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别走错路
    :

    朱华倩亲切地拉着左小右的手,画着浓妆的眼角挤出几滴泪来,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孩子,你是我们秋月的恩人哪。我,我该给你跪下。”

    说着一副做势要跪的样子,吓得左小右连忙去扶,又连忙回头看院长他们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异样。连声说:“阿姨您不要这样,您不要这样。”

    一旁的陈聪也跟着说:“阿姨,小右就跟我的亲妹妹一样。她,她不会怪我们的。”

    说着一脸期待地看着左小右。

    啊?!

    左小右被朱华倩突然的下跪弄得有点回不过神来,这会陈聪一说,她就立刻明白了。

    他这是逼着她原谅他。

    左小右费心压抑下的情绪几乎就要崩溃。

    为了她的一句“没关系”,为了他们夫妻以后能够“心安理得”的活着,他们竟然在这种时候逼她。

    院子里陈万青拉着手风琴,看着左小右站在门口半天不让人进来,一着急就跑了过来,把左小右拉一边,责怪道:“你这孩子真是的,客人来了怎么不让进呢。”转脸笑盈盈地伸出双手去握朱华倩的手,“这位就是亲家母了吧?”又看看一旁体态娇盈的谢秋月,笑得合不拢嘴,“这位就是秋月了吧?快快,快请进。”

    朱华倩也亲和地伸跟陈万青的手相握,非常得体。陈万青更加满意了,不嫌贫爱富,这样家庭里教出的孩子一定错不了。

    左小右就那样被人群挤到一边,看着陈院长带着朱华倩和谢秋月参观孤儿院,然后给他们一个个介绍院里的孩子。

    “……这是小西,今年六岁了。”陈万青看左小右愣一旁,连忙扯她过来,“这是我们小右,今年十九岁了。过了暑假就大二了。”说着说着就是一脸欣慰,“小右从高中就拿奖学金,上学从来都不用花钱。”

    朱华倩嗔怪地白了一旁的谢秋月一眼,用羡慕地口吻对陈万青说:“我们家小月啊,从小成绩就不好。从初中就开始请家教,都不知道花了多少钱。好不容易给混上了大学。哎,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谢秋月娇嗔地摇着陈聪的胳膊:“阿聪,你看看妈。刚见面就在叔叔面前诋毁我。”

    陈万青在一旁咧着嘴笑:“是啊是啊,小右是让人省心。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嘛。”

    左小右陪着笑,看着他们其乐融融的模样心里万分酸涩。为什么她有种被摒弃的感觉,因为他们才是真正的一家人么?有血缘关系的人站在一起就跟她不一样吗?

    左小右看着旁边还是拍手唱歌的孩子们又释然了。她微微转头擦去眼角溢出的泪。今天是怎么了,这么多愁善感。这是院长这些年来最高兴的时候,自己竟然还这样想。

    陈聪在一旁偷偷看她,见状,心里难免有些愧疚。倒是谢秋月母女和陈院长愉快的聊着天,完全没有在门口时那副心痛难安的模样。

    晚饭吃的很融洽。

    小朋友瞌睡早,吃过饭陈院长送他们先回房间了,陈聪也跟着也去了。

    左小右在厨房刷碗,谢秋月站在门口捂着鼻子看着左小右在黝黑窄小的厨房来回忙碌。等了半天没见她出来,只好走了进来。站在她身边,小声地说:“小右,你一定很恨我吧。”

    左小右刷着碗的手一顿,没有说话。

    恨,有的时候恨得都要死了。可是能怎么办?只是心里有股怨。

    谢秋月见她这样就知道还在生自己的气,脸色一变,随后委屈地说:“小右,虽然那件事是我不对。可是,毕竟夜总真的不拆你们孤儿院了,不是吗?”

    左小右简直要被她气死,照这么说,她还要谢谢她吗?

    左小右咬着牙忍住气没有理她。在院长面前她可以装笑,可是她毕竟不是影后不能无时无刻让别人欢喜。她实在装不出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

    谢秋月见她不说话反而来了气:“哎,我说左小右你够了啊。我妈都要给你跪下了,你还想怎么样。再说了,你现在跟着夜睿吃穿不愁,你不谢谢我也就算了,还摆出一副人欠你百八十万的样子给谁看啊。”

    左小右愤怒地转过头看着她捂着嘴嫌弃的模样,冷笑:“是,我要谢谢你,我谢谢你全家。”

    谢秋月仿佛等的就是她这句话,也不管她话里的讥讽,反而借话头迎了上去,大肚的挥挥手:“谢我全家嘛,这倒不用。但是,我希望你能帮我在夜总面前帮我爸爸吹吹枕边风,让他不要再告我爸了。”

    左小右理解不了为什么有人可以在害了别人以后还能这样理直气状地跑过来跟你开条件,她用看活化石一样的眼神看着谢秋月,一脸惊奇得说:“谢秋月,我真的不知道你脑子里装的是什么。还是你就是故意的。”

    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左小右不再理她,她不想跟谢秋月吵架,不想让院长不高兴。

    没想到左小右刚一转身,谢秋月噗通一声就跪下了。

    左小右还没有回过神来,就听见门口传来陈院长惊慌的声音:“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啊?”

    陈万青三步并两步走到左小右面前把谢秋月扶起来,看着左小右,一脸疑惑地问:“小右,这是怎么回事啊?”

    还不等左小右开口,谢秋月就哭开了,抹着眼泪哭得直抽抽:“叔叔,您不用怪小右都是我不好,我不该强人所难的。”

    左小右直觉不好,正要说什么就被陈万青急急地接了口,一脸嗔怪地道:“都是自家人,能有什么不能好好说的。”拍了拍一脸委屈的谢秋月安慰道:“好了,好了,别哭了。发生什么事了,跟叔说。小右还小,还是学生呢,能帮你什么呢?”

    在陈万青眼里左小右就是个孩子,哪里能有什么大事,能帮的不过就是学校里那点事。

    谢秋月抽抽噎噎地擦着眼泪委屈地说:“小右现在跟一个大人物、工作。我爸爸是他们公司的员工,前一阵有事得罪了老板,我想让小右帮忙替我爸爸求求情。”

    陈万青看着左小右,有些意外,“小右你不是在水吧工作吗?怎么换工作了吗?什么大人物会要你一个没毕业的大学生呢?”他意味深长地看着左小右,语重心长地说:“小右,你可别走错路啊。”

    :收藏飘过来,推荐票砸过来。小扑街要崛起。草裙舞跳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