掉的。

    “呵呵,什么时候轮到你管我了,我好歹也是她长辈,”顾海峰整理着自己的衣服,一副要在乔依然面前耍耍长辈的威风。

    在他们还没按门铃的时候,公寓的门就从里面打开了。

    “爷爷,二叔,”顾毅把手上的卡通雨伞往脚边一丢,就朝着顾谦伸开了双臂扑了过去。

    “爸爸,阿谦,”乔依然有些别扭地叫着他们。

    发生了这么多事,她跟顾家的人都很是生分了,尽管她刚才在朋友圈跟顾谦斗图了好一会。

    “这么大雨,要带着孩子去哪里啊。你也老大不小了,照顾孩子的事情也不要总指望阿澈一个人,他毕竟是个男人要在外忙事业,”顾海峰直接就开始数落起了乔依然。

    他上下扫视了这个年纪轻轻的女人,以前不是挺温和的吗?

    那小媳妇的样子,看着就让人心疼,让人担心她会被欺负了,真是想不到她几句话就让方家大乱了起来。

    乔依然握紧了手上的盒子,本来想解释的。

    可她看着顾海峰对自己疏远又挑刺的样子,也就放弃了,只是应着:“您放心,顾毅也是我儿子,我也舍不得他受一丁点委屈和伤害。”

    其实,她还想顶几句嘴的,顾海峰的这话明显就是矮化了女人。

    然而,她最近也是没在工作,就算不是靠顾澈养着,也是靠着陆松仁的钱在养着她。

    看来,她真需要好好做一份事业了,要不然她以后在顾家面前是一点底气都没有了。

    她还是维持着礼貌和笑容把顾谦和顾海峰给迎进了家里,也就不再作声了。

    “这蛋糕真的是你做得?”顾海峰也觉得自己刚才有点下马威过头了,就主动跟乔依然套着近乎。

    “是,”乔依然很是客套又疏远地回答着。

    “既然你懂蛋糕,为什么上次心意蛋糕还出了那么大的事,阿澈为了摆平舆论也是花了不少气力的。”顾海峰只是单纯地心疼着自己的儿子,也想侧面让乔依然知道自己儿子为了她付出了不少,希望她不要再辜负自己儿子了。

    “让您担心了,”乔依然低着头道歉着。

    至于真相是什么样的,她觉得顾海峰也是不想知道的。

    以前对自己那么好的公公,现在变得看她怎么都不顺眼了,这其中的落差,她心里也是难受的。

    可,她能怪谁,谁让她的亲爹是陆松仁。

    此后,除非顾海峰问她话,她才会简单回答几个字,绝对不多说,也不顶嘴。

    见状,顾海峰有种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的感觉了。

    见气氛有些诡异了,顾谦试图缓解着气氛了,“小顾毅,是不是你大雨天还要妈妈带你去游乐园玩啊。你这小家伙,是不是又耍赖了!”

    在顾家,只要顾毅想要的东西,想去的地方,他张嘴说了,没有人不给他不带他去。

    因为不听他的,他就会哭到大人心里发寒。

    也就自从乔依然回来后,顾澈就逐渐开始敢跟这个小祖宗唱反调了。

    “才不是呢?”顾毅用看白痴的眼神望着顾谦,又指了指乔依然放在桌上的盒子:“我们要给爸爸送蛋糕去的。你以为我是你啊,只记得去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