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给你个机会做解药
    :

    左小右一句话没有说出来,忍着眼泪在眼眶里相打转。

    陈聪看着她,心虚又难受,万般歉疚最终只有一句话:“小右,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有什么用,对不起夺不回她的初夜,对不起挽不回从小到大的情谊,对不起甚至都抵消不到她手腕上的疼痛。

    “小右,小右,你不要怪他。是我,都是我。”一直陪着谢长春跪着的谢秋月拉着陈聪的手,哭得泪流满面,“爸爸让我来的,爸爸让我来的,可是我不是,我害怕……如果不是夜总会杀人的。是我让聪哥帮忙的,小右不要怪他,不要怪他,他只是为了救我。他只是为了救我……”

    “月儿。”陈聪蹲下身来,擦掉谢秋月脸上的眼泪,满眼的心疼。

    这一幕,看在左小右的眼里简直锥心。

    谢秋月的话她甚至都没明白,一旁的男人却轻轻“哦”了一声。低沉的声音甚至都抵不过谢秋月啜泣的声音,可是,所有人都听到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谢长春。

    他狠狠一巴掌打在了谢秋月的脸上,一脸痛心疾首:“既然你不是,为什么不早说,我是你亲爸爸呀,你怎么能这么害我。”又向陈聪扑了过去,扯着他的衣领撕打,“是你,是你夺走了小月的清白,是你害了我。你这个畜生。”

    客厅里撕闹成一团,夜睿皱了皱眉头有些不耐烦,他还是侧头看了眼左小右,看着她一脸呆滞的样子,问:“清楚了?”

    左小右缓缓抬起头,看向他,满眼的惊恐,眼里晶莹的水珠在晃动,仿佛只要动一下,就能够轻易掉落。可是她在忍,甚至都不敢点头,她不想哭,不想哭给这里的任何一个人看。

    如果说谢秋月的话她没明白,谢长春的话已经让她明白一切。

    谢秋月不是chu女,而夜睿的解药,只能是chu,否则他会杀人。

    左小右不知道在现在这样的社会里是不是真的有人可以这样只手遮天,但是她无法原谅谢秋月因为害怕,陈聪因为心疼女朋友而把自己送上夜睿的床。

    她不想说法,一说话就会哭,她要走。

    见她起身,夜睿又拽住了她的手。

    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她皱起了眉,同时蓄含已久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滑落在脸上,不是正常的温热,而是透骨的寒凉。

    “西蒙。”夜睿叫了一声。场中一切又静止下来,西蒙应了一声:“少爷。”

    “让他们出去。”夜睿挥挥手。

    上来三个黑衣人,一人一个把谢长春父女和陈聪都拉了出去。

    “夜总,我是冤枉的,药真的不是我下的。我只是想给您送解药的。夜总!!”一路上谢长春的哭喊就没有停,最后还是西蒙让人“把嘴堵上”一切才又安静下来。

    “少爷,我在隔壁。”

    西蒙冲夜睿鞠了个躬,退了出去,诺大的客厅只留下左小右和夜睿。

    “现在你可以说你找我什么事了。”夜睿看着她一脸呆滞的样子,显然她已经忘记自己来意。这可不行,他得提醒她,不然这样蒙圈下去,他的下一步可不好走了。

    啊?!啊!

    是,她找他的,找夜睿。

    孤儿院要拆迁了,只有夜睿能救。

    可是,这话是陈聪告诉她的。现在知道了陈聪是骗她的,那“夜睿能救孤儿院”是不是也是骗她呢?

    她抬头看他,张了张嘴,心一横,还是说了:“我希望你不要拆我们孤儿院。”

    夜睿满意地勾了勾唇,小家伙这就是坑了呢。

    “友爱孤儿院已经纳入集团‘星夜广场’项目用地。这块地我们通过拍卖得来的,友爱孤儿院这些年一直免费使用,我们现在,只是收回而已。”夜睿交叠着双腿看着她,说得极为轻描淡写,但是却把利益说得清楚明白。

    星夜广场左小右是知道的。光s城就有四个了,全国各地不知道有多少。她是不懂建一个广场要多少地,她用最简单的思维告诉他:“孤儿院只要很小的地。”

    夜睿握着她青紫的手腕,有一下没一下的捏着,看着她痛得皱眉还在咬牙忍受的样子,嗤笑:“友爱孤儿院在整个星夜的中心,你说,我能在我的广场里安一个孤儿院吗?”

    左小右想了想,好像确实不太好。可是那怎么办,孤儿院拆了之后孩子们怎么办?她已经长大了,可是孤儿院还有很多的弟弟妹妹。

    看着她着急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样子,夜睿很好心地给她提了个意见:“现在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左小右眼里的急切被夜睿看在眼里。

    他微微扬唇,仿佛施恩一般,淡道:“你做我的解药,我替你解决孤儿院的事。”

    啊?什么?什么意思?

    左小右满脸通红:“你,你不是已经解过了?”

    夜睿突然手一用力就把她从位上拉了起来拽到自己的腿上坐了。

    “啊?你不要这样,放开我。放开我。”左小右一下子惊叫起来,不断地推他,想要离开。

    男人只一手就握住了她的两只手,另一只手掐在她腰上,用力一按。身体突如其来的触感吓得左小右几乎弹跳起来又是一声尖叫:“啊啊,不要不要。”

    然而在她以为接下来要做什么的时候,男人却放开了她,把她傍在自己身侧,薄唇轻抿,眼里隐隐游走一抹腥红,又转眼消失不见。

    “感受到了?”

    左小右一张小脸张得通红,原来刚刚,他只是让自己感受他的状态。确实,很需要解药的样子。

    “要不要做我的解药?嗯?!”夜睿握着她的手把玩,“给你三分钟的时间考虑。不同意的话,我立刻让西蒙把孤儿院铲平。”

    男人连威胁都那样气定神闲,理直气状。

    “不要,不要。我考虑,考虑。”左小右连忙握住他的手,仿佛是在阻止他,没有注意到不知不觉中两人已经四手交握。

    夜睿对此十分满意,身子探近了几分,拉近两人的距离,温热的气息打落在她发顶暧昧非常。

    “好好考虑,时间不多。”

    男人说完便坐直了身体,一副认真等待的样子。

    左小右急得百爪挠心,她真不想给人做什么解药,可是眼下看起来夜睿真的能救孤儿院。

    怎么办,怎么办?会不会有别的办法。

    正当她纠结万分的时候夜睿开口了:“时间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