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不用别人用过的女人
    :

    左小右还没有开口,夜睿却开口了:“今晚你主动。一千万。”

    见左小右神色不解,夜睿性感的薄唇微微一张,凉薄地吐出两个字:“床上。”

    轰!

    左小右整个人燃烧般一张小脸瞬间涨得通红。

    一千万一次,夜睿,真的她当ji女!

    左小右气得眼眶发红,胸口剧烈地颤抖,原本撑在桌子上不敢动弹的小手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把将夜睿推开,毫无理智地冲他大吼:“我不是卖的,我左小右不是卖的。你怎么可以这样……”

    “你怎么可以这样看不起人,你怎么可以这样侮辱我。我是孤儿,我没有爸爸没有妈妈可是我有自尊,你怎么可以这样侮辱人。怎么可以这样。呜呜……呜呜……”

    吼着吼着左小右就呜呜痛哭起来。小嘴不雅的张着龇出一口洁白的牙齿,一只胳膊捂着眼睛,挡着疯狂涌出的眼泪。

    她的唇型很好,只要稍稍咬牙唇角就会自觉上扬露出一抹甜美的笑意。而此刻,如果不是那滑落的眼泪,夜睿真的会以为她是在笑,还是笑得很开心的那种。

    真有意思。

    夜睿看着她的痛哭的样子,心里一软,一向冰冷的语气带上了一抹连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温柔,只是仍然僵硬:“今晚你主动,条件你开。”

    见左小右还在哭,夜睿神色一冷,阴仄仄地道:“再哭现在就要了你。”

    左小右立刻止住哭声,非常自然地就着胳膊使劲地擦了擦眼泪,这才放下,看着夜睿,弱弱地道:“我没有哭了。”

    夜睿优雅得将双手袖进口袋,扬眉:“说吧,条件。”看着她没有作声,立刻神色不悦道,“我花一千万买我自己的生活情趣,你替我拒绝了。我现在给你自尊了,条件你开,怎么?不想当解药了?”

    “我没有。”左小右立刻否认。不当解药等于放弃孤儿院,现在,她暂时还做不到弃孤儿院不顾。她咬了咬唇,一张小脸涨得通红,“我想后天下午请半天假。”

    “四个小时。”说完夜睿就迈步往外走。感觉背后没有动静,倏然转身,看着还愣在原地的左小右,俊脸一绷,“怎么?要我抱你?!”

    “没有。”左小右立刻将桌子上的文件拢在一处,跟了过去。

    客房不在别墅主楼里,回夜睿房间的路上,她都是抱着文件低头走,生怕跟上看到什么人。

    其实不用这么担心,都过一天了,大家可能都忘记了。左小右这样安慰自己,可是当她偶尔抬起头看到路过的女佣冲自己微笑的时候就心虚的厉害。

    好不容易快到了,夜睿突然站住脚转身,左小右收势不及一下子就撞了上去。

    “对不起,对不起。”左小右连忙退开一步,皱着小脸捂着被撞痛的没命的道歉。

    完蛋了,刚刚不但撞到他好像还踩到他的鞋了,那鞋子很高级吧,会不会要她赔。

    不会,以夜睿这种变态的性格一定会让她把鞋子擦干净,或者舔干净。

    左小右开始给自己做心里建设,不管夜睿的要求多变态,一定要沉住气,不能再冲动了。今天两次差点被夜睿掐死,这个变态喜怒无常,不能再激怒他。

    然而,夜睿只是冷冷地扫了她一眼,然后打了个响指。

    “少爷。”立刻有两名女佣从廊口转了出来,走到夜睿面前。

    “这里谁打扫的?”夜睿指着脚下某处。

    左小右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什么都没有。

    那名女佣显然跟左小右一样,什么都没看到。原本紧张的心顿时放松下来,端正了姿态回答:“是我少爷。”

    夜睿冷淡地看了那名女佣一眼,冷笑着说:“很好。把那里的垃圾吃了,然后给我滚出夜睿居。”

    女佣听立刻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少爷,少爷我知道错了。我很需要这份工作,我我现在就把脏东西吃掉。我吃。”

    可是任她怎么找,都没有看到地毯上有什么脏东西。

    夜睿不屑地扫了她一眼:“蠢货。”

    再也没有理会女佣的任何求饶声,铮亮的皮鞋从女佣的鼻尖扫过,优雅离去。

    夜睿冷冷地睨了左小右一眼,吓得她立刻连忙跟上,心里一阵发虚。

    地毯干净的一点灰尘都没有还说是脏的,那他的鞋子……

    左小右正斜着眼睛往下瞄,就听得背后传来靳叔慈爱的声音:“你啊,怎么怎么这不小心。刚到夜睿居的时候我怎么跟你们说的?”

    女佣抽泣道:“少爷不喜欢动物,夜睿居里不能养任何宠物。”她的声音变得急切起来,“靳叔,我都记得我都记得,我没有在这里养过宠物,真的,相信我。靳叔,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

    靳叔的声音还是那样和煦:“你家有一只玳瑁混的可爱喵咪吧?你看,这毛多漂亮啊。”

    以左小右的角度看不到靳叔的动作,但是她可以想像靳叔此时肯定从地毯里揪出一条细细的猫毛递到女佣面前。女佣清晰而惊恐的辩解更是印证了她的猜测。

    “靳叔,我,我真的没有在这里养猫。我昨天放假回了一趟家,我没有想到会沾了毛回来。对不起,靳叔,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很抱歉。请跟我来,夜睿居会给足你这个月的薪水……”

    往后的话她就听不见了,因为已经回到夜睿的房间。

    可怕,太可怕了。

    地毯是奢华的波斯地毯,上面有繁复的花色,本身就有各种各样的颜色,而夜睿竟然能一眼就看到那里有一根“猫毛”。更可怕的是靳叔竟然一眼就找出了那根猫毛。

    太变态,太恐怕了。不止是夜睿,整个夜睿居的人都很可怕。

    左小右已经不敢去看夜睿那只被自己踩到的鞋,更不敢想像夜睿因此发作起来的样子。

    这个有洁癖的变态,当时可是因为自己穿着衣服睡了他的床差点发疯呢。

    然而,夜睿只是淡然的脱下鞋子,甩到她面前:“拿去扔了。”

    哎?

    左小右一愣,看着光洁的鞋面上那抹淡淡的鞋印,这样就扔掉?

    “别人用过的女人我都不会用,你认为我会穿被人踩过的鞋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