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左小右被绑架
    :

    左小右脸色一白,心狠狠地下沉,院长这是在怀疑自己去做有钱人的“小秘”了。

    被谢秋月陷害她是很难受,可是连从小看着自己长大的院长都开始怀疑自己,她更难受。

    明明只要说出真相就可以解释自己的清白,可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说出来怎么样?如果院长看不过自己受委屈放弃孤儿院怎么办?自己之前所做的一切都白费了。

    院长为了她们放弃了家族,她难道连这点委屈都受不起吗?

    “是之前做兼职的朋友给我介绍的一个翻译工作。”左小右忍着心中的酸涩编着谎话,“那个老板让我翻译几个重要的合同。需要译成两种语言,工作量有点多,我忙不过来才暂时不去水吧的。我已经让店长给我保留职位了。这边的工作结束,我还会回水吧的。”

    最真实的谎言是一半真一半假。

    左小右怕院长不信,还孩子气的加了一句:“不信的话,您可以去问店长。”

    院长见她真的生气了,不由懊恼自己竟然不相信自己的孩子。

    他歉意地拍拍左小右的肩膀,柔声道:“好了,好了。院长不是真的认为你做了错事。你是我们孤儿院最好的孩子,院长应该相信你,相信我们的小右。对不起,院长不好。不要难过了,也不要生院长的气。好不好?”说着长长叹了一口气,“这里就你一个长大的孩子,院长是怕因为自己没本事,让你走了歪路。”

    陈万青一番恳切的剥白让左小右有些心虚,而他对自己的信任又让她由衷的喜悦。

    “叔叔……”谢秋月在一旁看着他们两一派父女情深的样子,忍着厌恶,娇弱弱地提醒陈万青,“您能帮我劝劝小右吗?”

    “这……”陈万青看着左小右,有些为难。既然左小右能在大老板身边工作当然也能跟大老板说上话。他也知道左小右人微言轻,说了人家不会听不说,可能还会丢掉工作。小右打工的辛苦他都看在眼里,这份工作对小右来说一定很重要。

    可是一边是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一边是自己未来的儿媳妇。手心手背都是肉。

    犹豫再三,陈万青不好意思地看向左小右,用商量的语气跟她说:“小右,不然你就跟你老板提一下。就提一下,如果老板不答应再说。好吗?”

    “好吗”两个字却是看着谢秋月说的。

    左小右心口又紧又涩,手心手背,院长最终还是选择了谢秋月。

    她不怪他,也不能怪他。陈聪是院长唯一的儿子,唯一的亲人。他曾经说过最大的愿望就是看着陈聪有一天娶妻生子,圆圆满满。不用像他一样鳏独终老。像所有贫穷老人一样,他对谢秋月怀着一种感恩的姿态,小心的应对,生怕她一个不高兴,陈聪的婚事就吹了。

    “谢谢叔叔,谢谢叔叔。”谢秋月立刻高兴地抱着陈万青又笑又跳,看着左小右更是千恩万谢,“小右谢谢你,谢谢你。只要提一下就行,提一下就行。”

    陈聪走过来的时候就看见厨房里一片“和乐融融”的场面。脚步轻快地走了过去,自然地扶上谢秋月的双肩,柔声问:“聊什么这么开心?”

    谢秋月娇滴滴地偎进他的怀里,无限欢喜道:“阿聪,小右答应帮爸爸替夜总求情了。阿聪,爸爸有救了。”

    陈聪双眼一亮:“真的?小右。”看向谢秋月一脸满脸柔情,“以后小右就是我们的亲妹妹,我们要好好待她。”

    “什么以后,小右一直都是我们的妹妹。”

    陈万青看着孩子们这样相亲相爱心里更加高兴,一时百感交集。只觉得人生在此刻已经彻底的圆满了。哦,还差一个小孙孙。

    左小右听得直想吐,再也不想看他们虚伪做作的演戏,淡淡地提醒他们:“你……阿姨一个人在外面吗?”

    生生地把“你妈”改成“阿姨”,左小右一阵反胃。为了院长,她忍。

    一句话让陈万青醒过神来,连声道:“是啊,亲家母还一个人在院子里呢吧。快快,都出去吧。”

    “叔叔,你和阿聪出去跟妈妈说话,我留下来给小右帮忙。”谢秋月的懂事让陈万青心中更是无比欣慰。富家大小姐不但肯给他做儿媳妇还能屈尊在这样的破房子里为他刷碗。

    当然谢秋月是不可能刷碗的,她只是留下来教左小右怎么跟夜睿提谢长春的事。

    “你就说我爸爸虽然做错了事,但毕竟让你们两个有缘在一起,也算有功。让他就别计较我爸爸的那点亏空了。”谢秋月理直气状的让她左小右气得直发抖。

    左小右很想狠狠地骂她厚脸无耻不要脸。可是现在只能当她是空气,自顾自收拾好碗筷,径直出了厨房。

    夜睿限她八点回去,她有两个小时的车程要搭。没有空跟他们耗着。

    谢秋月立刻恼羞成怒,冲过去拦在她面前,压着声音恨恨地说:“喂,我说左小右,我跟你说话听见了没有。”

    “你死心吧,夜睿那里,我一句话都不会说。”左小右一把推开她直接回了房间背着书包就走。

    她跟院长打过招呼了,太晚没有车。

    见她要走,谢秋月母女使了个眼神,立刻起身跟陈万青道别。

    临行的时候陈万青提议让陈聪先送谢秋月母女回去后再送小右。

    左小右没法拒绝,只好同意。

    “阿姨,秋月,你们和小右在这等我一下。我去开车。”孤儿院的巷子的深处,很窄小,陈聪把车停到外面的大路上。

    “阿聪,我跟你一起去嘛。”谢秋月挽着陈聪发嗲。

    陈聪当然同意,最后朱华倩也借口吃完要消食,跟着一起走了。就留下左小右一个人在路口等。

    左小右当然明白人家不愿意跟她呆在一起。这样最好,她还不想跟他们呆一块呢。

    “阿聪,你去开车,我跟妈妈慢慢走。”陈聪当然不会拒绝。

    陈聪一走,朱华倩那温和了一晚上的笑脸立刻就黑了:“那个左小右真的说不帮你爸爸说话?”

    “嗯。”谢秋月一脸色不忿,“她以为自己是谁,还不是父母不详的孤儿。说不定是什么人生的贱种。”

    朱华倩倒没她那样气愤,只是脸色铁青,冷声道:“那只能用第二方案了。”

    左小右压根不可能在原地等,他们一走自己就向地铁站走去。

    还没走过两个路口,突然面前停下一辆疾驰而来的面包车,下来两个魁梧的黑衣人,飞快地将左小右架了起来。

    左小右大吃一惊:“你们干什么?快放开我。”

    其中一人迅速地拿出一个喷雾对着她一喷,左小右就晕了过去。

    :收藏啊收藏……亲们……收藏我吧,洗衣做饭擦地板样样全能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