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不是心上人
    :

    不能长久沉溺于悲伤。

    左小右抬起头,擦干眼泪,深吸一口气,给自己打气:“风雨过后才会有彩虹,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小拳头在半空中画了一个圈,在胸前紧紧握住。

    加油,左小右,你行的。加油。

    左小右从衣柜里取出一身套装,从里到外,所有的尺寸都跟她的严丝合缝。左小右不知道该哭还是笑,心中百味杂陈。

    她把换下的衣物洗好,掠到掠衣架上,看了看水里的沙发罩,想了想,也捞起来把不干净的地方搓掉,掠起来。

    现在处理掉这些秽物,总好过拿回不易居,那里人多。

    收拾好一切,左小右对着镜子照着自己的两颊拍了拍,苍白的脸上立刻浮现两抹红晕。这是她在一个韩剧里学的,用过几次很管用。

    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夜睿正在埋头批文件。

    微微低头,侧脸线条仿佛清俊分明。

    真的太好命了,上天赐给了他这样俊逸的容颜,还给了他无数人梦寐以求的权力和财富。

    “不要爱上我。”低头批文件的夜睿突然抬起头,一双墨瞳冷冷地盯着她,目带讽刺。

    谁tm会爱上变态。

    左小右脑袋里的小人已经在跳脚,但是面上却非常乖巧地忍吐道:“是。”

    夜睿手中的笔在指尖优美的转了一个圈,看着她的眼里一片戏谑:“你偷窥我整整半个小时,难道不是爱上我?”笑意更冷,“记住自己的身份。”

    “是。”左小右对变态的脑回路已经麻木。

    不过是口头上的讥讽,做为孤儿,从小到大,她听得还会少吗。

    “知道好就。”夜睿抓过手边的一份文件,扔到她面前,“下班前翻译出来。”

    “是的,夜总。”左小右两眼一亮。她终于可以工作了。

    “翻译不出来不准备下班。”夜睿补充道。

    “好。”左小右点点头。为难的是,这里只有一张办公桌。

    “去外面搬把椅子,就坐那。”夜睿一指自己对面,又扔过去一只笔,“手写,翻成z文和法文。”

    “好。”左小右眼里的神彩都飞扬了。她小跑着去办公室外面的小桌前推了张椅子进去,在夜睿对面坐下。

    看着她那轻舞飞扬的模样,夜睿只觉得自己心里某处跟着轻松起来。

    这么容易满足?没见过有人给支票要逃走给工作却这么高兴的。

    以前那些女人每次被带走的时候总是鬼哭狼嚎地说着有多爱自己,结果呢,只要西蒙给出支票就兴高采烈地走了。

    左小右刚开始翻译工作不久,西蒙就来通知夜睿去开会。

    夜睿一走,左小右更放松了。她的专业成绩一直不错,一定要好好做,这样夜睿才会交给自己更多工作。她一定不能让自己的人生变成真的“解药”。

    “少爷,那份收购合约虽然只是草案,但是涉及诸多术语,对左小姐来说会不会难了?”在去会议室的路上,西蒙跟在夜睿身侧提醒,“而且这个项目目前还属绝密,会不会……”

    宽敞明亮的环形走廊上,夜睿冷傲的笑声仿佛对全世界都不屑:“她敢?!”

    西蒙面无表情的脸上一僵,随后一抹笑意一闪而过即刻又恢复那木然的模样:“恭喜少爷找到心上人。”

    “什么心上人。不会说话就闭嘴。”夜睿冰冷的声音带着凛冽的杀气,“我这一生,都不可能看上任何女人。”

    “或许左小姐与那人不同。”

    “同与不同,不都是女人。”夜睿冷哼一声,“我不过是放个可用的人在身边而已。”

    “是,少爷。”

    西蒙嘴上应和着,唇角却不由自主的上扬。如果不是信任的人少爷怎么会把人带回夜睿居,又怎么可能把那么重要的一份合约交给一个还没大二的学生来做。

    不是心上人会在左小姐拒绝要支票的时候就给她一份工作?不是心上人会专门挑人家的追求者下手?

    而且,他刚回公司就听见有股东在说左小右指出高管文案错误的事,显然少爷有心让左小姐出头,让公司的人不敢小看她。

    做了那么多,还说不是喜欢的人。

    西蒙默默摇头,心里却盘算着怎么跟靳叔说,夜睿居要有喜事。

    这是左小右见过最长的合约,她因为打工签过很多劳动合同,临时工合同。顶多就两三页,这这份合约整整有三十页。

    好在英文是她的特长,除了手写的有点酸,一路下来都很顺。但是一页页下来,她却发现了一个重大的问题。

    这是一份跨国的三方收购案,里面涉及到令人咂舌的资金数目,甲方收购方是夜氏,乙方被收购方是英国极出名的科技公司。乙方为了规避一部分资金流失要求先由法国一家公司先代甲方收购,也就是第三方丙方。

    左小右不懂收购案,可是她却看到了文件中暗藏的玄机。

    z文版刚刚翻译完,还没有启动法文版。夜睿就回来了。

    “做完了吗?”夜睿坐在她对面,手搭在椅背上,傲慢的目光仿佛认定左小右做不完。

    然而,事实是。左小右真的没有做完,还差一个版本。

    她站起来,认命地接受夜睿轻视的目光:“对不起,我没有全部完成。”递过手中的文件,“只完成了一份,我马上接着做。”

    英文是她的强项,而法语不是,她虽然也很喜欢,但是接触时间并不久,一份文件她做了近四个小时。如果翻成法语有些单词可能还要查。恐怕要更久。

    “算了,就知道你做不完。”夜睿一副“我对你完全不抱任何希望”的样子,深深地刺痛了左小右。

    他可以说自己是“解药”,可以说自己爱钱,可以肆意的侮辱自己。但是,他不能看不起自己的专业。

    她曾经做过兼职翻译,做过临时同传,她专业都是同期中最快最好的。

    “夜总,我因为发现了一个问题,当时有点顾虑,所以耽误了。”左小右把原文件递给他,小脸一派倔强。

    “哦?是什么了不得的问题影响了你的效率?”夜睿抬眸冷冷地扫了她一眼,眼里除了鄙视还是鄙视,“如果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你就准备好好接受惩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