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从解药到情人
    :

    左小右直直地僵在原地,像块石头一动也不敢动。

    夜睿炙热的手掌在她身上游走,质地上好的衣料紧紧地贴近她的肌肤,时不时碰到长出新肉的伤处,有些痛,有些痒。左小右使劲地握着拳头不让自己哼出来声来。

    “死的吗?帮我脱。”夜睿几乎要咬断她的舌头,在她的唇齿间暴躁翻腾。

    左小右要紧紧地蜷缩着脚趾才能让自己的身体不软下去,哆嗦着手摸上他的衣扣,一颗一颗极缓慢地解着。

    她现在身体还受伤,可是他分明已经不想再让。要怎么拒绝才能让他不至于很生气。

    左小右一犹豫,夜睿的衣扣已经绷裂,迸到她的身上,有些疼。她抬起头看着像鞭炮一样一颗颗炸飞出来的衣扣和飞快掉落在那双大长腿边的衣物,震惊地瞪大了眼睛。

    “我,医生说我还不能做剧烈运动。”左小右红着点吱唔。说实话就算在这种时候,这种令人害羞的话说出来也需要很大的勇气。然而夜睿只是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做剧烈运动的人是我。”

    夜睿的索要一直很粗鲁而直接,在她身体好的时候都会伴着剧烈的疼痛,想到那种撕裂伴着灼烧感的痛苦,左小右下意识地往后缩,第一次向他祈求,“可不可以不要现在。我,真的不太舒服。”

    夜睿手下动作没停,理都没理她,“你认为你有资格跟我讲价还价?”

    没有。

    左小右头微微后仰,顶住镜子,闭上眼做了个深呼吸,再痛一次而已,很快就过去的。

    夜睿略一低头,就看见她拼命忍耐的样子。

    他的技术很滥么?多少女人都希望得到他的第二次,可是他从来都不二用,左小右该感到荣幸,而她,似乎从来没有一次感到愉悦过。

    这种认知顿时挑战了他男人的自尊心。

    他重新吻上了她的唇,一手托住她后脑勺,仍然狂暴而直接,左小右却第一感受到原来亲吻除了让人头晕,还能带动全身的神经,仿佛之前的温水,只透过唇齿的接触温暖便蔓延全身。

    夜睿第一次在感受到她身体不再僵硬的情况下才索取自己想要,也第一次看到了左小右因自己而迷离的双眸和绯红的双颊。

    第一次,狂霸不可一世的夜睿因为这种事情而产生了某种难以言喻的满足感。

    晚饭的时候夜睿“仁慈”地恩赏她一起吃饭。

    左小右看着再次出现的满桌的“补血汤”,小脸涨得通红,恨不得立刻挖个洞把自己埋进去。

    怎么会有这种变态的人,做完那种事情要公告世界。

    “小右,你最近失血过多,要多补血。”靳叔替她舀好一碗汤笑得憨态可掬。他老人家做得多明智啊,看两个年轻人现在多么的和谐。

    “谢谢靳叔。”左小右几口把汤灌了,刚要说吃饱了,靳叔又盛了一碗,“小右,多喝点。”

    左小右把各种汤都喝了一遍,肚子涨得要吐的时候,夜睿冷冷的开口了,“猪的胃果然跟人类有所不同。喝那么多汤晚上要尿床我就把你扔出去喂狗。”

    左小右脸更红了,从来不敢跟夜睿顶嘴的她,难得嘟着嘴小小声的抗议,“我十九岁了,我才不会尿床。”

    十九岁!

    夜睿一听脸色就变了,他二十八岁,她是在变相地说自己老吗?

    哼!

    夜睿把碗一推,起身一把拽住她的手拉着她就往外走,“吃那么多也不怕撑死。”

    左小右一脸茫然,她到底又做错了什么。

    夜睿一路拖曳着左小右来到一个房间门口,把她扔了进去,西蒙已经在那里了。

    “少爷,左小姐。”西蒙电脑前起身,走到夜睿身边,“少爷,已经准备好了。”

    “嗯。”

    夜睿在一张沙发上坐上修长的双腿优雅地交叠在一起,看着还愣愣地站在门口的左小右,唇角扬起一抹讽刺的笑容,“要我抱你过来坐吗?”

    当然不要。

    左小右挪着碎步往夜睿那边走,四周看了看往哪里坐合适。

    在她心里,从当夜睿“解药”的那一刻起,在夜睿面前她就自觉低人一等。就像夜睿说的,没有资格。

    所以,夜睿让她坐下,她也理所当然地要找一个离夜睿稍微远些的距离。

    “不用这么费劲心思地勾引我,现在我就给你一个机会,做我的女人。”夜睿看着站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的女人,一把拽住她的手,只一用力,左小右娇小的身体立刻就摔倒在沙发发,还非常不小心的栽倒在他腿上。

    “对不起,对不起。”左小右连忙起身坐直,默默移开两公分,保持开距离。

    还有,刚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给个机会做他的女人?

    左小右刚刚羞得发红的脸立刻刷地白了。

    完蛋了,夜睿肯定又在认为自己在勾引她。

    左小右屁股刚挪过一点就被夜睿揽住腰狠狠往回一拽,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应该,比原来更近了。

    夜睿结实的臂膀紧紧地圈住她的纤腰,仿佛浓郁的男性气息紧紧地包围了她,让她全身所有的细胞都开始躁动不安起来。

    左小右悄悄抬起头看他,刚好看到他傲娇的侧脸微微扬着下巴,看着西蒙递到眼前的文件,线条有如雕刻坚毅不失俊美,长长的睫羽微闪,遮住了那令人讨厌的冷芒。其实,夜睿真的很好看。就是可惜,是个变态。

    夜睿一转头就看见左小右仓皇想到逃离的目光,傲慢地挑起她的下巴,“左小右,你很幸福。这么多女人,我只对你的勾引不反感。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

    左小右刚刚因为偷窥被逮个正着而惊惶,脑子慢了半拍,下意识就问:“什么机会?”

    “这么迫不及待。”夜睿轻蔑地抓起她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摩挲着,“西蒙。”

    “是,少爷。”西蒙从包里拿出一份递件递给左小右,““左小姐,您先看一下这份资料。”

    左小右疑惑地接过文件,刚了一眼小脸刷就白了。

    :谢谢跟读的每一位,非常感谢大家。和大家一样,从一个读者到作者的进化过程艰难而孤独,你们留下了,是对我最大的鼓励。你们的留言是我慰藉寂寞码字的唯一排解,感谢收藏我的,给票我的,留言给我的,亲爱的们!平安夜快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