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变态的背后
    :

    她本来是私立医院的护士,下午突然有人跟她说愿意给她三倍的薪水做短期护理,她才请假过来的。当她知道雇主是夜睿的时候暗喜过,本来想有一场艳遇,没想到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

    女护士砖完头又爬到夜睿面前,一身衣服凌乱不堪,紧窄的制服遮东不挡西。

    “夜总,不要辞退我,不要让我喂狗。我从小怕狗,我好怕。”她抹着眼泪,扯掉口罩抽咽,露出清秀的鹅蛋脸,楚楚可怜地撅着挺翘的小臀抱住夜睿的腿,玲珑的曲线看得守在门口的保镖一阵脸红。她不相信夜睿真的会让她去喂狗,但是她不想失去这次接近富豪的机会。她比病床上的那个女人要美一百倍,她不信夜睿会不心动。

    “砰。”夜睿近乎气急败坏地狠狠地一脚踹开护士,发疯一样地吼道,“你敢碰我,这么脏的东西,竟然敢碰我。来人,来人。给我扔到暗室喂狗,喂狗。”

    门口的保镖立刻进来把护士架起来就往外拖。

    女护士终于明白自己真的惹怒了夜睿,吓得脸色发白,拼命尖叫着求饶。西蒙见状,立刻闪身离开,追上保镖交待,“堵住嘴,留着命。”

    外面一切都安静下来,夜睿厌恶地看了看自己脚,像踩了狗屎一样飞快地离开客房回到房间。

    西蒙刚好放了水,递过浴衣,“少爷可以清洗了。”

    夜睿脱下衣服扔给他:“烧了。”

    “是,少爷。”西蒙恭敬地拿着衣物到了后院的焚化间,将一身衣服尽数烧成灰。

    江医生替左小右检查完身体,又替她摇好床,拿了枕头替她找到最舒服的位置。才交待,“左小姐最近最好不要动气。这一刀虽然不致命,但是贴近心房,生气容易牵动神经。”又对靳叔道,“左小姐已脱离生命危险,接下来好好养养就好了。”

    靳叔点点头,“好的,有劳江医生一会还跟少爷再说一下。”

    “是,当然的。”江医生点点头,指着旁床头柜上的铃,“有事就按铃。”

    一旁的护士也连忙说,“是的左小姐,有事一按铃,我就会立刻过来的。”

    刚刚夜睿的样子他们都看在眼里,夜总对这位左小姐非常在意,讨好好肯定没错。

    左小右的声音还没有恢复,只能张张嘴表示一下谢意。

    两人都连忙摆摆手恭敬地告辞离开。

    左小右看着门口,看着夜睿房间的方向。这是夜睿第二次失态发疯,第一次是因为她穿着衣服睡了他的床。他的洁癖,还真是严重。

    靳叔看着左小右疑惑的样子,叹道,“小右一定觉得少爷很怪吧。其实少爷很可怜,八岁的时候被一个坏女人下了媚药,那种药是禁药,没有解。少爷还那么少,根本不能行人事,只能在冰室里等药劲散去。从那以后我们少爷整整有五年没有说话,也恨上了女人。”

    左小右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给八岁的孩子喂媚药,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恶毒的女人。

    “那个女人有意想害我们少爷不能人道,可是少爷命大,遇到了医术高超的医生。只是那药毕竟没有解,还残留在少爷体内。所以少爷才需要时不时需要人解毒。外面传少爷换女人如衣服,其实少爷都是逼不得已。”

    左小右一下子就懵了,所以夜睿找她,真的是做解药?她真的是夜睿的“解药”?!

    靳叔轻叹一口气,“少爷随时都有可能毒发,所以小右,往后你要是觉得委屈,不要怪少爷,少爷也是没办法。”

    靳叔走了,左小右躺在床上,心莫名其妙的沉重,又陷入难以自拔的绝望。

    当时的夜睿八岁,比小西大一点点,圆圆的脸,那么可爱。以夜睿的性子,恐怕酷酷的,很少说话。一个沉默不多话的孩子,但是俊美的不像话。

    媚药折磨着他,幼稚的孩童身体还没有发育,却要去承受**的折磨,发泄不得,一定难过得发狂吧。小西曾经因为吃了含有苍蝇卵的隔夜菜痛得满地打滚,小小的身体在窄小的床板上滚动,哭喊着,“院长我好痛,小右姐姐我好痛,救救我,救救我。”

    那小小的人儿伸出短短的小手,想要去抓,可是,没有人能帮他,只能把他一个人关在冰事里,任由他自身自灭。

    想到这里左小右心里就闷得喘不过气,怎么会有那么变态残忍的人去折磨一个八岁的孩子。

    可是一想夜睿的毒需要自己来解,左小右就觉得自己的人生彻底绝望。

    夜睿的毒随时有可能发作,她还有可能继续读书吗?除非夜睿腻了,否则她不可能再有自由的时间。

    怎么办?从此自己真的要变成夜睿的“东西”,被他随身携带了吗?

    她可以理解夜睿,也能明白他的变态从何而来。可是,再怎么理解,再怎么体恤,夜睿带给她的屈辱感都不会因此而减少。

    这是一道无解的题,像π的小数点后,无穷无尽。

    左小右干脆闭上眼,让自己不再想,现在先把身体养好。

    窗外吹起了凉风,偶尔还有一两只小鸟停在外面的树上叽叽喳喳,仿佛一下子置身于大自然中,清净怡人。

    左小右渐渐睡了过去。

    等她睁开眼的时候,眼前一片昏暗,迷迷糊糊看着床前站着一个人。下意识要去揉眼睛,就听得一声爆喝:“动什么?!”

    左小右被吓了一跳,同时也醒悟过来自己还受伤。

    夜睿见她醒了,按了墙壁上的开关,突如其来的亮光让左小右微微眯了眯眼,夜睿看得又一阵嫌弃,“真丑真丑。”

    左小右对此已经无力吐槽,默默认命,告诉自己不要跟他计较不要跟他计较,生气对身体不好。虽然她平时是不注重修饰外表,可并不代表喜欢天被人丑啊丑的骂。

    夜睿见她闭着眼睛装死,阴冷地讥讽,“左小右你是猪吗?你已经睡了四十八个小时了,还睡。再睡直接睡棺材。”

    :感谢收藏,感谢票票,感谢亲爱的们……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