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穷人的自尊
    :

    左小右缓缓接过他手里的支票,一点点撕碎,任由那遥不可及的数字,飘散一地。

    是,她是孤儿,很穷,很需要钱;

    需要在他眼里微不足道的钱去交学费,去精打细算的渡过每一天。

    她是为了孤儿院自愿成为他的“解药”,成为一个为人不齿的情妇。

    可是支撑着她做下去的是孤儿院所有孩子的笑容,是一手抚养她长大的老院长的安心。所以明知道是错的,明知道这是多么令人羞耻的事情,她还是咬着牙做了。

    因为她告诉自己小右你这样的做是值得的。

    委曲求全可以换来所有人的安稳,这是值得的。

    可是,现在,夜睿已经把钱砸到她脸上了。

    是,他已经为认为她在出卖自己的身体在换钱了,她仅剩下的自尊,那一点点可怜的骄傲在他眼里一闻不名。

    哪怕,看在两个人有过那样亲密接触的份上,为什么,不能给她一点点做人的尊严。

    左小右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他,眼泪却不争气得一串串往下滑。她拼命地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哽咽出声。可是一开口,就颤抖地咬住了舌头,她一字一句,说得极慢:“我只要孤儿院,其他的,我自己可以。”

    说完她想走。

    可是能走去哪里,这里是夜睿的家。

    夜睿的家,那她就离开夜睿的家。

    左小右逃也似的向门口跑去。

    “拦下。”

    冰冷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那原本空无一人的走廊突然就出现两个黑衣人,拦在她面前。

    左小右脸色刷白地盯着眼前两个高大的男人,又回过头看着那个怡然地迈着优雅的步子向她一步步逼近的男人。

    这里,居然随时都有人盯着。

    “这是要去哪里?”夜睿一步步向她走近,性感的薄唇露出致命的笑意。

    看着他一步步走近,挺拔的身材逼仄出迫人的气息。左小右一瞬间什么想法都没有,只剩下一个“他生气了”。

    左小右没有说话。

    夜睿已经走到她面前,修长的手指捏住了她的下巴,左小右痛得忍不住张开了嘴,同时男人的手指就伸进了她的口腔内,掐住了她的舌头。只稍稍用力,左小右就痛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变态,这个男人是个变态。

    男人掐着她的舌头往外拉扯,声音却带着诱惑般的柔情:“有了舌头就这么会说话,干脆,就别要了。”

    男人盯着她,妖娆的瞳孔里流窜着一道腥红的血线。同时手掌覆在她胸前,一颗一颗娴熟而缓慢的解开了她的衣扣。

    左小右说不出话,可是刚一摇头,舌头就痛得厉害。

    左小右呜呜着,不要在这里,不要这样。不要让别人看到的。

    可是她的眼泪,夜睿根本就不在意。

    他转身把她压在墙上,身体挡住了她胸前的春光。松了手,取而代之的是狂爆而炙烈的吻。

    左小右下意识地用手推他,却被他交握着摁在了头顶。

    “喜欢被惩罚?嗯?”男人在咬着她的唇冷声质问,“喜欢被人看着?嗯?!”

    没有,没有,一点都不喜欢。

    左小右拼命地摇头,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落到两人交叠的唇上,彼此都感受了浅浅的咸腥。

    “还跑吗?”

    男人的手在她身上游走,随时进攻的姿态让左小右想都没想立刻摇头。

    “可是,我不相信你了。”男人冲身后一挥手,左小右眼睁睁地看着那些黑衣人隐没在楼道中。同时身体在瞬间充胀,她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那张放大的俊美容颜。

    他竟然,在走廊上把她占有了。

    四周不知道的拐角,不知道站了多少人。

    左小右慌了,她把自己缩成一团伏在男人的怀里,任由他索取,但求没有人看到她,没有人。

    左小右几乎是贴着墙角摸到厨房的。

    她不知道有多少看到了之前那一幕,这让她有一种裸露的感觉,让她在所有人面前都抬不起头来。

    如果不是因为口渴的太厉害,她才不会出来。特别是这个房子,明明是大晚上,可是所有的灯都开着,照着比白天还亮。

    好像没有人。

    左小右呼了口气,倒了杯水。

    “偷偷摸摸的干什么?”

    一个冷魅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左小右吓得一哆嗦,立刻就被刚刚要咽下去的水给呛住了。

    左小右咳得身体都抽搐了,脑袋里却想着“夜睿,他怎么会在这里?”

    明明一轮运动结束他就把她扔进房间自生自灭的,怎么突然就出现了。

    夜睿就那样冷冷地站着,看着她咳嗽,最后实在看不过去,抽了纸在她唇边粗鲁地按几下,很嫌弃道:“笨死了。”

    等嗓子里的难受劲过去,左小右才小声道:“我出来喝水。”

    她想好了,夜睿肯定得上班的,等他上班了,她也去上班就好了。没必要跟他硬碰硬,以卵击石,换更多的羞辱。

    “喝完了就走。”男人头一歪,示意她跟上。

    左小右立刻放下杯子乖乖跟上。

    “进去,洗干净。”男人在之前的大卧室里停住,示意她去沐浴。

    “我,已经洗过了。”左小右懦懦地回答,两只眼睛飘忽着,不知道看哪里好。

    不是这个男人是禽兽就是给他下药的人是禽兽,不然怎么会一天这么频繁。

    “那就去睡。”男人说着话,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左不右指着卧室里仅有的一张床,有些消化不了:“你,不是你的房间吗?”

    “当然。”男人点点头,向浴室走去。

    “那我还是去睡客房什么的吧,我就不玷污您的大床了。”左小右开始自黑。面对夜睿这样的人,不想自取其辱就要先学会自辱。

    但显然左小右总结的并不那么到位。

    夜睿对她的自嘲无动于衷,迈向浴室的脚步仍然优雅淡定,灯光照着他身体肌理分明的线条有如玉雕,同时也冷冰而没有温度。

    “我出来如果没有看到你,后果自负。”

    后果自负!

    是对左小右最好用的一个词。

    左小右立刻乖乖钻到被子里,像满床针刺,辗转反侧。

    夜睿要解一晚上的“毒”?

    神经病!

    左小右立刻被自己的想法绝倒。

    夜睿,到底为什么……

    左小右脑海中突然闪过夜睿眼眸中的那抹红线。

    真的被人下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