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办公室春色
    :

    左小右吓得不敢动弹。虽然夜睿是独立办公室,可是那也是办公室啊,随时会有人来的。

    如果被人看到,被人听到,那跟被人捉奸有什么区别。她在公司里怎么见人?她还想靠这份工作积累经验呢。

    然而她越不动,夜睿吻得越凶残,下手也越发用力。

    大掌沿着她的曲线绕到她纤细的后背,用力往自己怀里一带。刚好碰到左小右刚刚撞到的那个地方。让她忍不住“啊”的叫出声来。

    左小右轻呼时小嘴微张,夜睿趁机吻得更深。仿佛要将自己嵌入到他的身体里,后脑勺也被他用力扣得有些痛。男性气息包裹了她的全身,令她雪白的肌肤上泛起一层薄薄的粉色。

    左门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左小右整个身体都绷直了,竖起两只耳朵机敏地听着门外的动静,完全没有注意到衬衣的扣子已经被一颗颗解开。

    直到门外的脚步声音渐渐远去。可能是打扫卫生的阿姨。左小右才呼的松了一口气,整个人都无意识向下一软。同时只觉得胸前一凉很快就有一股滚烫的热浪取代了那阵凉意。

    她刚一低头看着眼前的场景,小脸瞬间涨红,之前的每一次在床上她都不敢看。现在她竟然真真切切地不但感受到还看见了他所有的动作。她觉得有一股血注瞬间从脚底噌地窜到大脑令她嗖地抬起头,死死地闭上眼睛,靠在门上,更加一动也不敢动。

    夜睿,这个变态,竟然在办公室里做那种事。

    看她闭上眼,夜睿抚在她后背的手猛一用力,冷不丁又把左小右疼得“啊”的叫出声来。

    原本压抑的呼痛声因为彼此的纠缠而被闷闷地压在两人的唇齿之间,化成一声浅浅的低吟。

    夜睿结束了这个吻,贴着她的唇,明明炙热的口腔说出的话却冰冷而邪恶:“舒服地叫出声了?嗯?身体这么渴望,还敢说你没有勾引男人。”

    左小右屈辱的别过头,在夜睿面前,她只能当一具冰冷的机器人,任由他发泄,任由他索取。只要不弄死她,她都只能卑微的像个奴婢。

    明知道他帮了自己,明知道那是自己遥不可及的天文数字,明明已经告诉自己要感恩,夜睿不但救了孤儿院还给她一份有薪水的工作。

    一个月的薪水可以交完一年的学费。这是她从来都没有想过的好事。可是为什么还那么难受,那么委屈。

    左小右使劲使劲的深呼吸,双手紧紧握拳,指尖深深地掐入掌心,努力让自己平和,甚至想要扯出笑容,一字一句的解释:“我没有勾引男人,衬衣是您给我的。我一个扣子都没有开,西蒙告诉我咖啡的位置,没有骂我,我跟他道谢只是基本礼貌。我是您一个人的,请夜总不要误会。”

    夜睿看着她故作平静的小脸,泛在眶里的泪水和假装出来的笑容莫名让他心里一阵悸动。然而最吸引他的,还是微微垂眸时,看见她那经受过自己亲吻洗礼而微微泛肿的红唇。

    “误不误会,不是靠嘴说的。”看她一脸不解的样子,夜睿难得有耐性地提示:“取悦我,现在。”

    夜睿是喜欢玩弄她,看着她在绝望中挣扎。但不包括这种事。虽然有药物的反应,他也不要对方像个充气娃娃。

    左小右一愣,瞬间满脸通红。

    记住,当然记住,她永远都不会忘记夜睿以身示范“十五秒的惩罚”。

    左小右不算矮,但是夜睿整整高了她一头,之前的亲密让他微微附下了身,此刻因为说话,他的身子又站得笔直。

    左小右仰着头,双眸与夜睿那双清幽的眼眸对视。他的眼睛,冷洌的像墨玉,偶尔闪过的红血丝像玉中的血线,让他的瞳孔显得格外神秘,仿佛有一股魔力,让人不由自主去靠近探索。

    左小右看着那张冷傲似玉雕冰琢的俊脸,那棱角分明唇线性感自带桃色的唇,嘟起小嘴踮起脚尖,鼓起勇气亲了下到去。

    夜睿一顿,眼底闪过一抹自己都不曾发觉的笑意。

    夜睿抬手按下了墙壁上的开关,落地窗的窗帘便自动关上了。

    左小右闭着眼也感受到眼前一暗,双手握拳努力让自己不抖。亲住他不前进也不后退。而这,对夜睿来说明显不够。

    夜睿一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加深了那个吻,一手揽在她腰间,几个旋身就来到左小右之前坐过的大沙发上。

    左小右被索要的头晕脑涨,但她努力让自己前进一些,不退缩。可是当她被压倒在沙发上的那一刹那,还是不由自主的浑身一僵。

    变态,真的在办公室。

    男人的气息强烈而狂热,左小右死死地咬着呀让自己不出一点声音。

    她紧紧地抓着沙发罩不敢动,不敢碰他,不敢睁开。

    跟夜睿的每一次,她都是一次漫长的煎熬,也许她刚刚人事不懂鱼水乐趣。在他面前自己那样卑微,不敢碰他,更不敢让自己沉浸其中让自己有不该有欢悦。而夜睿也每次只拿她当解药根本不会在乎她的感受。

    又一次漫长的煎熬结束,夜睿自行到办公室内侧的浴室清理,左小右趁机迅速把自己收拾好。起身的时候发现那雪白的沙发套上那斑斑驳驳的暧昧痕迹。

    左小右连忙一把扯下那张沙发套,打算叠好带回去洗,刚收到一半夜睿就出来了。

    他已经换好了衣服,白衬衣打底,不再是黑西装,而是一件藏青格子马夹,清贵的仿佛中世纪的绅士。

    呸呸呸,什么绅士,明明是个有钱的变态。

    左小右脑中的小人立刻挥舞着锤子打碎了她不切实际的幻想。

    果然下一秒,夜睿就盯着她手上的沙发布:“不要支票后悔了?改偷的?”

    我偷,我偷你全家。

    左小右乖巧地摇摇头解释,笑得比整容怪还僵硬:“不是,沙发有些不干净,我想带回去洗一洗。”

    夜睿傲慢地微仰起头,冷酷无比:“脏了?你弄脏的?”见左小右不说话,他又逼进一步,“不是你弄脏的,你洗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