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对的男人错的女人
    :

    五星酒店窄长的走廊上奔跑着一个娇小的身影,边跑还边不时的看一下手机,侧头看一下左右两侧,一扇门都没有。

    “这是顶楼没错,但是总统套房在哪里?”左小右倚着墙壁喘气,一面拿出手机打电话。

    “聪哥哥,我已经到睿星酒店顶楼了。对,可是没有找到总统套房。嗯,总统套……”

    “啊!”

    左小右话还不说话,身后的墙壁突然向后一倒,她的身子立刻向后栽去。

    “唔!”还没等她做任何反应,就被人揪着领口提了起来了,狠狠地压在了墙上。

    原来刚刚靠的是门,不是墙。

    左小右大脑刚刚做完第一个反应,胸前就被一只大手压住了。

    轰!!

    大脑里的火山轰地燃烧了。她目瞪口呆地盯着自己胸前的大掌,一张小脸瞬间涨得通红。她,居然,他,居然,把手放在她那里?!!

    遇、到、流、氓了吗?!

    左小右慢半拍的脑子还没反应过来,头顶就传来一声谑笑:“怎么?舒服的说不出话来了?”

    左小右惊醒过来,一把推开胸前的手,没推开,再一推,还是没推开,只好死死地握住对方的手腕,好像那样就可以保持两个人的距离。

    终于,略去所有疑惑,生气了:“放开我。”

    “来都来了装什么矜持。”男人在她胸口的手一抓,扯着衬衣就把她当一个破布娃娃般往里拖,完全无视她是一个生命体。

    跟电影里的变态杀人狂魔没什么两样。

    “你,你干麻,你要干嘛?放开我,我是来找人的。”左小右故作镇定。这里是酒店最顶楼,她刚刚来来回回跑了数遍都没有一个人。她估计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听到的。

    而男人从头到尾对她的任何反应都无动于衷。

    遇到变态了,怎么办,要怎么办。

    眼看着离门越来越远,左小右心乱如麻,一边又告诉自己左小右你要自救,要冷静。

    冷静,呼,冷静。

    对了,刚刚、刚刚跟陈聪打电话,电话还没挂呢,或许还有机会。

    左小右突然扬声高叫:“这里的门怎么都像墙一样,做得这么隐秘,你是什么人?是不是做什么违法的事?”

    有这样的暗示陈聪来救她的话,就不会找不到门了。

    “啊!”

    还不等左小右为自己的小聪明高兴,男人一把把她贯进了浴缸里,花洒当顶淋下,转眼间她就变成了一个落汤鸡。

    左小右气得抹了把脸要从浴缸里站起来,还没起一半就被人重重推了回去。

    “你,变态啊!”

    然而在抬眸的瞬间她还是被眼前的男人给惊艳了。

    精雕玉琢的五官,剑眉入鬓,笔直的鼻梁下薄唇微扬,性感得要命。而那一双深邃的眼眸,此刻因某些莫名的情愫而显然分外妖娆。

    现在的变态,都长这么好看?!

    变态妖孽般的俊美容颜在眼前放大:“这一层楼,除非我愿意,否则没有人能上来。”修长的手指捏住了她的下巴,明明笑得俊美非凡,可是偏偏左小右看得不寒而栗,“所以,女人,收起你的小聪明。”

    嗡!

    被他发现了。

    “喂,你干什么?”就在左小右一愣神的功夫牛仔裤上的腰带就被抽出来了。她立刻捂住腰口,戒备地盯着眼前的男人。

    男人关掉花洒一脸嘲讽地盯着她,湿透的白衬衣紧紧地包裹着她的身体,露出少女玲珑有致的曲线。领口因为一路拖曳而扯掉两颗扣子,斜到一边露出雪白小巧的肩胛,薄薄的水痕从肌肤上滑过,衬得皮肤格外晶莹剔透,似婴儿般吹弹可破。

    男人的喉咙紧了紧,眼眸中隐隐有一抹腥红,仿佛被他压抑着一闪而过。

    “你,你……”

    男人看猎物般看着自己的眼神让左小右害怕。

    “你,不要过来,你想做什么?”左小右一手抓着裤腰,一手扶着浴缸想要站起来逃走。

    刚刚起身,修长的手指戳在了她精致的锁骨处,微微用力,左小右脚下一滑又摔了回去,池水飞溅。

    起身,推倒,起身,推到……

    明知道对方在耍自己玩,可是左小右还是不放弃。

    “啧啧。”

    如果不是药性让身体膨胀的太过疼痛,他肯定会继续玩下去。因为,看着那倔强的小眼神在一次次站起的希望和颠倒的失望中明明灭灭的感觉,还真有成就感。

    “眼神很不错,不过游戏结束。”男人宣布。

    在最后一次把她推倒后,男人不再给她起身的机会,手指以极为熟练的姿势解开了她裤扣。

    “啊,啊,你干什么,变态,你干什么?”左小右胡乱地挥舞着四肢向男人打去。结果换来的是男人用她的腰带,把她的双手绑在了浴缸边上的水龙头上。

    “你要恢复理智,喂,喂,你长那么好看什么女人找不到,不要做违法的事啊。喂喂!”

    不管她怎么挣扎怎么劝说,男人最终只冷漠地给了她两个字。

    “验货。”

    “验什么货,什么……”

    话还没说完,男人已经扯下她的裤子,修长的手指探入纤细的两腿间。

    长趋直入的刺探让她整个身体都筋挛起来,手却被禁锢着,明知道没有用,可是还是拼命地屈起双腿做最后的挣扎。

    “啊!”身体似灼烫般疼痛,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然而就在她呼痛的瞬间,男人在感受到来自她体内的阻碍时,退了出来。冷酷而俊美的脸上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意:“谢长春倒是懂我喜好。”

    唔!等等!

    谢长春!

    左小右喷着火山的大脑瞬间抓住了这个敏感词,忍着身体的不适,连忙解释:“误会,先生,误会,你可能认错人了。我不认识谢长春。真的!”

    对于变态,硬碰硬肯定没戏,她要曲线自救。

    男人果然皱了眉:“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

    性感的嘴唇仍然微扬,深邃的眼眸依然妖娆,可是左小右却莫名觉得自己只要一句说不好,下一秒就会变成一具尸体。

    左小右极力忽略掉差点失去初次的愤怒,咬着牙咽了咽口水,耐性解释:“我叫左小右,友爱孤儿院的,我来找夜睿。”

    男人的手松了些,冰冷的唇角微微上扬那张雕琢般的容颜仿佛在瞬间绽放,美的让人移不开眼。可是,声音却带着透骨的寒气:“我就是夜睿。”

    啊?啊?!

    传说中夜氏帝国的继承人竟然是个变态?!

    不对不对,她骂了夜睿是变态,那怎么办?孤儿院还有救吗?

    左小右忘记自己半身**地躺在浴缸里满脑子孤儿院被拆后所有孤儿无处可去的惨状,而罪魁祸首是她。

    “怎么?演不下去了?”男人看着她目瞪口呆地样子冷笑,“今天只有一个女人能到这一层。”

    什么意思?什么只有一个女人能到这一层?

    左小右明明想这样问,可是话到嘴边莫名变成:“什么女人?”

    “我的解药。”男人妖娆的双眸迸出浓浓的欲色。还不等左小右再说什么,男人健壮的身躯就迈进了浴缸向她压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