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住院也算迟到
    :

    苍白而冰冷的医院病床上,左小右苍白的脸几乎跟那一片白色融为一体。

    左小右的皮肤一直很白,晶莹剔透带着一股久不见日光的苍白,但她的唇色一直是浅浅的樱粉色,然而此刻,她的唇也苍白若雪。

    八个小时了,从送到医院到现在已经整整八个小时了。

    夜睿站在床边看着一直沉睡的她,面色安详的仿佛再也醒不过来。

    “怎么样?睿,你的女人醒了吗?”辰亦梵推门进来,往病床的方向凑,“还没醒啊?”他“啧啧”两声,撇了撇嘴,“不过也是,一刀扎那么深,又流了那么多血,一时半刻醒不过来也是正常的。”又幽幽地叹了口气,“搞不好还就醒不过来呢。哎,真可惜。这么漂亮。”

    夜睿第一次没有反驳辰亦梵“你的女人”的说法,没有心情。听到他说可能醒不过来的时候眸光一闪,一道冷光一闪而过,吩咐,“让西蒙过来。”

    “少爷。”说曹操曹操到。西蒙刚把门推开就听见夜睿提到自己连忙走过去。

    “跟我回去,辰你留下。”夜睿说完没有任何留恋的回过头,开门而去。留下辰亦梵在原地直跳脚,“嗳嗳,什么意思,什么意思?你的女人为什么要我来看着。”

    西蒙淡漠地看了他一眼,“因为你现在需要五百万,所以要出力。”说完紧步去追夜睿。

    辰亦梵小拳头攥得死紧,哼,人在矮檐,大丈夫能屈能伸。忍!!

    夜睿前脚刚走,后脚医院就来人把左小右推走了,理由是要去做全身检查。辰亦梵跟在一旁犹豫,“那我是不是也要跟着一起去啊?”

    医生冷漠在看了他一眼,“是病人的家属吗?”

    家属?辰亦梵有些犹豫,他是代夜睿看左小右的,那夜睿算不算左小右的家属呢。

    “算不算呢?”辰亦梵有些把不准夜睿的态度。

    “算不算自己不知道啊。”戴口罩地医生用看sb的眼神冷冷地白了他一眼,“让让,别挡着。”

    辰亦梵敏捷的跳开,看着推着病床的医生一脸惊奇:“哇,z国的vip待遇都这么差?真强!”

    人民医院高耸的大楼门口,身后跟着一群保镖在等车的夜睿格外引人注目。

    “少爷这里人多不如我们走过去吧。”司机去开车了,可是人民医院的门口挤满了人,车开得比龟还慢。

    “不必。”夜睿冷眼看着那些来来往往的人群,“总要给她点时间。”

    夜睿不移步,西蒙和保镖们就变得紧张起来。有些路人因为难得见到这种排场忍不住拍照的,都被保镖们严厉制止了。

    久而久之,人们自动绕开夜睿走,远远看夜睿就像一座孤岛,密密麻麻的人群就像群鱼一样从他身边绕开,孤单而寂寥。

    “少爷,他们的人已经动手了。”来来的时候,西蒙听着耳机里的动静,替夜睿拉开车门,不动声色地跟他汇报。

    夜睿躬身上车,弯腰的时候唇畔拂过西蒙的耳际,“她的人都给我看好了。”

    “是。”西蒙关上车门跑向另一边,一抬眸就看见远远的vip大楼上闪过一抹刺眼的强光。

    成了。

    左小右醒过来已经晚上,她下意识抬手去揉眼睛,胸口撕裂般的疼痛让她想到那一场莫名其妙的绑架。

    她记得那人捅了她一刀,流了很多血。有一阵胸口不痛了,她以为自己死了。

    现在看来是没死,因为肩胛骨下的疼痛跟刚刚被插入的感觉一样,撕裂中带着灼热的痛感。

    “呀?睿的女人,你醒了?”辰亦梵提着一兜外卖进来,就看见左小右手捂着伤口,睁着两只大眼直溜溜地盯着天花板。

    左小右想坐起来,可是太疼了,甚至连点一下头都能扯动伤口。她只能巴眨两下眼睛,张了张嘴,却发现声带好像粘在了一起,还没吐出一个字,嗓子就火辣辣地疼。

    “我知道我知道,喝水。”辰亦梵立刻放下外卖,从床头拿起水壶给她倒了杯水,插上吸管送到她唇边,“医生说你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给你喝水,第二件事就是按铃。”

    辰亦等她喝完水,立刻按了铃声。随后又给夜睿打电话汇报。

    “睿为了救你真是不下血本,知道找你花了多少钱吗?知道睿多少年没跟人动手了吗?哇塞,我从十二岁以后就没有见睿动过手。太帅了。”辰亦梵一边吃外卖一边叽叽呱呱地在一旁眉飞色舞的描述着夜睿当晚的英勇壮举。说到兴奋的时候还挥舞着筷子,跳上了椅子,“哇塞,睿一脚把门踢碎了,一手撂倒一个,跟切白……”

    “干什么呢?病人刚醒,需要静养,小点声。”医生刚进来就看见辰亦梵上窜下跳的样子,皱着眉头不悦地瞪他。

    辰亦梵立刻闭上嘴,默默地从椅子上跳下来,乖乖地站在一旁不敢再说话。

    医生伸手在左小右的伤口上摁了下,痛得她倒抽一口冷气,差点晕去。看得辰亦梵直摇头,残忍,z国的医生太残忍了。

    “嗯,很好。我先给你换药。”医生伸手就去解左小右的病服。吓得辰亦梵捂着眼睛连制止,“等一下等一下,等我先出去。”

    乖乖,夜睿女人的身体,他可不敢看。

    左小右换完药,整个人就像在水里泡过一样,浑身都湿透了。

    夜睿到的时候就看见左小右像条翻着白肚的死鱼,双目无神,头发汗津津地贴着脑门面颊,脸色越发苍白,脆弱的仿佛随时都能被风吹散。

    左小右痛得连呼痛的力气都没有,迷迷糊糊就看眼前站着一个人影,高大、挺拔,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仿佛天神带着她的审判,目光幽冷而倨傲。

    是夜睿。

    虽然痛得发晕,她的理智还在。刚刚辰亦梵的话她都听见了。是夜睿救了自己,那他,真的给了十亿吗?她想说谢谢,可是是张了张嘴,一点声音都没有。

    “不想受罚就就快点好起来。”夜睿冰冷的声线一如继往,“住院的时间都算迟到。”

    :收藏啊,票票啊,给我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