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不吃就做
    :

    不知道是累到了,还是夜睿洗得有点久,左小右竟然在忐忑的等待中睡着了。

    但是她很快就被一阵打雷般地怒吼声给吓醒了。

    “唔?什么,什么?有小偷吗?”

    沉睡的意识没有唤醒,左小右还以为是孤儿院进了小偷,立刻从床上弹到地上,操起一个枕头,睁大酸涩的睡眼准备跟人干架。

    “左小右!”夜睿低沉而狠戾的声音让她立刻清醒过来。

    “是。”左小右立正站好,等待吩咐。

    “谁让你穿着衣服睡我的床的?你敢弄脏我的床?!”夜睿磨着牙,近乎疯狂地按着床头的铃。等一队女仆走进来,夜睿立刻吩咐,“把床上所有的东西给我换了。把这个女人,也拿去洗洗。”想了想,“算了,我自己洗。”

    说着,也不等左小右反应就连人带衣服地被扔进浴缸,然后被夜睿一件件的剥掉。

    “我没有睡衣,才穿着衣服睡的。”左小右想了想觉得还是有必要解释。万一夜睿有洁癖那是不得了的大事。她那些有洁癖的同学,床被人坐一下就发疯。

    “所以我让你脱了,脱了,你没听见?”夜睿粗鲁地把她从上到下都打上了沐浴露,拿着花洒当头就浇了下去。

    洗了无数遍,左小右觉得自己都脱皮了。

    夜睿才把她从浴缸里捞出来,扔到女仆们刚刚好换的床上。

    “我,不习惯裸睡。”左小右道。

    其实是不习惯裸着跟男人睡。

    “习惯是养成的。”男人一把把她塞进自己怀里,皮肤的触感以及尺寸都非常贴合,有种她应该呆在自己怀里的契合感。满意地点点头,下达命令,“早点睡,明天跟我去公司。”

    啊!为什么要跟他去公司?她要上班,要打工。

    感受到怀里人的僵硬,夜睿不客气地挑起她的下巴,迫使她仰头与自己对视:“不想去?!”

    当然不想去。

    但是不能这样直接拒绝,对夜睿要很委婉。可是要怎么委婉,夜睿是喜怒无常的变态啊。

    “我,还有东西落在水吧。”左小右开始想理由,“我,明天先回水吧拿东西,再陪你去公司行吗?”

    男人看着她眼底的闪躲,不屑地笑了,这么点段数也敢在他夜睿面前玩,他倒要看看,她接下来要怎么演下去。

    夜睿点点头,没有反对:“好。”

    左小右的脸完全无法抑制地笑了,她两眼散发着明亮的光。

    随后夜睿的话让她刚刚轻松下来的心又沉落谷底:“明天我陪你去拿东西,然后一起去公司。”

    啊?为什么他要陪她去?!

    左小右只好硬着头皮往下编:“那怎么行,你这么有名,被人发现就不好了。我还是自己去吧。而且,水吧很晚才上班的,会耽误你上班的。我自己去就行。”

    夜睿冷笑:“我这么有名,我都不在意,你在意什么?难道你在那种地方有奸夫不能让我知道?”

    什么,什么奸夫?!

    左小右顿时大脑就蒙圈了。

    而且,为什么是用“奸夫”这个词。

    准确的来说,他夜睿才是那个奸夫吧?!

    但是这一句话显然暴露了夜睿的不悦,左小右不敢再说话。只好点点头:“那就麻烦你了。”

    夜睿冷嗤一声:“知道麻烦我就好好取悦,别老让我生气。”

    左小右直想翻白眼,她说的麻烦就是客气一下好嘛。而且,那个一定要送她去的人是他吧。

    但是他是老大,他说什么是什么。

    左小右憋屈地哦了一声后,脑袋就被一只大手给压进了一个结实的胸膛。

    第二天一早左小右被穿着一件白衬衣和刚到膝盖的短裙。

    她压了压裙摆,有些尴尬,看着夜睿好声地商量:“我能不能还是穿裤子。”

    这是她从小到大,第一次穿裙子。

    “不能。”夜睿仰着骄傲的头颅走在去厨房的路上,而左小右则低着头,两只眼睛在地毯上搜索着,看哪个角落站着人,以确定昨晚那个时候有多少人看见自己跟夜睿那个样子。

    然后越看越心惊,几乎每个岔路、廊口都会有四只黑皮鞋,每隔一段距离走廊上会有一双女人脚。

    那一层,附近周围最少有四个黑衣人,两个女仆看见了昨晚的事。

    如果辐射远一点的话,恐怕,人数更惊人。

    左小右觉得她再也没有办法抬头做人了。

    早餐是丰盛的早餐肠,煎蛋,意面和牛奶。可是左小右一点都吃不下去,看着那一排站在自己对面的女仆,她不知道哪一个看见了。

    “你要用意面洗脸吗?”头顶响起男人不屑的讥讽。

    左小右连忙把头抬起来,摇头。她敢保证,只要她说是或者没有任何反应,那个男人都会把她摁进意面里,成全她洗脸的愿望。

    “你以为把脸塞进面里,就能改变什么?”男人优雅地用着刀叉,一针见血地戳破她的所有忧虑,“就算看见了,谁又敢说什么。”

    左小右一口奶差点喷出来。

    这个男人,竟然知道她在想什么。

    而且,他在说什么?看见了谁敢说什么?

    老大呀,不说不代表眼睛坏了呀,不会腹诽呀。

    左小右的小脸立刻就涨红了,那就是他明知道有人看着,他还那样做。

    他是变态吗?有暴露癖吗?

    然后她在心里肯定的点头:是,他是变态。

    “这是惩罚。以后不听话,还会有更严厉的惩罚。”男人傲慢地睨了她红得能滴出血来的脸,漠然道,“这个世上,没有人敢说我。但是,你就不好说了。”

    是,他不怕。她怕。

    她没有强大到可以对别人的目光不管不顾,她没有那么随意潇洒。

    “吃不完就做给她们看。”夜睿看着她不会少的餐盘,恐吓。

    “我吃。”左小右立刻三五下把意面和早餐肠都塞进了嘴里,喝完奶站起身,“我好了。”

    她得让店长为她保留这个岗位。工作还是要的,但是她得跟夜睿好好磨。

    水吧十一点半上班,但是店长住在店里。

    左小右想趁小优还没来,不会看到夜睿,偷偷把事办了。

    可是当她从夜睿车上下来,看到眼前的一切,眼眶立刻就红了。她恨不能立刻拔腿就跑了。

    他,看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