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夜睿将计就计
    :

    夜睿一路绷着脸,回到夜睿居时周身泛着冰冷的气息,就连对站在门口迎接的靳叔也只是冷漠地点点头。

    “西蒙,这是少爷的快递。记住,你先检查。”靳叔拉住西蒙,将手中的包裹递了过去。

    西蒙接过包裹掂了一下,很轻,应该不会是炸弹之类的:“放心吧,爸爸,我知道怎么做。”

    夜睿回到房间看见空荡荡的大床上被褥整齐的一丝不苟。好看的眉毛拧成一团。

    该死的,他为什么会认为左小右已经藏在了床上了。

    “恭喜少爷找到心上人。”

    西蒙的话突然飘了出来。

    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会喜欢一个女人。女人都是那么阴狠毒辣,他现在所受的一切可都是拜女人所赐。

    夜睿赌气般地摔门而出,到书房批阅文件。

    刚刚坐下西蒙就推门而入:“少爷。”

    夜睿冷冷地自书桌后台起头,语气森冷:“西蒙,你可真让我失望。”

    西蒙惭愧地低下头,他竟然在少爷面前失态了。临危不乱,宠辱不惊,少爷要的是这样的人。

    “对不起,少爷。”西蒙忐忑不安地道歉,这是这些年来第一次犯错。因为,情况真的很紧急。

    “你最好能给我一个原谅你的理由。”夜睿从容地往椅背上一靠,“否则滚回m国。”

    西蒙把掌心摊开,露出一枚金色的u盘:“左小姐被绑架了。”

    夜睿眉心一跳,下巴微挑:“看看。”

    西蒙把u盘插入电脑,墙壁上的屏幕上立刻出现一个蒙面的男人,声音明显经过处理:“夜睿,你的女人在我手里。识相的乖乖送上十亿。千万不要报警,否则想想去年z国首富是怎么死的,再查查前年h市首富是怎么死的……”

    惯性绑架团伙。

    夜睿神色不屑,拿左小右威胁他,真是可笑。

    这个视频没有看下去的必要。然而就当他示意西蒙关掉的时候,左小右的样子就出现在了屏幕上。

    清瘦得仿佛一握就能折断的左小右被紧紧地绑在圆柱上,衣服一半红一半白,而视频上竟然还能清晰的看到那片血红在缓慢地不断扩散。

    该死的。

    夜睿手紧紧地握成拳,目光冷得能杀人。

    “立刻去查左小右现在的位置,成本不计。”

    “是少爷。”西蒙立刻出门。

    夜睿看着屏幕上左小右的样子,慢慢地捂上心口,这里怎么会这么痛。

    “……夜睿不会救我的。”屏幕上左小右撕心裂肺的哭喊仿佛撕裂了他的心。

    怎么会不管,怎么会不管呢?你是夜睿最好用的解药。

    夜睿一遍遍告诉自己。

    左小右,你是最好用的解药。

    一个小时以后,西蒙回来了:“少爷,人在远郊。辰少已经先过去了。”

    夜睿脸色一变:“他去做什么?”

    西蒙解连忙解释:“辰少身手好过去或许可以先抵一阵。”

    临走的时候夜睿吩咐:“把左小右被绑架的消失透露过去。”

    西蒙立刻领悟过来:“少爷是想将计就计?”

    “她送过来的人,如果不接受,岂不是辜负了她一片苦心。”夜睿幽深似海的眸子里闪着冷漠的嘲讽,“等那边的人行动了我们再救人。”

    西蒙明白,可是“那样左小姐会不会有性命危险。”

    夜睿冰冷的眼眸闪过一抹幽冷的杀气:“看来你最近日子过得太舒心了。”

    舒心地忘记了他过去和现在承受的一切痛苦。

    西蒙立刻恭敬地退了出去,微微仰头叹息,还以为少爷会因为左小右的出现而有一些改变。看来少爷的心还跟以前一样,永远封闭着,不向任何人敞开。

    去往西郊的路上,夜睿把跑车当飞机开,一路飙车,把身后的保镖车远远的甩出好几条街。

    到的时候辰亦梵一身黑色劲装打扮从草丛里钻了出来,又把他也拉进了草丛。

    夜睿看着他一身盗墓装束,一脸鄙视。

    “你怎么穿成这样就来了?”辰亦梵看着夜睿一身笔挺的西服套装,皱眉。“这样一会打起来多麻烦。”

    夜睿冷笑:“我怎么可能会为一个女人打架。”

    “啊?你不救她让我半夜给你查那伙变态杀人狂的线索?”辰亦梵一边急得跳脚一边还不忘注意着周围的情况四处观望,“你不救她让我大晚上跑到这种地方喂蚊子?”

    夜睿冷冷地一句咽得他一点脾气也没有:“让你做的人是西蒙。”

    “没有你的命令西蒙会找我吗?”辰亦梵气得牙痒痒。“哼”地一声傲娇地转过头不理他。可刚过一会就绷不住了,又主动贴过去问,“嗳,你真的不进去啊?再不进去你的女人可要变成干尸了。”

    夜睿摇摇头:“再等等。”

    等西蒙确定那边的事已经安排妥当。他要给那个女人时间准备接下来的一切。

    半小时后,西蒙的信息传过来:“ok。”

    夜睿立刻从冲出藏身处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破门而入。

    说不会为她打架,可是出手的速度让身手不错的辰亦梵看得直咂舌,“现在流行口是心非吗?!”

    左小右觉得自己一定死掉了,因为伤口不疼了,她还看到了夜睿,像上海滩的许文强一样,穿着笔挺的西装,打得很精致的领带,一枪放倒一个一枪放倒一下,潇洒而优雅地走到自己面前。

    虽然脸还是那么臭,那么冷,可是,她好高兴,因为天堂里的夜睿会来救她。

    真好,她的生命中也会出现一个拯救她的王子。

    虽然长得像夜睿那个变态,但是人生本来就不那么完美。

    “真好,谢谢你来,我的王子。不像夜睿就更好了。”左小右冲他扬起一抹甜美的弧度,满意又有些遗憾地晕了过去。

    “左小右,你敢睡一个试试。”夜睿低吼一声,拍拍她的脸,却无论他怎么吼,怎么恐吓怎么威胁,左小右硬是没有醒来。

    夜睿从那个被他射杀的歹徒身边捡起水果刀,近乎疯狂地斩断左小右身上的绳索,将她抱在怀里。

    “睿,这人怎么处理?”辰亦梵押着个一脑门血看不表脸的男人到他面前问。

    “挑断手筋脚筋,送去警局。”夜睿再也没有理他抱着左小右向外奔去。

    辰亦梵叫住了夜睿的几个专属保安:“你们几个跟着睿,你们几个留下帮我处理现场。”

    :推荐票每天都会产生哒,所以亲们,毫不犹豫投给我吧,草裙舞跳起来;收藏我吧洗衣做饭打扫聊天,比田螺姑娘还辛勤……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