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借用他的浴室
    :

    白粥是不是养生菜谱,夜睿到底是不是真的花了两天时间去研究,都不是左小右说了算了。

    而夜睿的身价……

    左小右握着拳头告诉自己不要生气,不要多想。反正十个亿都欠了,还怕欠几百万嘛。可是一想到夜睿的身价,左小右觉得自己真不如死了好。

    她没有具体查过夜睿到底多有钱,可是一个连十亿都是舍弃的人身价能比十亿少吗?

    左小右有种掉进无底洞的感觉,债一旦欠下,就越欠越多。

    如果上天能给她一个机会就好了,让她可以脱离夜睿,获得自由。

    接下来的几天夜睿除了偶尔过来讽刺她像猪一样吃了睡睡了吃越来越丑之外,其他的都还算顺心。

    因为年轻身体底子也好,恢复得很好。伤口长出了新肉结了痂,有些痒痒。

    一周之后,她真的得到了一个可以脱离夜睿的机会。只不过,那个机会不会上天给的,而是夜睿给的。

    那天江医生替左小右检查完伤口,告诉她可以恢复正常运动之后,她就开始下床,收拾房间,洗澡。

    客房没有浴室,左小右抱着衣服想去后院的公共浴室里洗澡。

    刚走到一楼的楼梯口,就遇到了靳叔,看见她抱着衣服吃了一惊,以为她想逃。毕竟夜睿时不时去刺激一下左小右的事确实让人忍受。

    “小右,这是去哪里?”不管多吃惊,靳叔的脸上永远挂着温和的笑意。

    “靳叔?”左小右指了指后院的方向,“我想去公共浴室洗澡。”

    “原来如此。”靳叔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外面,提醒她,“现在洗澡的人很多,你可能得等到晚上。”

    公共浴室是提供给女佣和工人使用的,现在是傍晚,刚好是休工时间,用的人是会比较多。

    左小右想了想,“那我还是等晚上他们用完了再洗吧。”

    靳叔拦住她,“少爷一会就回来了,你知道少爷一向最爱干净,看见你这样……你知道的,之前你躺要病床上少爷已经很迁就你了,现在……”指着她站着笔直的身线,给了她一个你懂的眼神。

    是,懂,我懂。他一定会暴躁抓狂。

    想到夜睿那狂躁的样子左小右头皮就一阵发麻。

    “那,别墅里还有其他浴室吗?”

    “有倒是有。”靳叔有些为难,“我的房间和西蒙的房间里都有浴室。只不过……”

    不方便。

    看着左小右为难的样子,靳叔指了她一条明路,“小右可以去少爷的房间洗啊。”抬手看了看表,“少爷还有两个小时才回来呢。”

    两个小时洗完还可以把浴室擦得一点痕迹都没有。

    左小右立刻做了决定,冲靳叔挥挥走,飞快地向夜睿的房间跑去。

    靳叔冲她飞快消失的背影喊,“小右,跑慢点,小点伤口。”

    看到左小右飞快闪进夜睿的房间,靳叔儒雅的脸上露出一抹得逞的笑意。现在的年轻人这么害羞,他老人家怎么能不推一把呢。

    左小右刚到进房间,别墅门口就响起熟悉的汽笛声。

    夜睿回来了。

    左小右已经整整一周没有洗澡了。护士虽然每次都说需要擦身洗头可以按铃。但是左小右有些害羞,又不想麻烦别人,只让她每天帮忙擦一下后背。而头发更是只洗了一次,早就痒得很厉害了。

    所以站在浴室里看见明晃晃的花洒时,左小右还有些久违的感动。

    左小右脱掉鞋子,将衣服褪到一旁的衣架上,伸出手小心翼翼地试了试水温。不冷不热,温温的,很舒服。

    左小右站在花洒上,取下发圈,情不自禁地哼着歌洗着身子和头发。

    温暖的水流让她的每一个毛孔都张开来吸取这温暖的水分,让四肢百骸身体的每个经络都得到了浸润。左小右闭着眼睛感受着来自水温的滋养,仿佛身体那些因为受伤而死去的细胞都一个个的苏醒了过来。

    如果不是因为伤口不宜泡水过久,她真想再多泡会热水。

    左小右刚关掉水龙头,就听见一声开门声。

    她的脑袋立刻嗡的一下,吓得立刻站在原地不敢动。竖着耳朵仔细地听外面的动静,半天没有听到其他的动静。

    左小右重重呼了一口气,可能是什么佣人碰到了门。靳叔说夜睿还有两个小时才回来。她洗得很快,根本没有两个小时。

    走到衣架旁,左小右才想起自己没有浴巾。之前都用夜睿的,可是没有他的同意。

    左小右想了想,还是不用,免得像上次用他电脑一样,被当贼。

    左小右抬手取过放在衣架上的t恤,还没有来得及穿,就听得咔嚓一声响,紧跟着一身正装的夜睿出现在了浴室门口。

    左小右连忙用t恤紧紧地挡在身前,短短的t恤穿起来只到腰际,要挡住性感部门十分勉强,局部地区若隐若现却比不挡更有致命诱惑。

    “呵。”夜睿冷笑一声,幽深的墨瞳充满了阴桀和讽刺。

    “真的很缺男人呢。伤刚刚好就这么迫不及待的送上门来。啧啧,果然所有女人勾引男人的手段都那层出不穷。”与前几天的讥讽不同。此时夜睿声音里带着彻骨的寒意,像一把锋利的剑狠狠地插入人心,不见血,心却痛。

    左小右低下头,小小声的为自己辩解,“不是,我想去公共浴室的,但是要排队到很晚。我怕你看见我脏又生气,才想在你下班前借用一下浴室。”

    夜睿看着紧张得浑身紧绷的左小右,短短的t恤完全无法遮挡她的性感。对她身体的记忆瞬间蔓延至全身。

    夜睿从来不是会束缚自己的男人,这几天因为她的伤,西蒙也在寻找新的“解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合适的人。既然她现在自己送上门来。

    “既然承认,我是不是应该成全你。”夜睿上前一步,一掌按在她身侧的镜子上,只微微侧身就将她挡在自己和镜子之间。

    “我没有承认,我只是不想让你因为我脏生气。”左小右连忙解释。这个变态、禽兽。她还受着伤,江医生刚刚叮嘱过她不能做剧烈运动。

    “说到底还是为了勾引我。”夜睿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狠狠地吻了下去。

    :感谢收藏的各位,的各位,留言的各位,谢谢大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