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夜睿的怒气
    :

    冰冷的声线,冷漠的语气,倨傲的眼神。一如继往的夜睿,本该遭人恨让人讨厌。可是这一刻左小右心里却讨厌不起来,脑海都是辰亦梵描述的夜睿救她的画面。

    她救了自己的命。虽然是因为他的有钱害她被绑票,可是其实夜睿完全可以不救她。辰亦梵说过,夜睿为了救她,花了很多钱。这一次,她又欠他了。

    左小右扯了扯嘴角,想要冲他笑,可是发现脸都好像僵硬了。

    夜睿看得眉头都皱了起来,说话更加刻薄:“怎么这么丑。”

    左小右立刻不笑了,反正在他眼里她怎么都是一个丑八怪。

    夜睿看她垂下双眸,一副怯怯弱弱的样子。心一软,轻蔑地挑了挑眉,施恩般地看着她,“看你这么可怜,允许你现在就回夜睿居。”

    夜总说风就是语,招来西蒙,“给她办出院,带回夜睿居。”还不忘“友善提醒”,“别把人弄死了,我要活的。”

    “是。”西蒙出去办理出院手续。

    夜睿居有家庭医生,基础医疗设施都有。左小右已经脱离危险了,留在医院还不如回夜睿居方便照顾。

    夜睿像逛什么后花园似的悠闲得迈着双腿在病房里踱步,“左小右你可真行,给你放半天假,能把自己弄得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我不想以后再有这样的麻烦发生,所以,从今天开始你没有假期了,二十四小时贴身随侍我。”

    我还要上学。

    左小右急地就要挣扎着起身。夜睿冷傲地看着她眼里急切的目光,鄙视地扬了扬眉,“你以为你有资格眼我谈条件?!”

    我没有,可是我真的想上学。

    左小右急得想哭,可是那一刀不但让她流血过多,好像眼泪也跟着流干了,眼睛干涸的流不出一滴泪来。

    从小她就知道像她这样的人,读书是唯一的出路。为了能读书,攒钱交学费,她吃了多少苦,早起贪黑要打工,还要保持成绩优异。可是现在夜睿一句话就抹掉了她所有的努力。

    左小右气得浑身发抖,带动着伤口,痛得她直翻白眼。她紧紧地抓着床单,拼命地平复自己的呼吸。

    先不要着急,等身体好再跟夜睿谈。

    西蒙带着医生过来的时候就看见左小右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连连皱眉,“怎么弄的?”听了下左小右的心跳,“心律不齐。”吩咐一旁跟过来的护士,“准备心脏监护。”

    医生本能地想呵斥在一旁的“家属”,却在接触到夜睿那寒冰般的眸光之后打了个寒战,嘴里训斥的话再也说不出来。

    这个男人真可怕。

    但是身为医生,他还是需要站在专业的角度给予中肯意见:“病人这种情况不适合出院,简易留院观察。”

    夜睿淡淡地扫了他一眼,明明眼前站着一个专家,他却像看一颗白菜,不屑地说:“出不出院,还是问问病人自己。”

    说着冰冷地目光就射到左小右的脸上。

    医生也看向左小右,理智的分析,“小姐,你现在肩胛下有一个直径四厘米的伤口,伤得很深。需要住院护理,做为大夫,我希望你能住院治疗。”

    左小右刚想点头,就听见夜睿在一旁冷漠地提醒,“从周五下午八点,到现在,已经超过四十八小时。”

    四十八小时……

    左小右有种要立刻跳起来滚回夜睿居的冲动。

    想到欠着夜睿四十八小时的吻,左小右原本苍白的小脸瞬间涨得通红。

    她张了张嘴,声音低哑的让人听不清。医生看了夜睿一眼,附身下去,就听见一句喑哑不成调地话“我出院。”

    四十八小时,分期付款也要四十八天。她一点都不想跟夜睿有这么多亲吻。

    不是她有多讨厌和夜睿亲吻,而是每一次和夜睿亲密过后,对方总是会无休无止的羞辱她。这种感觉难堪极了。

    她曾经认为有过亲密关系的两个人生活中也该亲密和睦,否则下一次的水乳交融该如何开始?然而夜睿一次次以实践告诉她,哪怕两个人关系再亲密,只要对方不拿你当人,就是亲密到骨子里都没用,该给你的伤一点都不会少,甚至伤得你比别人更重。

    她相信夜睿既然救了自己就不会让自己死,所以,她要出院。

    欠夜睿,能少一点是一点。

    医生无耐地摇摇头:“现在的年轻人,真不要命。”

    左小右回到夜睿居最高兴的靳叔,这几天夜睿每天回到家除了喝酒就是放冷气,再不就是工作到通宵。他老人看着就心里难受。

    现在左小右回来了,少爷的作息可以恢复了。

    左小右被安置在夜睿对面的客房里,所有医用设备都准备好,甚至连床都换成了医用的手摇升降三折床,床头安着氧气桶和急救铃,一切设备跟vip病房一模一样,不一样的是那粉粉的被子,粉粉的床单,还有薄薄的蕾丝。

    看着左小右眼里闪烁的光彩,靳叔就知道自己做对了。他慈爱地看着护士小心地把左小右扶到床上,“小右你现在还受着伤,医生建议不要用太多蕾丝可能会摩擦到伤口。等你身体好了,靳叔再经你准备新的被子。”

    “她不需要蕾丝。”夜睿换好了休闲服,双手插着裤袋,傲娇地走到左小右面前,“她好了以后就会跟我睡。”

    左小右脸瞬间涨得通红,这个人怎么可以这样。

    靳叔倒是很满意自家少爷的“劲爆言论”,男人么该豪气一点。

    一旁伺候左小右的两个女护士就没靳叔这么淡定了,其中一个护士手下一颤,扶着左小右的手一滑,原本该缓缓放下的左小右瞬间就掉到了床上。震得她嘶地倒抽了一口冷气,刚刚涨红的脸,瞬间痛得面无血色。

    “滚。”夜睿一脚把那个护士踢倒在地上,黑沉着脸,浑身上下弥漫了杀气,“给我扔到暗室喂狗。”

    “不要,夜总,我不是故意的,请再给我一次机会。”女护士吓得浑身发抖,头不断地磕着地。剧烈的起伏让她的护士裙都向腰线移去,隐隐露出性感的部位。

    :在背叛与欺骗的黑暗环境下存活下来的夜睿究竟怎样才能放开心扉爱上左小右呢?请期待哦。ps:推荐期待所有关于内容的评论我都会回哒。读书号是:博雅老爷本尊(龇牙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