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走错家了
    :

    “左小右,你好样的,敢把男人往夜睿居带。”夜睿一步冲上前,恶狠狠地把还没有回过神来的左小右从床上扯了下来。

    刚要给左小右检查的江浩东刚一过来就看见左小右狼狈不堪地趴在地上,半束的头发凌乱的扑在脸上。因为被扯到伤口,白t恤上渗出一滩殷红。

    他连忙走过去扶,夜睿一拽左小右就被生生往前拖行了半米,江浩东扶了个空。

    做为医生江浩东对夜睿虐待病人的行为非常愤怒,但是他还是耐着性子告诉他,“少爷,左小姐的伤口裂开了。需要立刻包扎。”

    夜睿理都没有理他,拽着左小右往外拉。

    “你告诉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了。”左小右连滚带爬地站起来,踉跄地跟着夜睿的脚步往外走,抹了把眼泪终于忍不住冲他吼道。

    夜睿转过头冷冷地看着她,眸中一抹腥红一闪而过,一把将她大厅,指着墙壁上挂的显示器,“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你到底做错了什么?”

    左小右这才看到屏幕上正播什么,看背景应该是夜睿居的入口。夜睿居是海口别墅,临海而建。入口与前面的海岸交接,为了防止有外人进入,入口设着严格的门禁并有保安看守。

    此时门口有几个正在争执什么,靳叔也渐渐出现在画面中心,显然是出了什么事,靳叔过去处理。

    “靳叔。”保安认出靳叔,侧身让出一边,指着一个年轻男人道,“这个男人一人会说左小姐的朋友,一会说是卜俊杰的朋友。前言不搭后语,很可疑。”

    一个男孩上前一步,面容清秀,不服气地说,“这位大叔,我是左小右的朋友,是她让我来给她送书的。”

    保安义正言辞地告诉他,“见左小姐必须有少爷的许可。”

    男孩接口道,“就是,你说少爷不就是卜俊杰卜少吗?”

    左小右看那个男孩脸噌地就白了,胡一青这个呆瓜,竟然在夜睿居说卜俊杰是少爷,难怪夜睿生气。

    “对不起,我同学他不是故意的。我替他向你道歉。”左小右忍着伤痛冲他深深一鞠躬。还没弯下腰就被夜睿握住了肩膀,狠狠向上一提。

    “你替他道歉?”夜睿捏着她的下巴,眼里一片冷芒,“所以你承认他是你的奸夫?”

    什么奸夫,你全家都是奸夫。

    左小右痛得眼泪直流,头都摇断了,“不是不是,胡一青是我同学,我只是让他帮忙送一下法语字典。”

    “法语字典?”夜睿冷笑,“字典传情?左小右你的脑洞能不能再开大一点?为了偷情什么都能想出来?要不要我给你颁个世界最无耻奖。”

    “夜睿,你够了,你真的够了。”左小右终于崩溃地一把推开他,一下子冲到窗口,抹着眼泪指着窗外,“你不要再逼我了,再逼我就跳下去了。”

    左小右抹着眼泪嚎啕大哭,“我真的是让胡一青给我送字典来的。我上回想用一下你的电脑查一下字典,你说我偷你东西。我本来是让小优送的,可是她最近打工没时间才让胡一青送的。为什么我在你眼里就是喜欢勾引男人的女人。除了你我都没有交过别的男朋友,你明明就知道你是我第一个男人,为什么非要那样说我。我也是人,我也有自尊的。”

    夜睿不知道小优和胡一青是什么东西,但是听到那句“你是我第一个男人”的时候,唇角不自觉扬起一抹笑意。仍然目光深冷地看着她,“他不是,卜俊杰呢?”

    “学长只是对我有好感而已,我们也没有在一起。”左小右见他终于恢复点理智,也冷静下来,“我们真的什么都没有。”

    “哼,凭他也配。”夜睿一步步向她走过去,看着遥远的海边,“我讨厌没有脑子的蠢货。”

    夜睿近乎温柔地搭住了左小右的肩膀,“啪”打了个响指。立刻有两名黑衣人走了出来,“少爷。”

    “把蠢货扔到海里喂鱼。”

    “是,少爷。”

    “等等,等等。”左小右连忙叫住他们,看向夜睿,连声说,“不要扔他。胡一青他不知道你,他真的不是故意。我们这种小百姓平时哪里能见到你们这样的人。卜俊杰是我们认识的唯一一个有钱人。所以胡一青才以为你是他,真的,不要扔他。是我不好,是我没有说清楚。求你了,不要扔他。”

    胡一青不会游泳,真扔下去就死定了。

    左小右的话再次讨好了他。

    夜睿得意地扬了扬唇,傲娇地说,“这个世界上确实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见到到我。所以左小右,你应该感到荣幸。”

    左小右拼命点头,“我很荣幸,我很荣幸。”

    “那你现在告诉他,这里是夜睿居,而你,是我夜睿的女人。”夜睿指着远方海岸看着她。

    “啊?”左小右涨红着小人,小小声地提醒他,“我还只是解药。”

    只要替夜睿偷回解药,他们之间就再也没有瓜葛了,她不想让朋友们知道这段羞耻的过往。

    “你也可以告诉他你是我的解药。”夜睿挑起她的下巴,死死地盯着她的眼眸,深深的瞳孔仿佛能看穿她的内心,“一定要说清楚,是什么样的解药。嗯?!”

    “我去说。”左小右立刻往楼下跑。

    先把胡一青救出来再说,至于要怎么告诉他……

    左小右脑袋瓜子飞快的旋转着。

    海岸边胡一青紧张地抱着一本大厚字典,警惕地盯着靳叔等人,“小右呢?她在哪里?你们把她怎么了?这里是哪里?”

    胡一青现在心里一阵后怕,他太大意了,小右可能是被绑架了。让他拿字典只是一个暗号,其实是是想让他报警救她。

    正在他惊慌不已的时候,左小右就在西蒙的陪同下过来的。

    “小右?”胡一青看着左小右肩上的红色,立刻飞扑过去,“小右,你受伤了?”偷偷地瞄着靳叔等人,“是不是他们把你绑架了?”

    左小右拍拍他的脑袋,手一摊,“想什么呢,我在这里打工呢衣服本来就是这样的。把字典给我吧。”

    西蒙在一旁轻咳,少爷让他来就是为了提防左小右绕开“夜睿的女人”这个重点。

    :情节来说应该进展还算快,感谢跟读的大家。今天题外话是吐槽。小时候读过一篇文章,一个小女孩帮助了人可是对方没有感谢她,小女孩很难过,。爸爸妈妈告诉她,有的时候感谢并不需要说出来,重要的是你帮助人的时候你的心情是不是快乐的。这篇文章在我成长中起到很重要的作用。然而……当你用不那么顺便的方式帮助了别人,对方在度过难关后翻脸无情的感觉还真是让人不那么舒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