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被哥哥卖了
    :

    左小右想自己如果能这样死掉就好了,这样起码能吓死那个死变态。

    不,不能死。孤儿院还等着她去救。

    夜睿!

    死变态就是夜睿。

    啊?!

    后知后觉的惊坐起来。同时胸前一凉,被子滑了下来。

    “啊?!”

    左小右拉起被子,看着胸前,小腹各处青青紫紫的一块一块。

    因为孤儿院而紧张的小脸渐渐有些失落,沮丧。

    是,她不是那种贞洁烈女。为了一次qb要去跳楼自杀,寻死觅活。她的人生还很长,还有很多事没有做。身为孤儿,她还有很多恩没有报,很多情没有还。

    她不会去死。可是,哪个女孩没有憧憬过第一次,哪个女孩没有对爱情的向往,对新婚之夜的期盼。

    所有美好的想像,都瞬间成了泡影。

    卜俊杰追了她两年,她动摇了,正准备在他生日的时候答应的,可是现在……

    她当然可以勇敢的活下去,可是面对喜欢的人的时候,她还做不到这么坦然。

    她双手抚住了脸,眼泪从指缝里成串成串的滑落打湿了锦缎薄被。

    左小右要很坚强,左小右是孤儿院最坚强的孩子……陈院长从小激励她的话一遍遍地在耳边绕,一遍遍地在心里说给自己听。可是,代表着脆弱的眼泪,还是在不停不停的流。

    “哭完了就过来吧。”男人的声音突然在头顶响起。

    左小右吓了一跳,脸从手掌中抬起来,泪水糊了一脸,两眼惊恐地看着突然出现的男人,张了张嘴,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男人看着她一脸的泪,万分嫌弃,顺过床上不知道什么就往她脸上抚去,来回揉了一一圈,见她脸上干净了才把东西就地一扔。手插着裤袋,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要我帮你穿衣服?”

    “不要。”左小右万分讨厌他。可是又知道抗争不过他。只好把身子把被子里缩了缩,无声的抗拒。

    “看样子,你还是希望我帮你穿衣服。”见她坐着不动。夜睿得出结论。从床的另一头取过一个袋子,从里面掏出一件粉色连衣裙以及……她所需的小内内们。

    左小右惊地睁大了眼睛,他竟然给自己买内衣。

    “不要太感激我。”男人一把拉过她的胳膊,一件件往她身上套衣服。一抓抓到她的手腕,痛得她嘶了一声。

    谁要感谢你!

    “让我自己穿吧。”左小右觉得自己完全没有自尊了。明明是被一个男人q了,可是她还要在事后被这样强制对待着。

    “之前给过你机会,你没有珍惜。”男人说她之前往被子里钻没动的事。

    可是那时候她并不知道床头有他买的衣服,她记得自己的衣服湿透了,她想趁他出去的时候去洗手间拿。

    “走吧。”不管她多么沮丧,男人都极为无视。

    拉扯着她有些红肿的手腕,在她不听话的时候就用力握住。

    为什么她会遇到这样的变态。

    左小右咬着牙没叫痛,可是眼泪却不断在地眼眶里打转。无耐还无助。

    她是代表友爱孤儿院来找夜睿的,可是现在,她要怎么开口。用强奸威胁他吗?不许拆掉孤儿院,否则告你qj?

    左小右觉得自己都没有羞耻心了。

    可是,如果不说,回去,要怎么面对孤儿院里的弟弟妹妹们。她是带着他们所有人的希望来的呀。

    “你,真的是……”夜睿?

    刚想确认他的身份,就被他拖着进了客厅。里面站着一群人,看到人群中那张她熟悉的脸时,左小右的眼泪又开始掉了。

    “聪哥哥……”左小右张了张嘴,声音就哽住,说不出话来。

    她刚要上前,手腕又是一紧,痛得她又嘶了一声,回头狠狠瞪了夜睿一眼。

    “坐吧。”夜睿没有理她,径直拽着她的手从众人眼前路过,在沙发上坐下。

    这下,整个客厅,一眼扫过去十来个人,就他俩坐着。

    左小右有些疑惑,看着陈聪站着自己坐着,有些疏远,想要起身手又被拽着。最后只好坐着,两眼巴巴地看着陈聪。

    聪哥哥还是来救她了,虽然来晚了,但是还是来救她了。

    左小右感动地直抹眼泪。

    “笨蛋。”夜睿斜了她一眼,见她没反应,不由有些烦躁。抬了抬手,“西蒙,开始吧。”

    “是。”

    客厅左右两侧各站了两名黑衣人,领头的青年男人穿着宝蓝色的西装,冲夜睿微微鞠躬后转身面陈聪那一群人。缓缓宣布:“谢长青负责s城地产公司以来多次收受回扣,并购入多家不合格刚才导致工程不达标令夜氏蒙受巨大损失,即日起开除出夜氏。又在公司欢送宴上给总裁下烈性媚药,残害总裁人身健康。公司已经报警,希望谢长春在牢里好好改造,重新做人。”

    “夜总,不是我,不是我。药真的不是我下的。”陈聪边上的一个中年男人突然扑通就跪下了,末了还拉着一旁的一个女孩也跪下了了,“药是老李他们几个下的。我发现了就立刻让女儿秋月为夜总……解难,真的不是我。”

    左小右认得那个女孩是自己学校的学姐谢秋月。

    眼前这一幕切入有些快,左小右却大致明白了。

    谢长春是夜睿公司的员工,但是因为收回扣什么的要被夜睿开除。他就铤而走险,给夜睿下药,好让自己的女儿爬上夜睿的床,结果不知道为什么解药变成了她左小右。

    夜睿抬眸扫了她一眼,一眼就在她简单的脸上看出疑惑,指着陈聪道:“为什么是你来呢?问他。”

    什么?

    左小右看着谢秋月哪怕跪着都紧紧地抓着陈聪的手,她就有些明白了。

    是陈聪告诉她只有夜睿能救孤儿院,是陈聪告诉她夜睿今晚会在这家酒店的总统套房。

    是陈聪……

    不舍得自己的女朋友谢秋月给夜睿做解药,才用孤儿院的事骗她来这里。

    可是,他怎么就能舍下自己一起长大的自己。

    那是从小当亲哥哥一样的人啊,竟然为了救另一个人把她给舍弃了。

    也对,她是孤儿嘛,再怎么被欺负,都不会有人为她出头的。

    左小右脸色苍白,被牙齿咬住的嘴唇不受控制地颤抖,放在膝盖上的拳头握得死紧,可是她没有哭。

    她是坚强的左小右。

    她张了张嘴,深吸了一口气:“聪哥……”

    刚一张嘴,语句却在空气中被抖得支离破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