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解药和情人
    :

    左小右小脸瞬间通红,别开眼不敢与他对视,胡乱地点点头,嘴里模糊地应了声“是。”

    名义上算,确实也可以说是她弄脏的。但是,如果不是他,她也不会弄脏。

    夜睿当然知道脏的是什么东西,他就是喜欢看着她涨红着脸努力镇定的样子,心里就会莫名的满足,有成就感。

    左小右站在原地,走也不是站也不是。正犹豫着是不是要继续把沙发罩收好,就见夜睿双手插着口袋,迈着两条大长腿步履悠然的向自己走来。

    左小右咽了咽口水,一派乖觉的样子,让自己尽可能看起来像个专业的秘书:“您,您有什么吩咐?”

    抖动的声线出卖了她的紧张。

    这也不能怪她,从昨天到现在来看,夜睿的体力连续性真的很强。

    “没什么吩咐,就是看看你哪里脏了,能把我的沙发都弄脏了。”夜睿走到她身边停住,捡起她握住沙发罩的手,捏在两指尖有一下没一下的揉搓着,感受着她因为自己而颤抖的满足。眼神却冰冷的仿佛x光缓缓地将她从上到下都打量了一遍,“果然,很脏。”

    “啊?”左小右还没有反应过来,人就突然被打横抱起。她吓得差点就把那高级的沙发罩给扔了。

    “呼。”还好紧要关头她还是把沙发罩给抓住了。这么贵,她可赔不起。

    夜睿见她被自己抱着还死死地抱着沙发罩,冷笑:“还真是爱财。”

    左小手任由他抱着自己,讽刺自己,就是装哑巴,什么都不说。

    她不会跟夜睿去硬碰硬的,惹怒了他倒霉的是她自己。她也不问夜睿要把她带到哪里,只要不是去死她都没有资格问。

    见她又开始装充气娃娃,夜睿冷嗤一声,一脚踢开洗手间的门,将她往里一扔。

    哗啦,水花四溅。

    “你变态啊。”左小右抹到溅到脸上的水,一面挣扎着站起来。彻底忘记了要把夜睿当祖宗一样供着的事。

    他竟然就那样把她仍进浴缸里,搞不好会骨折的。

    左小右一撑住身子刚刚站起来,脚下不知道被什么东西一绊,又滑倒了。水花再次飞溅。

    “变态?”夜睿居高临下的捏住她的下巴,冰冷的目光能杀人。

    左小右心虚地打了个寒颤,糟糕,她竟然又把夜睿给骂了。

    她喃喃着想要辩解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她太不擅长狡辩。

    “你,很好。”夜睿的声音宛如寒风,让左小右打了个寒战,她有点想逃,可是下巴被他捏着,目光被迫与他对视。她看见夜睿那墨玉般的瞳孔里微小的自己,咬了咬牙,闭上眼,做好被虐的准备。

    最多就是被打一顿或者再来一次。

    然而等了片刻,预想中的疼痛和灼热都没有来,夜睿甚至收回了捏住她下巴的手,原本落在她脸上那股浓郁的男性气息也都没有了。

    走了?!没脚步声?

    左小右一阵窃喜,左眼微微睁开一道缝,还没有来得及看清眼前的景像,身子就受到一股冰凉的力量冲击,水珠又溅了她一脸。

    左小右抹了把脸,要站起来,就看见夜睿拿着花洒对着自己冲。

    变态,变态!变态的沙文主义猪!

    左小右觉得全世界所有名词再也没有这个名词更适合他。

    虽然是夏天,但是整个城市都是地下水,冰冷异常。夜睿竟然将花洒调成冷水,左小右冻得打了个寒战。她看着旁边的水龙头,触手可及,可是她没有去关。

    她一定要成全他的变态心理,不然一定会没完没了。

    左小右咬着牙任由凉水一遍遍冲刷着自己,冷到发抖也没有半句求饶声和有半点要逃跑的动作。

    “阿嚏。”左小右终于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小脸苍白,原本樱粉的唇没有半点血色。

    夜睿终于关掉水龙头满意道:“不错,下次弄脏,我还会帮你洗。”

    鬼才要你帮。

    左小右龇着牙迸出两个字:“谢谢。”

    夜睿半倚着一旁的柜子,冷笑:“怎么?还不起来?这么喜欢我帮你穿衣服。”

    左小右只觉得头皮发麻,为什么人和人之间的大脑区别会这么大?

    她不是不想起来,是浑身湿透了,实在不想让夜睿看到自己被湿衣包裹的样子,脚还被不知道什么东西缠住了,她只是想等夜睿出去了再起身而已。

    夜睿盯着左小右露在水面上的修长脖颈以及水波荡漾下的那若隐若现的曲线,嗓子一紧。

    夜睿突然转过身,一拍一旁的衣柜,低沉的声音带着一丝迷离的沙哑:“衣服在柜子里,收拾好了出来。”

    该死,他竟然把因为担心一个玩物的身体,竟然会因为她一个喷嚏而心软。

    夜睿觉得自己很不正常。在他的眼里女人从来都是解毒的工具而已,而眼前这个女人只不过是一个长期工具。他竟然在药力过后还会受到她的影响。

    左小右眼睁睁地看着夜睿那带着一股怒火的背影走出了卫生间。

    “啪。”门被重重带上。

    这次真的走了。

    左小右身体中紧绷的弦一泄,虚脱地靠在浴缸上大喘息,身体也渐渐暖和回来。

    好温暖。

    左小右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本浴缸里放好的水是温的。

    肯定不是夜睿特意为自己放的,搞不好是他之前洗完没放掉。

    想到这里左小右只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竖起来了,连忙站起身。脚下又是一绊,抬手一摸,原来是那张高级沙发罩。

    左小右把沙发罩扯开,用花洒把自己重新清洗了一遍。这才走到夜睿之前靠的那个柜子。

    真奢侈,办公室的洗手间还装这么大的柜子。

    左小右把柜门一打开,只觉得一切都不好了。

    不是衣柜有多大,衣服多大牌,而是……

    为什么这里会有这么多套女装,衬衣套裙,甚至还有分格放好的内衣小裤。

    男装就算了是夜睿自己的。女装,什么意思?

    原来,他不是真的要给自己一个秘书职位,而是,一个在办公室里随时用的“解药”。

    左小右无力地捂住脸,怎么办,这就是自己以后的人生吗?一个人形解药?情妇?不管是哪一种都糟糕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